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斜行了一下。

    司机强装镇定地开着车,但额头上流下的汗出卖了他。

    “下一站还要多久?”一道声音率先打破了沉寂。

    “还要5分钟左右。”有人回答道。

    公交车内又安静了下来。

    “你能让火牙狗闻闻你身上的气味吗?或许火牙狗能闻出那东西在哪里。”就在四下无声的情况下乔桑突然开口道。

    女学生还没说话,站在她旁边的国字脸男人冷笑道:“就算真的有野生的幽灵系超凡生物在车上,你确定要在开车的时候就找它吗?万一惹怒了它出事了你负得了责吗?”

    “是啊,等车到了下一站停下再说吧。”

    “这事情得联系巡察部门的人来解决,我们就不要添麻烦了。”

    “对啊,巡察部门的电话是多少来着?我来打。”

    “好像是669。”

    “……那是管控部门。”

    公交车上的人你一句我一句讨论着。

    “不是幽灵系。”乔桑说道。

    “你怎么知道不是?”有人问道。

    “说发现有动静是你,说不是的也是你,你玩我们呢。”国字脸的男人嚷嚷道。

    乔桑正眼瞧了过去,笑道:“大叔,我觉得从一开始你就很针对我。”

    国字脸的男人瞪大了眼睛,吼道:“我才24岁!”

    “大叔,你声音有点大。”乔桑掏了掏耳朵说道。

    国字脸的男人凶狠地瞪着乔桑,表情狞恶,要不是顾及乔桑身前还有只火牙狗,怕是下一秒就要动起手来。

    “为什么不是幽灵系?”女学生这时问道。

    “那个阿姨的宠兽是磁悍鼠,要是周围有幽灵系超凡生物的出现,尾巴会呈闪电状,可它现在尾巴是垂直向下的。”乔桑指着邻座阿姨肩膀上的宠兽解释道。

    女学生愣了一下,回想起来,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磁悍鼠有磁场反应,能感受到特殊的磁场动静。

    像幽灵系超凡生物这类周身与众不同的磁场会让磁悍鼠无意识*自身的大脑颞叶,的确会使它的尾巴呈闪电状。

    但课本是课本,这么偏门的内容一下子把它联系到现实是她没想的……

    “对对,我的磁悍鼠的确是这样。”邻座的阿姨反应过来点头道。

    女学生听到这话,没有再犹豫,说道:“你闻吧。”

    乔桑对着火牙狗点点头。

    火牙狗听话的凑进女学生闻了起来。

    乔桑注意到,旁边站着的国字脸男人面部肌肉瞬间紧绷住。

    火牙狗闻了闻,又对空气嗅了几下,而后冲着国字脸的男人叫了一声。

    “叫什么叫死狗!”国字脸的男人狰狞道。

    “牙!”

    火牙狗毛发竖立起来,四肢用力,尖锐的利牙大幅度暴露出来,显然被眼前这个男人激怒了。

    国字脸的男人吓了一跳,但还是死撑着没有后退。

    他看向抱着火牙狗的少女,想让她好好管管自己的宠兽,结果发现少女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目光冰冷,给人的感觉竟比火牙狗还要可怕……

    乔桑觉得自己此刻无比的冷静,她慢慢抚摸着火牙狗的背部,试图让火牙狗不要炸毛。

    不能先出手攻击他,联盟明确规定御兽师禁止使用宠兽攻击普通市民,就算要攻击也不能这么明着来,这里还有一车的人。

    这个男人明显有问题,先前她说火牙狗感应到了什么东西反应最激烈的就是他,火牙狗也闻到了他身上跟女学生身上有同样的味道。

    可要说有东西一下子出现在别人身上一下子又消失就不可能是他本人做得到的。

    在公交车上搞小动作,要么图财要么图色。

    那东西会让火牙狗一下子感应不到,女学生也没有察觉到什么,要是被触碰到身体肯定是有反应的。

    不是图色。

    那就是图财了。

    “你有没有丢什么东西?”乔桑转头看向女学生问道。

    女学生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检查起自己的包和口袋,过了两秒。

    “*,我的手机不见了!”

    果然,乔桑暗道。

    车上的人见状也都检查起自己的随身物品。

    “我的手机也不见了!”

    “我的钱包也是!”

    “还有我给我女朋友买的项链也没了!”

    “我的增高鞋垫呢!!!”

    “我宠兽的沙沙果啊啊啊!”

    这一检查公交车上三分之一的人发现自己的东西不见了。

    乔桑敏锐的察觉到说自己东西不见的都是位置集中在公交车中间的人。

    乔桑看着国字脸的男人,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国字脸的男人见乔桑看向自己,面色难看至极,牙一咬,说道:“我的手机也不见了!”

    乔桑:“……”

    “哎哟……我和我的宠兽一刻也不能分割……”

    恰好此刻一道响亮的*从国子脸男人的身上响起。

    男人:“……”

    众人目光纷纷投掷过来。

    国字脸男人尴尬的笑了一声,道:“原来还在我身上,刚刚没找到。”

    乔桑问道:“你是御兽师吧?”

    国字脸男人面色一沉,还没想好怎么回答。

    “他是,他身上还戴着御兽师的徽章!”女学生明白过来国字脸男人的异常,激动地说道。

    联盟注册登记的御兽师都会发放相应的徽章,像等级为f的御兽师就是以白色为底,御兽联盟的图徽在上,再加上一个f的标志。

    有些人喜欢戴有些人不喜欢戴,不喜欢戴的人基本都是等级低的御兽师。

    眼前的国字脸男人胸前赫然戴着一枚灰色为底的e级御兽师徽章。

    这说明他起码有两只中级宠兽。

    “你介意让我们大家看看你的宠兽是什么吗?”乔桑和善地问道。

    国字脸男人想要拒绝,但一车子的人视线都集中到了他身上。

    “你给我们看看你的宠兽!”

    “是啊,怕什么。”

    “刚刚不是还很豪横吗,说话啊。”

    “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宠兽吗?”

    国字脸男人面色越来越难看,本就拧巴的五官更是挤在一起,背上的汗使他的灰色背心紧贴在身上。

    就在他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

    “永林站到了,请下车的乘带好随身携带的行李从后门下车。”

    电子报站器的声音响起。

    车门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