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日的颠簸,两人终于到达灵溪谷。

    灵溪谷地处偏远深山之中,鸟语花香,山青水绿,一派田园风景。

    云起跳下马,稳稳落地,不禁感叹世间还有如此宝地。

    两人顺着溪间小路往前走,小路崎岖,路边花草盛开,颜色十分鲜艳,两人左拐右拐,又回到了原处。

    不对劲,云起拉住师弟,闭眼仔细嗅了嗅空气中的花香,脑中快速思索。

    花障。

    他转过身子,对师弟道:“闭上眼,跟我走。”

    虽然不解,叶淳丰还是乖乖闭上了眼,拽着师兄的衣袖跟着走。

    走了许久,两人到达一处依山傍水的竹屋,叶淳丰睁开眼,满脸都是敬佩之情:“师兄你怎么走出来的?”

    “那条路上,你有没有注意到什么特别之处?”云起问道。

    “特别之处?”叶淳丰摸了摸脑袋,“路边开满了花,五颜六色,真好看!”

    “还有呢?”

    “还有……还有……”叶淳丰眉头皱成一团,“我想不起来了。”

    云起盯着师弟的眼睛认真说道:“每走五步,便能看到一株蓝色花朵,每株蓝花都是四朵花瓣。”

    “对对,我想起来了,那种蓝花香味最浓。”叶淳丰迫不及待道,“这种蓝花我从未见过,都是四朵花瓣吗?我没注意到。”

    “那你……”云起慢慢走近看着少年,少年虽才十六岁,却发育的很好,身高已经快追上了自己。

    鼻尖萦绕着独属于师兄的清新味道,一股奇异微妙的感觉流过身体,叶淳丰身体有些僵硬,声音带着一丝慌乱:“我……

    还未说完,他脸颊上感觉到了一阵清凉。

    师兄朝他轻轻吹了口气!

    那股奇异的感觉瞬间炸开,少年身体更加僵硬,一动不动

    “有没有感觉到什么?”云起认真道。

    “什么……”少年开始结巴,“师,师兄……”

    “是风。”

    “啊?什么?”少年呆呆的,目不转睛地盯着师兄那张淡粉的唇,根本没有听清对方在说什么。

    云起后退几步,见少年没有反应,叹了口气自顾自说道:“明明有风,那些花朵却静止不动,而且每隔五步便有一株几乎一模一样的蓝花。”

    “难道是假花吗?”云淳丰晃过神,脱口而出。

    “对!”见少年终于开窍,云起嘴角上扬,“我们刚进来时,看到的第一株蓝花是真花,这株蓝花的香味会使人产生幻境,你后面看到的所有蓝花都是第一株蓝花的幻影。风是真的,而幻境里的花是假的,所以那些花静止不动。我们刚刚走了那么久又回到原点,其实一直在幻境中,也就是说,我们一直在原地踏步。”

    听到这一番,叶淳丰恍然大悟道:“那师兄怎么走出幻境的?”

    云起噗嗤一声笑了,说道:“我找到了唯一那株会随风动的蓝花,摘了他,幻境自破。”说完走向竹屋。

    “师兄等等我!”少年紧紧跟上,满脸兴奋地夸赞道:“我的师兄就是聪明。”说着上前准备推开竹屋的门,还没摸到门,便被云起拦下。

    云起绕到前面,将少年挡在身后,轻轻扣了扣门。

    “在下麟宗阁弟子云起,携齐子显书信前来拜访谷主。”

    等了许久,没人回应。

    “不会没人吧?”叶淳丰不耐烦地用手推门,发现推不动。

    他猫下身子,顺着门缝往里瞅,瞅了一会儿,转过头,声音不带任何波澜:“师兄,你怕鬼吗?”

    云起莫名其妙,摇摇头。

    叶淳丰猛地跳起,拉起云起就跑,跑了好远才停下,喘着粗气低声道:“里面有个人,那个人没有眼珠。”

    “没有眼珠?”

    见师兄不相信,叶淳丰信誓旦旦道:“那个人站在屋内正中央不知在做什么,似乎看见我了,走过来贴着门睁开眼,眼睛里一片白,没有眼珠。”

    两人正说着,竹屋的门咯吱响了一下。

    叶淳丰急忙跳到云起身后,把头埋起来害怕道:“出来了!出来了!”

    云起抬头,只见一位长相儒雅的中年男子从屋里漫步而出。

    中年男子风度翩翩,样貌俊雅,微笑着看着来人,哪有师弟说的没有眼珠。

    云起连忙拉着师弟上前,将书信递了上去,恭敬道:“想必是谷主吧,在下是麟宗阁弟子云起,这是我的师弟叶淳丰,冒昧来访,请谷主见谅。”

    中年男子打开信,看了眼笑道:“齐弟最近怎么样?挺多年未见到他了。”

    云起回道:“齐师叔现在在麟宗阁打理事务,否则就亲自来拜访谷主了。”

    “刚刚吓到小兄弟了吧。”中年男子略带歉意地看着叶淳丰。

    云起将身后的叶淳丰拉出来,不好意思道:“我师弟自小怕生,谷主勿怪。”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领着两人进了竹屋,招待两人坐下,并替两人倒了杯茶水。

    竹屋不大,十分素净。

    中年男子也不绕圈子,直接说道:“后山之上,长着百经草,这种草很好辨认,黑暗中会发着亮光,摘到百经草后,把它碾碎放于水中,并在此水中沐浴一个时辰,你身上的腐食散就解除了。”

    云起拱手道:“多谢谷主告知,天色不早了,我与师弟这就上山采摘。”说罢,拉着叶淳丰离开。

    走出竹屋后,叶淳丰不解问道:“师兄,那个谷主有点奇怪……”

    云起凉凉地看了他一眼,低声道:“取我们所需,其他事勿问。”

    “哦。”被师兄瞪了,少年有点委屈。

    两人快速行走,终于在天刚擦黑时,爬上了后山,后山上杂草丛生,行走起来十分困难。

    叶淳丰还好,有内力护体,走起来并不费力,云起就不行了

    如今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一天奔波,体力早已不支。

    云起微微喘气:“我们分头行动吧,你往西我往东,这样能快些找到。”

    “不行!”少年连连摆手拒绝,口气十分坚定,“万一碰到危险怎么办?我虽然功力不济,但碰上个小猫小狗也能对付,我们得待在一起,我可以保护师兄。”

    说着,他弯下身子,道“师兄,我背你。”

    突然,不远处传来笃笃的声音,似有人拿铁棍敲击地面,在安静的黑夜中格外瘆人。

    “这……这是什么声音?”叶淳丰双腿发抖。

    敲击声由远及近,两人屏住呼吸,一动不动。

    忽然,敲击声在前面不远处一堆草丛停止,取而代之的是断断续续的抽泣声。

    云起微一沉吟,将叶淳丰护在身后。

    看着师弟害怕的模样,云起故作轻松道:“你胆子如此小,以后怎么行走江湖?怎么继承麟宗阁掌门之位?”

    叶淳丰一听,正了正脸色,道:“哪有?”说完他咳嗽两声给自己壮了壮胆,挡在师兄身前,冲着那堆草丛大声呵道:“何人在那里装神弄鬼,快出来!”

    草丛中一阵窸窸窣窣,一个娇小的身影走了出来,待那人走近,借着月光可以看清楚,那是一个十*岁的女子,女子红着眼,用手帕擦拭着脸上的泪珠,害怕地望着眼前的人。

    见到是人,叶淳丰紧绷的身体立刻放松,自己也觉得刚刚的样子太过狼狈,掩面轻咳两声,问道:“姑娘,这大半夜的,你为何独自在这荒山之上?”

    女子抽噎着,断断续续道:“我,我来寻我的猫,它跑到山上,不见了……”

    从女子口中得知,她是谷主的丫鬟,谷主养了一只猫,她带着猫上山采药,小猫调皮,眨眼功夫就不见了,苦寻小猫无果,又惧怕谷主责怪,便待在山上无助哭泣。

    “小猫定是找个地方躲了起来,夜深露重,姑娘还是快下山,明日那猫说不定就自己回家了。”云起凝神打量着女子,开口说道。

    林朔附和道:“就是,一只猫而已,你谷主顶多骂你一顿。”

    女子点了点头,小心地道了声谢,转过身慢慢朝山下走去。

    等到少女走远,叶淳丰蹲下身子仍要作势背起云起,云起笑道:“不用你背我,我还能走。”说着,便打头朝前方一片黑暗走去。

    “师兄等等我!”叶淳丰急忙小跑跟上。

    两人在深山之上寻到半夜,仍是没有发现谷主说的会发亮光的百经草。云起觉得双腿发软,他扶着腰走到一颗大树下,靠着树干坐下休息,叶淳丰仍是拿着树枝,四处拨弄杂草寻找着。

    云起闭上眼,一个凉凉的东西飘到了脸上,他拿起定睛一看,原来是片树叶,遂又闭上眼。谁知刚闭上眼,树叶就如抖筛子一般纷纷落下,云起站起身子抬头往树上望去,只见一个黑影坐在树干上。

    黑暗中看不清黑影的脸,只见那人咧嘴笑着,露出两行阴森的白牙。

    云起拍了拍树干,冲那人喊道:“下来!”

    那人听了,竟十分听话的从树上一跃而下,高大的身形稳稳落到地上,慢慢走近,站定在云起面前。

    是游朔!他怎么会在这里?

    再次见到噩梦中的那张脸,云起浑身血液倒流,那日的种种在脑海中翻腾,手紧紧握住腰间的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