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落!”寂静的别墅区,响起郭一菲嫉妒愤怒地低吼。

    苏落收回视线,顺着声音看去,发现郭一菲站在一处阴影处,满脸嫉恨地怒视着她。

    “苏落,女德是妓(女学)院吗?就让你学会勾引男人了吗?*,一出来就到处勾搭男人,你要不要脸?”想起刚才看到的一幕,郭一菲就忍不住泛酸。

    尤其今天的苏落大出风头,简直是一战成名。

    就连自己所在的班级群也在热烈地讨论着苏落。

    洗刷了所有人对她草包的印象,更是赢得干脆利落。

    气得看直播的郭一菲砸了手机,几千个精英学子,居然不敌一个草包,是精英水分太大还是苏落太会伪装?

    苏落冷眼瞅着陷入嫉妒中的郭一菲,冷静地反击,“郭一菲,现在的你,很丑!”

    “你说什么?”尖锐地叫声穿透黑夜,郭一菲作势就要冲上前打人。

    “现在的你,还有心思在我这撒泼吗?那些被警察抓走的青年,会不会供出你?不担心吗?不害怕吗?”苏落淡定从容地站在原地,一句句反问逐渐击溃着郭一菲的内心。

    如今,郭一菲在她眼中就是一个小丑。

    想到前世自己傻乎乎地为这一家搭上一条命一辈子,就觉得好笑。

    自己这是有多傻?这是有多不值?

    郭一菲身形一顿,完全没想到,苏落会这么快就知道是她所为。

    眼中闪过疑惑,苏落哪里来的渠道知道这些?

    但想到拷着手铐被压上警车的青年,郭一菲的脸上还是流露出了一丝害怕。

    “不回家看看吗?也许警察正在你家做呢。”苏落欣赏着郭一菲挣扎的表情,心理战继续追击。

    “看什么?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做的?没有证据就是诬陷。”郭一菲嘴硬地反驳,干巴巴的声音中却带着一丝心虚。

    “呵,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哦,不怕警察敲门。”苏落没心思跟她废话,丢下这句话,反手关上别墅大门。

    郭一菲也没有继续追上去按门铃吵闹,被苏落一番话搅得心绪不定,再也顾不得其他,深一步浅一步地往家走。

    别墅内灯火通明,杨妈正带着林师傅将行李箱搬下车子,拎回别墅。

    郭一菲深吸口气,跑上前问道:“杨妈,爸爸回来了?”

    “是的,小姐快进去吧,先生一进家门就在找您呢。”杨妈轻推了郭一菲一下,让她不要耽搁时间,自己瞅着先生的脸色可不太好看。

    看着给自己使眼色的杨妈,郭一菲的心一沉,寻思着是不是她做的事被爸爸知道了?

    可转念一想爸爸对苏落的态度,郭一菲仿佛吃了一颗定心丸。

    知道又如何?苏落不过是个养女。

    郭一菲心下大定,恢复了往日的自信,扬起笑脸走进家门,跑到郭东旭面前,甜甜地喊道:“爸爸,你回来啦。”

    郭东旭看着刚回家的女儿,面色平静看不出喜怒,沉声开口,“你们两,随我去书房。”

    说完,郭东旭率先上了二楼。

    郭一菲看一眼陈芸,无声询问到底怎么了?

    陈芸也是摸不着头脑,摇了摇头,拉过女儿跟在后面上了楼。

    “是你们两个雇水军在网上曝光苏落的?”书房里只有一家三口,郭东旭不再隐瞒,直接开口质问。

    自从上个月和苏落见面后,郭东旭就去了京城出差,一走就是一个多月。

    结果,今天白天在京城看到南城市一中的直播,苏落不但成为市一中的学生,还在全国范围内一战成名。

    惊的郭东旭立刻买了返程机票,连夜赶了回来。

    郭东旭语气不好,带有责问的意味,陈芸听着很不是滋味,略带酸味地反问,“怎么,心疼苏若绽的女儿了?”

    “胡说什么?”郭东旭皱眉,低声斥责了一句。

    “那你这兴师问罪的语气是什么意思?那个野种让我和一菲在小区丢尽了脸面,还不许我们扳回一城?”陈芸越说越委屈。

    只不过是被网民骂几句而已,又不会要了那个野种的命,瞧把郭东旭紧张的。

    “你懂什么?”突然,郭东旭怒吼一声,吓得母女两心头一跳。

    然后指着郭一菲厉声警告,“郭一菲,以后少去惹苏落,你给我记住了!滚回你的房间睡觉去。”

    郭一菲不敢废话,不甘不愿地点了下头,灰溜溜地出了书房。

    “你发什么神经?为了个养女,至于吗?”陈芸似是有所察觉,不再纠缠苏若绽的事,低声反驳。

    郭东旭坐到书桌后,脸上带着一丝懊恼,沉思了好一会,才低声开口,“你明知道我为了什么去的京城,怎么还是沉不住气。你和一菲闹这么一出,先不说会不会被公安查出来,我的事也被耽误了。”

    “这么说,你这回见着人了?”陈芸面带喜色,若是真见着了……

    郭东旭微微点了下头,“见是见到了,但效果大打折扣。”

    后院起火,这是郭东旭怎么也没有想到的,直接导致他所求的事情事倍功半。

    “再三叮嘱过你,暂且忍耐苏落几天,可你……”郭东旭越想越气,一家子就没有个让他省心的。

    接二连三被责怪,陈芸脸上有些挂不住,低声辩解,“谁知道这个苏落怎么回事,突然像变了个人,事事都占尽先机。”

    郭东旭听完她的牢骚,心底盘算了下,稍稍透露出一点,“不是她变了个人,是因为有人撑腰。”

    停顿了下,郭东旭接着往下说,“她回来那天,和陆南谨一起来的那个男人,是傅九倾。京城傅家掌权人,真正的实权派。”

    他怕自己再不说清楚,妻子女儿会把傅九倾得罪死,到时候一切的付出都会打了水漂。

    “什么?”陈芸惊呼,她哪里知道这些?

    她在南城市是有些脸面,可更上层的阶级,她是完全接触不到的,哪里知道那个清贵冷漠的男人有这么大的来头。

    “行了,你知道这些就够了,先出去吧。”郭东旭觉得头疼,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陈芸知道这次捅了娄子,也不敢多言,起身离开了书房。

    郭东旭独坐书房,从苏落被接回那天开始,将所有事情回顾了一遍又一遍。

    怎么也想不通,权倾京城的傅九倾怎么会和孤女苏落联系到一起的。

    难道真的是美色难挡?

    苏落洗漱完躺在床上,吃饱了,困意就泛了上来,却难以入眠。

    房间里充斥着青柠的味道,清新而舒服,极能让人放松。

    苏落翻了个身,看到搁在枕边的棒球帽。

    黑色的棒球帽上,用金色丝线绣出了三个草书的字母‘fjq’,简单而大气的颜色搭配,极其符合傅九倾的审美。

    想到傅九倾,苏落脑海中不受控制地回忆起那个离别拥抱。

    那铺天盖地的清冽气息,以极其强势的姿态席卷而来,将她包裹住,把她锁在他的怀中,给她安定和安全,完全不同于妈妈和徐洁的温柔怀抱。

    这就是傅九倾给人的感觉,可靠!

    再没有一个人,能给她这样的安全感。

    一如前世,她始终坚信,最后胜利的,一定是傅九倾。

    纤细的手指轻轻地描绘着三个字母,苏落嘴角含笑,缓缓入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