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汤光耀是只老狐狸,萧文明打着什么算盘,自然瞒不过他。

    他仔细盘算了一番,这才表了态:“放人倒不是不可以,只是要不要同桑知府商量一下?得了知府大人的批准,办理起来也能名正言顺。”

    好家伙,这话我还不知道怎么开口呢,你倒说出来了,那我可要谢谢你了!

    因此萧文明说道:“要说还是汤县令想的周到,不过桑大人那边我是不会去说的,要说,就请汤大人去说好了。”

    对于桑淳元,汤光耀其实也并不是那么想打交道的。

    老狐狸又权衡了一下利弊得失,说道:“那个其实吧……这些白炎教徒都是有产有业的,不怕他们丢了跑了……萧大人这里又留着他们的笔录口供,签了字、画了押。要我说……放了他们,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萧文明赶紧抓住汤光耀的话头:“哟,听见了吧,这话是汤县令你说的,温兄在这里可以作证哦!”

    一听这话汤光耀就急了:“萧大人你可别害我呀!”

    温伯明插话道:“害不了,害不了。咱们这位萧兄是个大好人,怎么会害了汤县令呢?”

    汤光耀心中一哂:萧文明是好人?他要是好人,这世界上恐怕就没剩下几个坏人了……

    然而这句话他忍在了心里,并没有说,却道:“就怕桑知府那边……”

    温伯明又道:“桑知府那边,汤大人大可不必担心。那天他在临海屯,是个什么态度你还不知道吗?显然就是想急着把案件办结了,汤大人现在就把人都放了,不是正合着他的心意吗?”

    的确如此。

    那天桑淳元的表现,汤光耀也觉得很奇怪,回到临海县里想了好半天,才大约弄清楚了其中的原委:大概是桑淳元觉得在自己的辖下发生了白炎教的逆案,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所以顶着风险也要把这件案件尽量的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速速结案了事。

    那按照这样一个想法推论,将这些人给放了,桑淳元肯定是会支持的。

    汤光耀还在仔细的盘算,这边萧文明又添了把火:“我说汤县令啊,你怎么这么犹豫呢?你把人放了,既能在桑知府那边攒下面子,又在那么多富豪、地主这边攒下了人情,这是一举两得的好事,你满天下去找找,能找到算我输。”

    至此,汤光耀这才下定了决心:“好,就按萧千户说的办。不过桑知府那边,该通报还是要通报的,这件事情就让我去办好了。”

    又商议了几句细节,萧文明便同温伯明离开了临海县崖门。

    一只脚刚迈出衙门的大门,萧文明就感慨起来了:“唉!咱们把责任扔给了汤光耀,可人情也给了他了,我总觉得有些可惜……”

    温伯明却十分洒脱地回答:“这又何必可惜呢?人情世故这种东西,有时候也像做生意一样,有赔有赚的。说不定过不了多久,萧兄又能从他们身上赚上一大票人情呢!”

    温伯明的话一语成谶,不过多久之后,萧文明又会帮上这些富商一个天大的忙,并且因祸得福,从此将局面彻底地打开了。

    对于这份人情,汤光耀也是十分重视。

    萧文明刚离开临海县衙门,他就立即挥毫泼墨,写了一份言简意赅的请示,又派出得力之人,骑快马赶往苏州府,向桑淳元请示这件事情。

    对于释放白炎教徒,桑淳元是非常支持的,并且汤光耀在汇报的时候还特地引去了一个细节,那就是这件事情是由萧文明提议的。

    如果这个细节被桑淳元知道了,这位老谋深算的知府大人未必不会有所怀疑,然而既然被汤光耀给瞒过去了,他就只当是这位汤县令会办事,终于说服了萧文明……

    于是桑淳元大喜过望,大笔一挥便同意了汤光耀的请示。

    得了知府大人批示的临海县的衙役,不敢有丝毫耽搁,立即骑马返回了临海县城。

    这一趟往返,没有耽搁一秒钟,第一天早上派出去的衙役,第二天一早就回来了。

    得到了桑淳元批准的汤光耀也没有耽搁,立即就拿这张批文,赶到了临海屯。

    看见批文,萧文明也是一愣:大齐朝的办事效率他不是不知道,当初下发阵亡将士抚恤银的事情,即便是有了皇帝的圣旨御批,可这么重要的事情,隔了大半年的时间,都没办下来……

    事实上,这件事情到现在都没彻底办妥。

    萧文明现在拿到的抚恤金,实际上是从毅亲王府那里直接拨下来的,并不是户部、兵部和各级衙门那边按照律例、旨意严格办理下来的。

    可没想到,办理白炎教练这么一件复杂的案件,不过一天的功夫就办下来了,让这件看似寻常的事情又显得不那么寻常了。

    然而事情已经办到这种程度了,就只能继续顺水推舟了。

    于是萧文明见时辰尚早,便召集起起临海屯里所有被暂时扣押住的富商地主,将他们集中在屯里的空地上,向他们大声宣布:“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你们现在可以回家了!”

    这群白炎教徒还不敢相信,听到了这样的消息,并没有欢呼雀跃,反而面面相觑,就仿佛自己的耳朵,听见了什么令人难以置信的消息。

    萧文明白了他们一眼,又道:“怎么着?难不成是我这里太好了,你们都不想走了吗?看来你们这个年,过得是够舒坦的了,想在我这里再过一个年吧?”

    难不成是要放自己走了?

    众人依旧不敢相信。

    这时又是那张大户被推选出来:“萧大人,你的意思是放我们回家了?”

    “是啊,怎么着?你们不想走吗?你们这群人人吃马嚼的,我都快被你们吃穷了,还想留在这啊?”

    这话就是胡说了。

    这帮地主富商留在这里的时候,萧文明可赚了不少钱——按照几个富商在私下里的盘算——萧文明赚的钱,没有三千两银子,两千两肯定是跑不了的,怎么可能吃穷了?

    不过现在不是同萧文明算细账的时候,关键是萧文明已经松了口了,要放自己离开,这才是最重要的!

    其实萧文明临海屯里这里的居住情况不算差,吃得饱、穿得暖、还有房顶盖头,最重要的是不会考虑人身安全问题。

    对于大齐朝的普通百姓而言,这已经是天堂一般的地方了。

    然而对那些地主富国而言,这里的条件却又差了不少,最关键的是失去了宝贵自由。

    因此他们反复确认了消息,确认自己是真的重获自由之后,脸上终于挂上了笑容,互相之间的对话从窃窃私语,变成了互相祝福,又变成了欢呼雀跃!

    萧文明看到这样的场面又不高兴了:瞧你们这意思,难道是在我这里受了苦了吗?合着现在是在欢庆自己重新投胎了?

    萧文明把脸一沉:“你们以为就这样放了你们吗?”

    萧文明这句话的声音虽然不大,却仿佛自带消音效果,让原先就十分聒噪的富商地主们,又一下子安静下来了。

    萧文明满意地扫视了他们一眼,朗声说道:“你们可别高兴的太早了!你们到底是已经录了名的白炎教徒,身上罪过不小。我暂时放过你们,不是说这笔账就一笔勾销了。现在放你们回去,是我和汤县令的恩德,但是有两件事情你们必须给我做到!”

    众人屏息静气,到底是哪两件事情。

    只听萧文明说道:“第一件事,是尔等回去之后再不可替白炎教做事,也不可继续供奉银两,否则就是继续勾结邪教,同前罪并处、罪加一等!第二件事,是尔等今后遇到有白炎教的人过来勾连,必须立即派人向我汇报,不得有误!都懂了吧?”

    这两个要求都不算太难,也合情合理,因此这些白炎教徒纷纷点头答应:“好的,我等明白了,我等明白了。”

    而那张大户更是上前一步说道:“萧大人的恩德,我等铭刻于心,将来要有用得着我等的地方,大人只管开口!”

    有这话就足够了!

    可见萧文明经过这样一般波折,虽然没有查到白炎教的线索,但至少也收服了这么多人的人心,多少有种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的意思。

    萧文明在得意之时,还不忘提一句汤光耀:“你们也别光顾着谢我,放你们走人,汤县令也是出了力的。”

    张大户听了这话,立即朝在一旁的汤光耀行了个礼,口中说道:“那我等也多谢汤大人宽宏大量了。”

    这些白炎教徒自打被萧文明擒拿住以后,除了短暂地同汤光耀说了几句话之外,并没有同这位县令老爷有过别的接触。

    并且他们原本的身份就是当地的富商和地主,有些还给自己买了功名在身,因此也并没有把汤光耀这个区区七品县令放在眼里。

    故而张大户的态度虽然仍旧是十分气的,可说出的话也不过是些场面话、片汤话而已,不像刚才对萧文明那样保证得那般干脆、那般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