當百裡澈的信號發出去後不久,劍來峰島嶼所在的四方,便是開始源源不斷的有着隊伍趕回來,同時有關聖源峰淘汰了他們近千人的消息也是傳了出去,一時間,整個巨大的島嶼中,都是充斥着憤怒的氣息。 更新最快

誰都沒想到,那個在去年還需要向他們劍來峰繳納保護費的聖源峰,竟然敢主動對他們發起宣戰。

這得多狂妄?

那個周元,真以為打敗袁洪,奪得了聖源峰的首席,就真以為有資格跟他們劍來峰平起平坐了?

所有的劍來峰弟子,都是在叫囂着,要讓那聖源峰為他們這位首席弟子的狂妄,付出慘重的代價。

在這種氣氛下,孔聖與趙燭,也是領隊而回。

島嶼的一座山頭上。

趙燭手掌搭在腰間的長劍的劍柄上,臉龐上掛着譏誚的笑容,在他的身旁,孔聖面無表情,淡淡的望着島中諸多憤怒的劍來峰弟子。

“這位周元師弟…本事不好說,但這膽子,恐怕蒼玄宗沒人比他大。”趙燭淡笑着說道,只是言語間,充斥着譏諷與輕蔑。

孔聖語氣沒有波瀾,道:“一下子損失了近千名弟子,這會降低不少源髓的搜集。”

他停了一下,一字一頓的道:“這個周元,太不懂規矩了。”

在他看來,周元就算擒住了他們劍來峰的弟子,也不應該直接就淘汰,他們可以以此為籌碼,來談一些條件的。

雖然最終,這些條件都會被連本帶利的收回去。

“那小子就是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主。”趙燭劍尖戳在地面上,微微一笑,笑容中散髮着極其危險的氣息。

“現在他對我們劍來峰宣戰了…你說怎麼辦?”

孔聖轉過頭,看着後方的百裡澈,道:“集合弟子,全軍出擊,既然他們敢宣戰,那就讓他們明白他們是多麼的可笑吧。”

“那個周元,我會讓得他成為此次源池祭中最大的笑話。”

他的聲音,始終平平淡淡,但那之下,卻是有着森寒凌厲之氣流露出來。

這讓得趙燭與百裡澈精神都是一振,他們知曉,劍來峰的這位第一聖子,眼下也終於是被那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周元所激怒了。

孔聖一言之下,劍來峰所有弟子開始集結,那種動靜,可謂是不小,所以也是被其他幾峰所察覺,當即派出弟子打探消息。

而當其他五峰聽見聖源峰的那位首席,竟然主動對劍來峰宣戰之後,皆是有些震驚。

“那周元瘋了嗎?”

“憑他們聖源峰那幾百號弟子,怎麼對抗劍來峰?”

“就算那個周小夭也在,但一人之力,在這種局面又能改變什麼?”

“看來聖源峰是打算破罐子破摔了…”

“……”

各峰弟子皆是搖頭感嘆,畢竟誰能想到那位聖源峰的新首席竟然如此剛烈,不過,再剛烈,那也得看彼此實力的差距啊。

雙方不在一個層次時,這種剛烈,也就變得有些自討苦吃了。

雪蓮峰所在的島嶼上,李卿嬋聽聞這個消息後,柳眉也是微蹙起來,喃喃道:“周元這家伙,究竟想做什麼?”

聖源峰總體實力落後劍來峰太多了,如果正面硬憾的話,必然是以卵擊石。

即便有着夭夭與吞吞的相助,但只要孔聖與趙燭將其纏住,劍來峰便是能夠在頃刻間碾壓聖源峰那數百名弟子…

所以她不明白周元為何要主動宣戰。

趁着劍來峰分不出心的時候,多拖一些時間不好麽…眼下劍來峰被徹底激怒,連搜集源髓都暫時放下了,擺明瞭要先將聖源峰給解決掉。

面對着劍來峰的全力圍剿,聖源峰,顯然要危險了。

不僅李卿嬋在關註於此,其他幾峰的聖子,都是投來了觀望的視線,當然,他們更感興趣的是周小夭,畢竟後者在蒼玄宗始終頗為的神秘。

這一次兩峰如果對上,孔聖必然會與其交手。

到時候,或許可以試探一下周小夭的底。

於是,當劍來峰的弟子盡數開撥時,其他幾峰,也是派出了人手,隨時關註…

這兩峰的即將碰撞,顯然是成為了此時源池中最為引人註目的點。

聖源峰的島嶼上。

周元盤坐在一座臨海的巨石上,在其身後,夭夭抱着吞吞俏然而立。

“首席,劍來峰的弟子已經在集結,隨時都會對我們而來!”有着打探消息的弟子急掠而來,聲音響起。

其他諸多聖源峰的弟子聞言,也是微微的有些騷動,不過他們在瞧得周元那平靜的神色後,也是漸漸的平復下來。

周元點點頭,表示知曉,然後目光看向其他弟子,道:“雖然我聖源峰實力不如劍來峰,但至少,我們得讓其他峰知曉,我們聖源峰實力雖然不行,但骨頭卻是很硬。”

“想要啃我們,也總得付出幾分代價才行。”

周元平靜的聲音中,卻是帶着一絲如狼般的凶狠。

其他弟子重重點頭,眼神也是有着凶光浮現,在知曉毫無退路後,他們反而不再懼怕劍來峰的威壓,反正都已經是最差的情況了。

“周元師弟,應該怎麼打,你就直接吩咐吧,我們雖然會被淘汰,但最起碼也要拖他們一些人走。”周泰咬着道。

顯然,他已經是抱着玉石俱焚的打算了。

張衍,呂嫣等人點點頭,一時間摩拳擦掌,凶氣畢露。

周元見狀,則是一笑,他知道或許除了他與夭夭外,就連周泰等人都不覺得他們會有絲毫的勝算。

“都先休整吧,若是劍來峰出現,聽我號令便是。”

他抬起頭來,望着遙遠的天空處,那裡似是有着烏雲匯聚,醞釀著一場驚天動地般的風暴。

時間在悄然的流逝。

而島嶼上的氣氛也是越來越緊繃,所有的弟子,都是將精氣神調整到了最佳的狀態。

某一刻。

天地間的源氣,似乎是悄悄的變得有些沸騰起來。

盤坐在巨石上的周元睜開了雙目,平靜的道:“來了。”

所有的弟子都是面色微變,抬起頭來望向遠處,只見得在那海平線的盡頭,無數道光影開始出現,然後鋪天蓋地的對着這邊呼嘯而來。

那遮天蔽日之景,帶來着恐怖的壓迫之感。

這一片的海域,仿佛都是在此時被震動,掀起了驚濤駭浪。

這一刻,劍來峰,如約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