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最终停在山脉脚下的某一处。

    “下车吧,两位女士。”

    季禾转头看着荒芜一片:“他们是在这里?”

    陆之柒摇头,指着不远处的白色山巅:“那里。”

    季禾震惊了:“那现在停在这里,我们要走过去吗?”

    陆之柒笑着点头,指着车前的地面:“如果不想被雷区里地雷炸死的话,好像只有走过去这一个办法。”

    “就没有别的入口了吗?”

    “有,但可能刚靠近就被武力驱逐了,两位想试试吗?”

    “我们走过去。”颜舜华发了话。

    几人一起下了车。

    颜舜华看着季禾:“你还在在这里等吧,我和七哥进去。”

    季禾坚决地摇头:“不可能,要么就一起去,要么一起回。”

    陆之柒看着两人争辩,只是笑了笑,然后转身绕到车后,从后备厢里拿出几个旅行装备。

    季禾看得一愣愣地:“这又是什么意思?”

    “一天到不了,晚上可能要在山里过夜。”

    陆之柒:“颜小姐看来很有经验嘛。”

    颜舜华淡笑:“和师兄一起出任务的时候有过几次经历。”

    几人带好装备。

    “等会儿跟在我后面,踩到地雷我可不负责。”

    三个人一起走进雷区。

    陆之柒走在前面,颜舜华和季禾在后面默默紧跟着。

    但才刚走到一般,陆之柒忽然停了下来。

    颜舜华和季禾看着他。

    “七哥,怎么停了?”

    陆之柒低头看着脚下:“我好像踩着地雷了……”

    颜舜华:“……”

    季禾:“……”

    陆之柒讪笑:“呵呵,我也是很久没来了,所以给忘了。”

    季禾整个大无语,颜舜华找的究竟是什么人啊。

    “那现在怎么办?”季禾问。

    陆之柒表情轻松:“不用担心……”

    说着正准备拿出电话拨打。

    颜舜华走到他跟前蹲下,然后用手将他鞋边的土刨开,露出地雷的引爆头。

    “包里有剪刀吗?”

    陆之柒挑眉:“履行包里有,你还会拆地雷?”

    颜舜华转身去找剪刀:“不全会,不过可以试一试。”

    这个型号她曾经在训练的时候见过。

    季禾也一脸担忧:“舜华,不然还是找拆弹专家来弄把?”

    陆之柒重新将手机收进怀里,好整以暇地看着颜舜华排雷:“能让我舍命相陪的女人,你是第二个。”

    季禾有些顾虑:“舜华,真的行吗?万一……”

    “好了。”颜舜华开口。

    季禾看着陆之柒脚下已经被剪断的线头,这也太快了吧!

    “七哥,抬脚吧。”说完将工具都重新收拾进包里。

    陆之柒配合地把自己的脚拿开,那颗地雷果然变成了一颗哑雷。

    “要是当初顾言玦能有你的本事,他和小汣也不用受罪了。”

    颜舜华动作一顿:“他来过这里?”

    陆之柒点头:“当初那小子什么情况都不清楚,就敢来救小汣,想想也真是够冲动,就是这快地,两人差点被地雷炸成了肉泥。”

    颜舜华站起来:“所以他当初就是因为这件事在末国受了伤。”

    “没错。”

    颜舜华目光扫视这四周,原来当初顾言玦就是在这里,差一点丧命。也是因为差一点丧命,会东辰之后才开始了玩世不恭享乐当下的人生。

    颜舜华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他对她隐瞒的秘密,真的比她想象得还要更多。

    越过雷区,几人继续朝山中进发。

    越靠近,气温就越冷。

    好在旅行包里个衣物已经足以供人御寒。

    几人足足走了三个小时,终于翻越了第一个山头,来到雪峰脚下的一处平坦地势。

    陆之柒看了看时间:“先停下来休息一下,吃点东西,半山峰有个站点,晚上我们就在那休息吧。”

    “可是那个地方到底在哪里呢?”季禾问,他们直到现在都没有看到任何一处类似人类出的痕迹。

    陆之柒摸了摸下巴:“这个嘛,我也不是很清楚。”

    “陆先生,你不是再开玩下吧?”

    颜舜华也看向他。

    “是这样的,我只是答应帮你找,但我没跟你保证过一定能找到他。”

    颜舜华咬了咬牙,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沉默。

    季禾心里更是气愤了,但见颜舜华没开口说话,也只好憋着。

    简单休整完,几人又继续登雪峰,此地的路面已经盖着薄薄地积雪,踩在上面咯吱咯吱作响。

    走了一会儿。

    “车辙印。”颜舜华看着路面上一处凹陷处。

    陆之柒瞥了一眼,表情平淡:“那看来我还是找对地方了。”

    季禾皱眉看着陆之柒,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有一种他在故意耍她们感觉。

    但是发现车辙印显然让颜舜华心情很好,她加快了脚步走到了最前面。

    知道天色渐暗,几人总算到达了半山腰的站点。

    说是站点,其实不过是间废弃很久的屋子,不过能让几人暂时避身,也算是不错了。

    进到屋里。

    颜舜华麻利的把自己和季禾帐篷搭好,倒是陆之柒,半天也弄不好,一直在跟自己的帐篷支架打架。

    颜舜华看着他的动作,忽然就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她和顾言玦一起参加的那个综艺,他也是这样,半天弄不好一个帐篷。

    陆之柒弄了一会儿,最终放弃,他转头看向颜舜华,却发现她在发呆。

    “颜小姐不打算帮忙吗?”

    颜舜华回过神,走上前帮他。

    “听说七哥从前也在外流浪过几年,竟没有搭过帐篷么?”颜舜华淡淡调侃。

    “谁规定在外流浪一定得搭帐篷的,我有钱为什么露宿?”

    况且他之前是被人追杀,又是野营还能提前给自己准备一顶帐篷。

    季禾听得嘴角一抽,有钱还算流浪吗?

    颜舜华把陆之柒的帐篷弄好,又去外面找了些能用的干柴,在屋子里点了个火堆,入夜的雪山温度更低了,火堆可以抵御一些寒冷。

    几人围着火堆吃了东西,季禾又有些内急,只能叫上颜舜华一起出去找地方上厕所。

    两人刚打开门,就被外面景色给震撼到。

    夜晚的天空如同被水洗过,一轮明月高高地挂在空中,这个雪峰发射出银白色的光,静谧又壮丽。

    “好美。”季禾由衷感叹。

    陆之柒看着火堆笑道:“我们运气还不错,要是遇上天气不好可就没这么美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