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上岸后,甄软软与边砚两人跟上绿条纹圆帽保镖,穿过一扇扇铁制大门,但还是没能真正进入基地。

    停在最后一层铁制门前,她们被安排进一栋两层高楼房,经过专人检查身体,是否有被丧尸咬过的痕迹,是否潜伏变异因素。

    甄软软和边砚被带到不同楼层,由同性检查情况。确认身上没有伤痕,再通过抽血检验,确定正常后才允许进基地。圆球自然也被专门的兽医带走,后续证实无害又被送回甄软软身边。

    期间,甄软软注意到天花板上的漆黑监控器,唇瓣微抿。

    “请填写你们的身份信息。”

    穿上衣物,甄软软把圆球抱回宠物外带包,下楼和边砚会合。

    一楼厅摆放一张长桌,一名女性保镖坐在桌后,旁边还有另外两名男性保镖。对方见到两人,抬手示意她们过来登记个人信息。

    按照要求填完信息表,女性保镖吩咐站在身侧的男保镖,让他负责引导甄软软她们进基地,顺便科普基地规则。对方回答没问题,便看向甄软软,开口让两人跟他走。

    甄软软一行停在围墙前的铁门内,经过守门保镖的确认,总算正式踏进基地内部。

    象征原主亲生父母的绿点正逐渐逼近,甄软软扬起眉梢,口罩下的嘴角兴奋上抬。

    前头的保镖在讲述基地的规则,她听进耳朵,但大脑没完全消化。边砚倒是听得认真,时不时点头。

    “喵……”

    宠物外带包内的圆球叫唤,肉垫轻拍拉链。甄软软回神,见橘猫拼命用脑袋挤拉链缺口,似乎急切钻出来。甄软软见状,拉开拉链,抱起胖成球的橘猫。

    唔,不是一般的重,看来这阵子吃太多。

    甄软软低眉注视慵懒趴在怀中的圆球,左手托住它的身体,右手顺毛,搔搔它的下巴。

    “你们就住在这间房,水电每天定时供应,由早上十点至晚上十点,水源方面,由觉醒者运用能力生水。

    物资方面,只有两种方式。其一,以物易物,其二,完成任务获取对应报酬。你们可以去商业街看看,那里就有市场,负责换物与发布悬赏。”

    边砚颔首答谢,神色冷淡目送保镖远去,随即转头微笑看向甄软软,问她要不要现在就去找她亲生父母。

    “他们就在两公里远的位置。”甄软软沉浸撸猫,闻言捧起探测仪瞄了眼,目标距离不远,“边砚,你要不要和圆球先待家里,我自己去就好。你开车开了半天,很累的,需要休息。”

    “没关系,我现在精力很好,一点也不累。”

    “真的吗?没骗我?要是你突然像上次那样生病,我会担心你的。”

    “嗯,真的呀,这次不会隐瞒蓁蓁的。”

    甄软软目光担忧打量边砚,对方面色红润,便稍微安下心,同意他跟着。

    片刻,两人来到目的地,瞧见一张铁制围栏阻隔,将住宅区强硬分成两部分。高达三米的围栏外,由一群保镖负责看守,各自持枪,为首的见到走上前的她们,厉声怒喝。

    “这里禁止普通民众进入,请立即离开。”

    “抱歉,我们是新来的。我有事想问这位大哥,前面为什么不能进?”

    甄软软没被保镖们的态度吓到,而是开口问道。

    “这里是重要区域,只有有资格的人员才能进入。请别在此处逗留,尽快离开!”

    为首的一名光头保镖迈步走近,锐利的眼神射向甄软软两人。甄软软瞄了眼远处,准备和边砚离开,视线忽然在看到前方的一抹身影上顿住,然后开口叫道。

    “霍先生!”

    被叫到名字的人影转身,瞧见甄软软,先是茫然蹙眉,随即他挪开视线,看到边砚后惊呼一声,抬腿朝两人走来。

    “这不是那谁?阮蓁男朋友。你怎么来这了?怎么没看到阮蓁呢?”

    红发男生交代保镖打开围栏门,随后站在甄软软面前,好奇打量她,边问旁边的边砚。

    “我是阮蓁姐的妹妹阮芸,是她让边砚哥陪我过来的。”

    甄软软软声解释,抬起下颌,向霍舟露出一抹羞涩的笑容。

    “哦,那阮蓁人呢?”

    “姐和表哥他们一家在一起,在乡下的村里。”

    “那你们来我家基地是来干嘛的?”

    “我和边砚哥是过来找人的。”甄软软眨眨眸子,低声说道,“霍先生,能麻烦你带我和边砚哥进去里面吗?”

    霍舟听闻,右眉微挑,视线幽深观察戴口罩的甄软软:“你们要找的人在里面?找的谁?也许我能帮忙。”

    “这个……是重要的人。”

    甄软软两手紧抓着,腼腆挠头回答。

    “也行,反正我欠阮蓁人情,你们进来吧。”

    得到霍舟许可,甄软软心内暗道好耶,然后小心翼翼越过守围栏的保镖们,跟在对方后面进入有身份之人才能进的区域。

    “话说,你戴着口罩不闷吗?摘下来呗。”

    霍舟往后倒退一步,来到甄软软左侧,笑眯眯说道。

    甄软软瞟他一眼,还是脱下口罩,露出几乎罩住大半面颊的麻子脸。

    对方一看,嘴角扯动,笑说她和她姐确实像亲姐妹,不过对方更可爱些。

    哼,本质颜控的浪荡子还是离她远点。

    内心的小人翻了个白眼,甄软软假装失落垂下脑袋,蓦地叹了口气:“我长得很丑,确实比不上蓁蓁姐。”

    “啊,不好意思哈。”

    霍舟毫无诚意道歉,随之迈步向前,不再与甄软软并肩同行。

    甄软软也懒得理会对方,始终低头看怀里的探测仪。生命探测仪存在直径五百米范围内的误差,到时候只能挨个找一遍了。

    蓦地,一道吵杂的噪音从前方传来,听上去是汽车轮胎与路面接触摩擦时发出的响声。甄软软仰起下颌,发现是几辆行驶而来的轿车。

    与其中一辆黑色轿车擦肩而过的刹那,甄软软注意到一股灼热的视线。她转头看去,恰好透过半开的车窗,发现车后座内一名熟悉的身影。

    是乔冕,他竟然会出现在霍家的基地。

    目光相接,两人皆看清彼此眼中的惊诧。乔冕仅瞥向甄软软一眼,随后视野范围就被急速掠过去的风景覆盖。

    生命探测仪显示的目标任务已脱离侦测区域,甄软软低眸,察觉到异样,忽然止住步子。

    原主家人已经不在探测范围了,该不会刚才那几辆车里就有她亲生爸妈吧?

    “h……小芸,怎么了?”

    身侧边砚见甄软软停下,疑惑询问。

    “嗯?怎么停下来了?不是要找人吗?”

    霍舟也跟着退回来问道。

    “霍先生,刚刚经过的那几辆车里的人,我能问一下,他们是谁吗?”

    “他们啊,是其他基地过来和我爸商议事情的代表,好像来的基本是剩下三个基地里的首长,除了乔氏。”

    该不会是四大家族的人吧。

    甄软软垂眸,原著中最有权势和实力的家族,她只知道乔氏,霍氏和冯氏,这也是简介和第一章背景介绍提过的。

    “霍先生,四位首长?我能问一下具体是哪几位吗?”

    “我爸,乔朝,冯鸿还有甄莞吧。”

    “甄?是哪个姓氏?”

    “就甄别那个甄。”

    好家伙,和她本名一个姓,看来这甄莞十有*就是原主亲生父母之一了。

    “我能……”

    甄软软刚准备开口,没想到半路被人打断。

    “霍舟。”

    甄软软听到熟悉的声音,抬眸望去,看到一抹靓丽的身影。

    瞧见一张不同常人的清丽面庞,她瞬间意识到来人是女主冯郁,对方身后还跟着十多名保镖。

    这地方都能碰到女主的吗。也对,四大基地的首长都在,女主会出现在这也不奇怪。

    甄软软在冯郁走过来的刹那调整好假发,和对方投过来的目光在半空交会。

    对方的视线在看到她的时候有些许凌厉,直到走过来,眼神仍未挪开。

    “哟,是冯郁啊,怎么了?”

    霍舟一看到冯郁,目光瞬间定在她身上,眼里有惊艳和欢喜,掺杂一缕显而易见的爱慕。

    甄软软瞥见他视线发直,明白对方对冯郁至少是喜欢的程度。

    不愧是女主,这魅力就是强。

    甄软软瞥向冯郁暴露在外的雪肤,和末世其他饱受折磨的女性截然不同,阳光照耀下白得亮瞎她的双目,她甚至还能嗅到对方身上的清香味。

    “没什么。”冯郁凝视甄软软,眉头紧锁,“你认识她们吗?”

    “她是阮蓁她妹妹,阮芸,我带她们过来找人。”

    冯郁仔细打量甄软软:“阮小姐好像我认识的一个人。”

    “我并不认识冯小姐。”

    甄软软抬眸直视冯郁,疑惑眨眼。冯郁最后看她一眼,随即偏头,看到边砚时瞳孔扩大,脸上维持的漠然立刻崩溃。

    眸中划过一抹畏惧,再是憎恨,然后是厌恶,没多久又回归冷淡。

    女主认识边砚?

    甄软软察觉到冯郁眼神的异样,看了看边砚,又望了望对方。边砚不理解为何冯郁直勾勾盯着他看,神情疏远,眉峰蹙起。

    “这位小姐,你这样盯着人看,是不是很不礼貌。”

    话音落下,冯郁面色阴沉,目光疑惑睨视边砚,随之移开视线。

    “你真的失忆了吗?”

    “是,还有什么问题吗?”

    “你和阮蓁小姐是在哪里遇见的?”

    “和冯小姐你有关系吗?”

    边砚不愿搭理冯郁,冯郁便看向甄软软,同样的问题问她。

    “我也不知道,蓁蓁姐没和我说过。”

    甄软软摇晃脑袋回答。

    女主是看上边砚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