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风自从说要和温暖一起吃饭,就真的顿顿不落,每顿都要一起吃。两人有时候吃食堂,有时候在外面吃。吃了快一个月了,温暖每次要和纪风aa,对方就拒绝。温暖慢慢察觉到纪风可能是在用这种方式帮她。她心里很不安,她没办法白接受别人的馈赠。

    “你不收,以后我就不吃了。”温暖说着把盘子推向纪风。

    纪风推回盘子,“收,我收,好了吧。”

    温暖给纪风转了账,纪风收下后,温暖心里好受多了。白吃白喝的总是过意不去。不过在外面吃饭好费钱啊。

    温暖看着纪风和他商量,“你不嫌弃的话,下次我做饭的时候,可以多做一份饭带给你,天天吃外面的饭,太贵了。”

    “好啊,怎么会嫌弃,我一直想吃你做的饭,怕你没时间。小时候我可是每天盼着你给我带饭。”

    提起小时候,温暖笑了。她看着纪风,纪风正开心地吃着。

    他好像都没怎么变,是自己一直别扭。何必非要保持距离呢。本来就是朋友。

    温暖想起小时候,那时她还是个胖胖的小姑娘,纪风小小的一只。现在反了过来,纪风人高马大的,她变成那个小小只了。

    “想什么呢,这个不好吃吗?”纪风在温暖眼前晃了晃手。

    “挺好吃的,我忽然想起你小时候巨能吃,比我妈饭量还大。”温暖说。

    “长身体嘛,不吃多点怎么长大,你也得多吃点儿,学习费脑。”

    温暖笑笑,低头吃了起来。

    两个人吃饭,好像确实比一个人开心一点。

    吃完早点,两人回班。温暖刚坐到座位上,池寒便探过身子来问题。

    “温暖,这道题,你算出来是多少?”池寒问温暖。

    温暖看了眼题干,“等于1。”

    “我也等于1,看来我做对了。”池寒笑着。

    “不一定吧,万一都错了呢。”温暖也笑了。

    温暖笑的时候,纪风刚落座,正看向温暖。温暖正和池寒说说笑笑,完全没注意到纪风。

    纪风突然非常生气,又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这个池寒真讨厌。才刚转来几天,天天和温暖说话。就算初中就认识,那也不至于天天说话吧!隔着个走廊还要探头说,也不怕把脖子抻断了。看看人家李伟,从来不说话。

    这人比刘勇讨厌一万倍!!

    不就是学习吗,谁不会。

    纪风随手翻开一本练习册,盯着一道数学题看了半天,又合上了。他正准备换英语来看,却瞥见那边池寒竟然坐到了温暖旁边,好像是在讨论什么题。

    纪风大大呼了一口气,拿起数学练习册走向温暖。

    温暖正和池寒讨论着某道题一共有几种解法。忽然一本练习册砸了下来。温暖和池寒同时抬头。

    纪风一脸不爽,看着池寒,“这题怎么做?”

    “问我吗?”池寒看着纪风。

    “谁问你了,我问温暖。”纪风说着,扯过一个凳子,硬把池寒挤开,坐到了温暖旁边。

    池寒笑了下,没说话,坐回自己座位。

    温暖满头问号,这人从来不学习,现在过来问题?她看向纪风,见纪风一脸认真,似乎正等着她答疑解惑。

    温暖没多想,拿过练习册看了一会儿,便在草稿纸上演算了起来,边算边给纪风讲解。

    “懂了吗?”温暖算出答案后问纪风。

    纪风听了个半懂。他光顾看温暖的脸了。

    温暖见对方不答话,以为纪风根本没认真听,她把书合上推给纪风,“我要开始预习了,你自己玩吧,别打扰我了。”

    “我没玩,我认真听了,就有几个地方还不太懂,我基础差,你得讲的细一点。”纪风忙解释,说着又问了温暖几个问题。

    温暖听他问的都是关键点,看来确实认真听了。温暖便又讲了一遍,顺便把相关知识点列在旁边,让纪风去看书复习。

    纪风满口答应。上课铃响,纪风心满意足的回到自己座位。他看着练习册上,温暖秀丽的笔迹,忽然觉得学习好像挺有意思的。

    温暖一直很愿意帮同学讲题,只要有人问,她都会耐心讲。纪风自从发现了这个接近温暖的小妙招,就暗恨自己怎么没早点发现。

    此后纪风一有机会就去请教温暖,怕温暖烦,他特意各科轮着问。

    “你怎么突然就爱学习了?”温暖纳闷,这一个星期以来,纪风问问题的频率直线上升。

    “爱学习不好吗?”纪风笑意盈盈。

    “挺好的,只是你之前怎么不学?感觉你理解力很好,每次我一讲,你就听懂了。”

    纪风笑笑不语,只看着温暖。

    当然不能告诉你,是因为想离你近一点,才来问问题的。

    “又来装好学生啊。”池寒从外面回来,看见纪风后笑说。

    “管得着吗?”纪风瞪了一眼池寒,继续看温暖。

    温暖感觉这两人好像气氛不太对,尤其纪风每次说话语气都不善。池寒也奇奇怪怪的。温暖不再多想,只顾看题。

    那边杜乐乐买了一袋糖,正在给周围同学分。她看见纪风在这里,便假装不经意的顺手给纪风。

    “谢谢,我不爱吃甜的。”纪风没看杜乐乐,拒绝道。

    杜乐乐失落,她收回糖袋,继续给别人分着。回座位前,杜乐乐抓了一把糖,放在了温暖桌子上。

    温暖正在写解题过程,看见糖后,抬头冲杜乐乐笑了一下。“谢谢。”自从那次她帮了杜乐乐之后,杜乐乐每次有好吃的都会给她分。

    温暖写好解题过程后,递给纪风。然后顺手捏了两个颗糖一并给纪风。纪风开心地收下,并冲温暖笑着。

    两人的小互动,杜乐乐看了个一清二楚。

    她用力咬碎了水果硬糖,心中气愤。那是我的糖!!你不是不爱吃甜的吗!!可恶的男人!

    第三次月考成绩下来之后,温暖成绩比上次提升了一些,考了全班第二。但温暖知道,排名没有意义。这卷子比一中的卷子简单多了,她才考了560多分。这怎么上的了b大。

    温暖这个月减少了*频率,伙食也好了起来。可还是力不从心。

    不能放弃,无论如何,要坚持到底。温暖开始一道一道分析错题。

    纪风和严非凡站在宣传栏前面,看着上面贴着的‘月考百强名单’。

    “文科只贴前十太不公平了。如果你们也贴百强的话,你就能上榜了,毕竟你们班一共79个人,你就算是倒数第一,也排的进百强榜。”严非凡笑着说。

    纪风没笑,他看着温暖和池寒的名字紧挨着摆在最上面,非常不爽。他指着池寒的名字说,“下次考试,我要把他俩隔开。”

    严非凡顺着纪风的指尖看过去,笑道,“这怎么隔开呀,除非你考第二,他俩一个第一,一个第三。他俩第一第三倒不难,可你考得了第二吗?”

    “怎么考不了。”纪风紧盯着排行榜。

    严非凡鼓掌,不可置信地看着纪风,“你不是真要学习了吧,就为这个?你可真行,想当初我奶奶,给你炖了一大盆子排骨劝学,你都不听,现在为这个,要努力了?”

    “对,我悟了。”

    “牛”,严非凡竖起大拇指,“可喜可贺,我得回去告诉我奶奶去。”

    纪风和严非凡出校门分开后,就去和温暖汇合。

    “怎么了,不好吃吗?”纪风吃着麻辣烫,见温暖闷闷不乐问道。

    “挺好吃的。”温暖说。

    “那你怎么了,看起来不太开心啊。”

    温暖看了眼纪风,强扯出一个笑容,“还好吧,没有不开心,只是这次没考好,有点发愁。”

    “第二名还愁啊,我倒数第二都没愁。”纪风笑着。

    温暖微笑,悠悠说着,“排名不重要,要看真实实力,我想上b大,这点儿分数,没希望的。”

    纪风听见温暖说想上b大,他的心忽然咯噔一下。

    “高考早着呢,还有一年半呢,你现在就开始愁了。”纪风说完,低头继续吃着。

    “只剩一年半了”,温暖也开始吃,“希望能顺利读完,就算不是b大,只要能考上大学,我就能离开这里了。”

    “离开这里,你要去哪?”纪风突然抬头,他紧张地看着温暖。

    “去外地读大学啊,然后工作啊之类的”,温暖说,“我努力读书就是为了离开这里,离开我爸,要不然一辈子被他卖来卖去,我还怎么活。”

    “卖来卖去?”

    “我爸赌钱输了,或者欠多了钱,就拿我顶债,比如私下给我和刘勇定亲。”

    “刘勇?”

    “黄毛。”温暖接着无奈道,“虽然是法治社会,但总有阳光照不到的地方,我就一直生活在那样的地方,现在就希望能早点离开。”

    “你毕业后准备做什么?”温暖问纪风,“感觉你对高考不太上心。”

    纪风看着温暖,不知如何回答,他用筷子扒拉了几下麻辣烫的汤。“没想过以后,活一天算一天来着。”

    “人长大了总得考虑以后,小孩子才可以无忧无虑。”

    “你考虑过以后吗?”纪风说完松了手,一条语音发给了严非凡。接着他靠在床头,等着对方回复。

    不一会儿,严非凡回信。考虑过啊,大学毕业后,我要回来娶田静,然后守着我爷爷奶奶。

    纪风:田静知道这事吗?

    严非凡:不知道,我会让她知道的。

    纪风:你能考上大学?

    严非凡:目前来讲,几率比你大一点。不是,大哥,你突然问我这些干什么?你要考大学?你不是天天混吃等死吗

    纪风:你才混吃等死

    严非凡:????你受什么*了?就因为温暖和池寒的名字排一块儿?

    纪风看着手机屏幕发呆。

    严非凡:??大哥,你到底咋了,给个气儿

    纪风:人长大了就得考虑以后是吗

    纪风:什么叫长大啊

    纪风:长大了就会各奔东西

    严非凡:长大意思就是不能再像小时候一样,不计后果为所欲为了。

    纪风:温暖会离开我的是不是

    严非凡:长大就是要考虑现实,如果你想守护谁,你得有守护她的能力。

    纪风:你很懂?

    严非凡:不是很懂,只不过我也是被迫一夜长大的。

    被迫一夜长大。

    纪风盯着这句话看了几秒,他熄灭屏幕,目光涣散看着前方。

    他忽然想起自己已经过了十八岁了。过了十八岁,是不是就算长大了。

    来这里已经三年多了。纪风环顾着这个屋子。这房子还是爷爷生前租的。

    卡里的钱越来越少了。

    暖暖会上大学的。不知道会去哪里上大学。可一定会上。

    那时候,他会在哪。

    以后。

    他们的以后在哪。

    纪风从枕头底下摸出温暖送给他的那个本子。

    他一页页仔细翻看着。

    每一页都画的很精致。站着的、坐着的、趴着的。正脸、侧颜、背影。

    纪风翻着,嘴角不自觉上扬。翻到一张画着他上课睡觉样子的画时,纪风动作停了下来。画面中,人物在纸的中央偏上的位置。下面写了一行字:如果不能长久,我宁可不曾拥有。

    纪风看着这行字。

    这本画他看了好多遍了,之前竟然没注意到这句话。

    他合上本子,起身下床,走到书桌前。他盯着有些杂乱的书桌看了一会儿后,开始收拾起来。

    先不管其他,下次考试,一定要把池寒的名字挤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