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冕看着眼前拍马走了的李不言,无奈的摇摇头,依然在后面慢慢往前走,李不言刚跑出去不远,平地里突然冒出一条绊马索,李不言马失前蹄一下飞了出去,马嘶鸣着倒在地上,李不言在空中调整一下身形,张弓搭箭,落地之前瞬间两支箭已经射了出去。

    仔细看却没有发现两边有人,只剩一条绊马索悬在地上,李不言单腿跪在地上左右警惕的看着,乌鸦声越来越近,又在霎那间恢复成万籁俱静,周围夜风渐起,凭空添了一点阴冷。李冕正慢慢往过走,李不言在地上不说话,片刻突然一箭射到山脚下。

    李不言仔细看,是个人影,李不言对自己的箭法深信不疑,可是他眼里明明看到那个人影还在晃动,眨眼间两支箭一前一后已经到了那人影跟前,奇怪的是那人非但没有倒下,反而从背后直接又跑出一个人来,两个人携手快速朝自己过来,

    李不言本来还打算用弓箭,猛一回头,发现另一边竟然有四个身影,并且已经快到了眼前,站起来就要进攻,接连射出四箭,对方的速度反而越来越快,李不言一下慌了,被吓得呆站在原地。

    李冕在马背上大声喊:“西南方,树下,白色!”

    李不言从李冕的喊声中回过神来,眼睛一下就看到了李冕说的那个地方,一箭射出,远远就能听到箭头穿过去的声音。李不言右侧的四个人影也跟着倒在地上没了动静,李不言不可思议的看着李冕,李冕在马背上刚说完话,立刻就有暗器朝着他扔了过去,李冕用刀挡下,身形变换瞬间到了马下,再看时,已经拿着李不言马背上的箭袋扔了过去。

    周围平地上一下冒出不少的鬼影,周围还有各种声音不时响起,李不言看着李冕,像是在等他的意见,对他说:“你怎么知道怎么破敌?”

    李冕拿着自己的酒壶喝酒:“雕虫小技,李人间没教过你吗?当年我和他一起打的时候,还是他发现破敌之处的。”

    李不言:“现在怎么办?射那个?”

    李冕:“这些一半是傀儡,一半是真人,又有特制的防身甲胄,远距离伤不到他们,交给我了。”

    李不言:“我说刚才怎么那么多箭射不死他,那你刚才让我射杀的是什么?为什么他一死就倒下了两个人?”

    李冕:“不清楚,我一个道士朋友告诉我,只要射住巺位的风口,蒙住震宫的眼睛,这些人没有章法就会乱,你用弓箭射住这两个角,剩下的就交给我了。”

    李不言不敢怠慢,弯弓就把这两个位置的人紧紧压制住不敢漏头,李冕也认识到李人间所言非虚,李不言的箭法确实非同一般,只要有人出现一点点,李不言的箭就已经碰到了,一时之间两个方向传来的惨叫声此起彼伏。

    把长刀握在胸前的李冕,立在李不言左右,静静的等着周围这几十个人影靠近,周围的人影越来越多,李不言眼看着那两个方向不会有人站出,索性收起弓箭,拔刀就向这些人进攻过去。

    无奈这些人都是两两一起,互相配合天衣无缝,李不言刀法本来就不好,这下不是砍在甲胄上慌忙躲闪,就是砍上去发现人影后面是一个空壳,两者位置转换,一时之间李不言没了奈何,这时她才看见李冕缓缓抽出长刀,凭借身法躲闪周围的攻击。

    李冕突然站定,长刀出鞘,这破月刀刚出来的时候竟然没有一丝光泽,李冕速度骤然提高,刀身在月光之下才开始生辉,李不言砍上去没有反应的盔甲,却在李冕的手下一个个应声倒在地上,李不言这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天下第一的李人间要叫他大哥,一出手就让她震惊不已。三十几个鬼影杀手,李不言愣神的功夫,就全部躺倒在了地上。

    李冕翻身上马:“快走!”

    李不言的马早就中了暗器,李冕骑马冲过来,一把抓起李不言放在自己前面:“抓住马!”

    一匹马带着两个人在山里漫无目的的跑,四面八方的山上不时响起嚎叫声,李冕一直向西跑了一座山,调转马头从小路把马放了上去,马受惊向上疯跑,李冕趁机带着李不言跳在山腰上。

    李不言:“怎么了?”

    李冕:“嘘,等他们过去再说。”

    李不言还打算问些什么,听到旁边山上地上一片沙沙作响的声音,黑暗中就看见三三两两的人,穿着奇装异服从不同的方向追到了山上,李不言突然起身把一个人拉在地上,用暗藏的短刀把那人瞬间结果,接着就被李冕按在草丛里低声说道:“不要暴露!”

    两个人等周围安静了起身,李不言:“你功夫那么厉害,还怕这些人?”

    李冕:“我是不想多事,再说了,杀那么多人有什么用?还不是查不到线索。”

    地上倒下的那个落单的人被李不言翻过来,仔细看时才发现这些人穿的衣服都是黑白相间,还有的部分和土石颜色相仿,在夜里最不容易被发现,难怪只能听到声音看不见动静。

    李冕:“刚才咱们听到的声音就是从他们身上发出来的,袖口和裤脚都有可以发声的布袋,装神弄鬼而已。”

    李不言:“你怎么都知道?”

    李冕:“故事留着李人间给你讲吧,我现在还被通缉呢,得先把人找出来,按计划行事吧。”

    李不言点点头,说着就拿出地图往山下跑去,李冕一把抓住她:“跑回去呀?累死你。”

    李不言看着他,心里想着马刚刚被他放走,怎么转身就来说这个。

    李冕往下走:“走,给你找匹马,路上注意安全,你出了事我可不好交代。”

    李不言:“顾好你自己吧,你出了事,我回去也不好交代。”

    她现在已经对李人间的这个大哥有了全新的看法,也知道了不可一世的李人间怎么会甘居人下,现在看来,李冕确实有值得佩服的地方,仅仅是身上对事情的认知和谋划,就显得不同于常人。

    李冕带着她朝反方向跑出几里,眼前正是迷归谷,邢文留下的马正好在里面吃草料,李不言上马后,低头看着李冕:“保重,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