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俊一走,胖護士好像卸下八百斤重擔,如釋重負鬆了口長氣。

章陌煙身後的護士半開玩笑道:“小胖,你可是咱們院有名的一針見血,今天耿院長來你還不趁機表現表現,怎麼反而還砸了自己招牌?”

胖護士用袖子擦了擦一腦門的汗,痛心疾首:“55555我太緊張了!我也想表現哪,但我這手自己不爭氣啊!”

她回過頭萬分歉意地對章陌煙說:“實在不好意思,要不您等一等,我這就去病房給您找一位經驗豐富的護士來。”

章陌煙微微低了下頭:“我還是換隻胳膊吧!”

她擼起另只袖子,放在小白枕上。胖護士看起來年輕很小,既然人家一向針藝精湛,可別因為她從此留下什麼心理陰影。

胖護士定住,就快崩潰的心靈註入一股暖流,眼睛都濕潤了。

章陌煙淡淡安撫:“你先休息會兒,我相信你。”

“好的好的,我稍微緩一下哈,一會兒就行。”胖護士之前還猜這個沒啥表情的女孩八成已經光火了,現在發現她實際這麼通情達理善解人意,一陣心熱,趕緊拼命活動僵硬的手指。

“請問,”章陌煙趁這會兒空檔,問出了困擾內心一個小時的問題:“我這個檢查套餐是一定要副院長陪同跟着的嗎?”

“套餐?什麼套餐?”幾個護士大眼瞪小眼。

胖護士雖然不知道“套餐”是什麼梗,但也幾乎回答了她的疑問:“怎麼可能,耿院長哪能隨便誰都跟着?他很忙的,平時絕對不會下科室,我們也只有開會的時候才能看到他。”

章陌煙就更迷惑了,陷入沉思。

推章陌煙來的護士看出她的迷惑,笑而解惑道:“耿院長會陪着你,是因為你從歹徒手中救下了肖老師呀!耿院長對你肯定是非常感激的,自然而然要倍加關心。”

原來如此。

那麼問題來了。

耿院長和肖老師到底是種什麼樣的深厚情誼?

為什麼她救了肖老師,就能獲得他這麼上心?

此中玄機,不可不察。

她當記者三年,雖然還談不上對人性瞭如指掌吧,但也算是閱人無數。

像耿院長這樣的高嶺之花,感情若不到某種份上,是絕對不會屈尊降貴冒着被人說閑話的風險,陪一個跟自己毫無關係的病人檢查的。

而且,這一個多小時來耿院長都是儒雅和睦的,從他同事的反應看,這絕對不是耿院長今天才突變的狀態。

那麼,昨天那個耿院長就很值得品了。

但章陌煙沒有繼續再問,畢竟這關她什麼事?問太多下去會顯得她這個人很八卦。

不一會兒胖護士宣佈恢復了功力,章陌煙再把手送給她抽,一針見血。

十五分鐘後,兩個護士把章陌煙送到耿俊的辦公室門口,護士a上前敲了敲門,把虛掩的門推開了些。

“呃,不好意思!”

辦公室里除了耿俊還有其他人,護士a臉上划過魯莽後的自責,隨機應變地探進半身,聲音輕輕:“耿院,章小姐已經檢查好了……那個,我們先陪她在外面等一下。”

“不用,”裡面傳來耿俊的聲音,“請她進來吧!”

“好的。”護士a說著把門大開了些,護士b推着章陌煙進了耿俊的辦公室。

耿俊坐在一張非常寬大的辦公桌後,他的身後站着兩個白大褂,年紀至少要比他大十歲以上,三個人剛纔好像在研究什麼。

章陌煙進來,兩個白大褂還盯着耿俊手中的材料埋頭苦思,耿俊看了看二人,合上文件夾站起來,語含歉意道:“我過一會兒再去病房找你們,現在我有點要事要處理。”

兩個白大褂恍然回神,一齊看向章陌煙,幾秒之間似乎get了某種默契,連忙氣氣:“哦哦好的好的,我們先回去自己琢磨琢磨。”

醫生走後,護士也走了,房間里就剩下了耿俊和章陌煙。

耿俊站着向她露出一個職業微笑:“請稍等,我先看一看你的檢查報告。”說著,他坐下,敲擊鍵盤點擊鼠標,在電腦上查閱起章陌煙昨天和今天的檢查報告。

隨着他落座,正細品這職業微笑的章陌煙呼吸一凝。

耿俊的辦公室很大,但佈置卻很簡單,一張桌子、幾張椅子,一個書架、還有一個衣櫃,東西少得簡直感覺浪費空間,裝飾簡得簡直像家裡缺錢。

但是他身後的白牆上,卻嵌了一個半米見方、設計精美、一眼就感覺很費錢的鋼化玻璃櫃。

那裡面,端端正正擺着一件造型優美、釉色瑩潤的青色瓷瓶。

最近因為工作關係,章陌煙翻了一些有關瓷器的資料,昨日的拍賣會也讓她見識了不少名窯精品,但是,唯有眼前這一件瓷器,在看到的第一眼就讓她腦里划過一行詩,一行描寫青瓷的七言古詩。

千峰奪翠碧色來。

——仿佛是從大自然蒼翠欲滴的青山上奪來的碧綠。

這句詩曾讓章陌煙感慨古人遣詞造句之形象、之造極。

然而現在,她看見了這一件瓷瓶,瞬間就明白了。

這絕不是古人的誇張手法,而是人間真實存在的一種已臻化境、震撼人心的青瓷釉色。

屋內雪白的佈置,就像一張光滑細膩韶華勝極的宣紙,耿俊和這瓷瓶,一人一物,一白一青,風骨清俊,相映生輝,就像一副翰墨雋永的工筆丹青鋪陳在章陌煙的眼前。

在這崇尚極簡的空間里,耿俊唯獨珍視地、甚至炫耀地放着這麼一件青瓷……而說到青瓷,章陌煙腦海不禁浮現起昨日拍賣會上,肖行雨仔細凝註蓮花筆洗的那一幕。

“你有一些貧血,平時有註意補血嗎?”

章陌煙還沒回神,過了半天才註意:“啊,什麼?”

耿俊從電腦屏幕抬頭,十指交叉放在桌子上:“目前已經出來的報告顯示你有些貧血,此外沒有發現其他病癥或隱患,你知道自己貧血嗎?”

“哦知道,平時蹲久了站起來會有點暈。”

大概經常經歷女人對着他發獃,耿俊面色如常:“後面給你開點生血劑吃吃。這次意外沒有對你造成嚴重損傷,你的各項檢查指標都在正常值內,身體還算比較健康。但也不能掉以輕心,數據終究只是數據,近期要密切註意身體,如有不適要及時告知醫生護士。”

耿俊的語氣溫文爾雅極具耐心,堪稱醫者典範,縱觀過去這一個小時他的待人接物,及周圍人對他這身素養習以為常的反應,可見好好說話才是他的常態,昨天那個有點兒緊張、有點甩臉的耿院長是失了常態的。

人有兩幅臉孔很正常,迪迦奧特曼還有九種形態呢,但為什麼這位涵養頗高的青年會為肖行雨展露真性情呢?

這背後的邏輯值得深思。

------題外話------

早安,今天感謝一下在言吧為我投推薦票的朋友,

謝謝支持!

當然在看書的你我也不會忘記的,肖行雨代表我把你按倒並親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