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本是倪琦,倪琦本就是老子,老子轉世投胎之後就是倪琦,我們一體孿生。”

“當初如來逼我重新輪迴轉世投胎之日,自知肉身,連同一身魔功魔法都被如來收取,神識又被如來以佛門無上六字真言‘唵、嘛、呢、叭、咪、吽’所封印。”

“早料重生之後也終生破封無望,反要被生生世世受盡限制,要永遠也修不出神通來,從此陷入無盡轉世輪迴中,永無出頭之日。”

祖魔蚩尤此時也插話道:“確實,而且每輪迴一次,神識的力量和記憶便要淡薄一分,這是誰都懂得的道理。”

“如此下去,終將夢魘魔帝你的意識靈覺消磨殆盡,萬劫不復。”

“西天佛門的那群人也都是假仁假義的險惡之輩,殺人都不爽利,鈍刀子割肉。”

“慢慢殺人無形,讓人求死不能,求生不得,生不如死。”

“那不是?不讓你個老魔講,大家都省得……這也不是我所願意最終承受的後果,是以投胎之時我早有算計。”

“故意將自己的意識隱藏屏蔽在了,早先被我煉化融合靈魂力量中的夢界石能量下,讓我自己的意識處於假死狀態,”夢魘魔帝嘆惜不己。

“這樣,就讓胎兒產生一個全新的自主意識包裹我這封印了的意念,為的就是讓胎兒有資質和潛力重獲神通。”

“在將來某天成長起來之後,以神通破除我的封印,然後再將我所有的神通記憶融合傳承。”

“我們最後再次重新合而為一,我也一下擺脫如來的封印,脫困而出,重出升天。”

“好計較,好手段,妙啊!”祖魔蚩尤聽到這裡都嘆服不已。

又反問道:“原來你早年就已經將夢界石煉化,融合進入了你的元神意志之中?”

“你完整攜帶了夢界石的屬性和力量傳承轉世投胎,所以讓這無辜小子出生就自帶了‘如夢混沌體’?”

“現在你是善惡到頭終有報,完全替這幸運的小子做了嫁衣!”

夢魘魔帝沒聲好氣地打斷了祖魔蚩尤的問話,接着自顧自說道:“我以魔帝之境界轉世投胎,可想而知,倪琦隨我降臨而出生。”

“我們融合之後歸於一體,力量和境界提升有多麼的快捷。”

“可嘆的是現在,我居然被這煉妖壺強行剝離了出來,被雙層禁錮於這壺中。”

“早晚要被煉化乾凈,成了這破落的煉妖壺和瀕死的世界之樹的養料。”

“這還不是最糟糕的,最壞的是我意志分身的倪琦你,‘如夢混沌體’被這煉妖壺強行占據。”

“煉妖壺日夜竊取神體精華修複這壺和世界之樹的本源流失與損壞,必定要完全阻礙和斷絕神體的潛力挖掘和修行進步。”

“更甚者斷絕了神體的生機,沒了我們的活路,當真是我們全部都陷入了這煉妖壺煉化萬物的萬劫不復之中。”

“事事無絕對,夢魘魔帝,你太想當然了,”祖魔蚩尤又忍不住冒出頭來接話唱反調。

“倪琦這小娃兒本就是一個獨立的自主意志,不過是你千般萬般算計想要附體奪舍的目標。”

“想借助從小誘拐他,誤導他,最終利用奪舍他。”

“從而使你自身最終從被如來的佛法封印中,重新脫困而出的工具手段。”

“什麼你的第二意志?真是說得冠冕堂皇。”

“你也不是個好人,儘是陰險算計!”

“唉!再多怨恨也是枉然了,人算不如天算,註定是個可悲的凄慘下場,再多努力掙扎也是徒勞,天意……天意啊!”夢魘魔帝繼續道。

聞聽了真相之後,倪琦心中暗暗思忖道:“難怪這具身體原來的主人倪琦突然在半夜熟睡中不知不覺的瘁死過去,竟是被這夢魘魔帝老魔頭吞噬了他的生魂。”

“而我又無巧不巧的靈魂穿越到了他身體中,喧賓奪主占據了這具軀殼,卻還每晚做噩夢,一切都是這夢魘魔帝在暗中搗**穢。”

“而夢魘魔帝一被從我身軀附體中剝離出去,被囚困在煉妖壺中,我也就從此徹底擺脫了時刻受他吞噬奪舍的死亡威脅。”

“我終於重獲自由,可以喘息放鬆一口氣了。”

終於一切真相大白了,倪琦心底豁然開朗,內心更是劇震不已。

人世之險惡當真是禍福難料,生死未卜。

現在,他一個如此弱小的普通凡人背負一個如蛆附骨,囚禁蚩尤魔祖、夢魘魔帝和六耳獼猴王的煉妖壺,當真是非福既禍。

這樣的神物也確實不是他敢想象和駕馭得了的,所謂懷璧其罪。

物事越重大恐怕越是要遭無數牛鬼蛇神覬覦,也要有擔負起來的相對應匹配實力。

否則就是個燙手山芋,好處占不到不說還要反受其擾(咎),所謂有德者、有能者而居之。

而且另外三個大老魔、大老妖、大老怪都寄居在他的腦海中。

雖然他們是被煉妖壺收攝了,終日遭受着被煉化的煎熬,但說不好也可能終會要成為陰魂不散,給他噩夢不斷的負擔。

當然還附帶出了系統,系統、老爺爺和法寶三樣金手指,倪琦算是一下全部占齊全了,但依舊不知是福是禍。

一時間,全部寂靜了下來,倪琦腦袋中得到了安寧。

片刻,他也想通了,想清楚了,斷然暗暗咬牙下定了決心:

“活下去,好好的活着,只要人還活着,便還有無窮無盡的希望,天下間必定沒有跨越不過去的坎。”

“除死無大事,此刻和將來的全力生存才是最要緊,最重要的,必須早做打算。”

“鹹魚翻身,逆風翻盤,絕境逢生……一切皆有可能啊!”

……

“吱吱吱……”

一陣怪叫和歡呼聲中,離洞良久的銀背金剛猿,終於興奮的奔跑中再次返回了。

將倪琦從獨自沉靜中驚醒,他現在對銀背金剛猿有剛纔初見時對它誤會的愧疚。

此時一切種種都消除之後,讓他感覺這銀背金剛猿是多麼的單純可愛,多麼的可親。

他最多就把自己當成了他一個平等的玩伴,並沒有那麼多的功利,和對自己生死掌控的壓迫。

相比頭腦裡面的三個橫行天地,神通無邊的大老魔、大老怪、大老妖對自己的不安好心,惡毒的算計來着。

這銀背金剛猿實在算是好得不能再好的了,在這寂寞的地下穴室里有一種與之相互依存的親切感。

看見就叫人有一種內心油然而生的平靜、心安和寬慰,甚至叫人感動。

倪琦看着銀背金剛猿時,終於心中徹底明悟,才知道銀背金剛猿是出外替他尋找食物去了。

只見銀背金剛猿掌中捧着大堆的奇珍異果,堆到了倪琦面前的石床上。

真是什麼都有,包括血參,靈芝,茯苓,朱果,天麻,龍蛇草,老參,何首烏,野桃,野葡萄,野慄子等等。

虧他尋找得過來,畢竟是天地間罕見的神獸,真是太通靈了。

而且這原始叢林,深山大澤之中天地靈物何其之多哉。

想必當初銀背金剛猿看倪琦一副愁眉苦臉,毫無生氣,也不開懷的模樣,便誤以為是倪琦餓壞了,心裡尋思着這才急急忙忙的去尋找食物回來討好他。

銀背金剛猿在地面來回的蹦噠,口中呀呀作語,興高采烈,手舞足踏。

倪琦眼見銀背金剛猿的憨厚之態,小孩兒般的單純心性,終於破涕為笑。

一則不忍拒絕這巨猿的好意,二則自昏迷之時到現在醒來為止,也不知道其間過了多久,肚子真的是餓壞了。

倪琦從面前的奇珍異果中抓了一個靈芝便大咬起來,叫這銀背金剛猿看得更是興奮不已。

天漸漸黑了下來,填飽肚子之後,被動的與銀背金剛猿玩鬧過一陣,倪琦頗感無聊。

正思緒怎麼出得這山洞,返回倪家莊,尋找親人們。

此時,他頭腦里魔祖蚩尤的聲音又悠悠響起了:“小娃娃,我看你根骨資質都實屬曠世罕有,連我都不禁對你生出愛才之意。”

“但卻沒得修行之法,踏入修煉之門,這對於你而言未免太過浪費天才了,你可想過要刻苦修煉啊?”

倪琦是何等心性靈巧之人,今日竟然得魔祖蚩尤問起,自然不能錯過這等天大的機緣。

腦中的意念急切討好回應道:“老祖,弟子內心無一刻不渴望修行證道啊,只是不得方便之門,沒得踏入之法。”

ps

註解:

通風大聖六耳獼猴王

裝備:遂心如意杵、百寶囊

法術:百變奇功(獼猴王由七十二變想到的奇妙武功,尚未完成)

大乘魔法:(獼猴王本是靈山腳下靈猴,因得聽如來說法妙悟,自成一格)

天魔護法

地煞數七十二般變化

通天徹地六耳神通

煉妖壺:

煉化萬物;

古稱九黎壺,乃上古異寶之一。

傳聞原為蚩尤小時候,太昊帶着蚩尤去見母親女媧。蚩尤向祖母女媧要“煉妖壺”,女媧被小孫子耍頑皮,無賴,只能將“煉妖壺”送給小孫子蚩尤。

後世因女媧的煉妖壺歸魔祖蚩尤所有,又被稱為“九黎煉妖壺”。

擁有不可思議之力,據說能造就一切萬物,也有驚人之毀壞力量。內部有著奇異之空間,被稱為壺中世界,空間之大似能將天地收納於內,併在其中誕生了一個壺中仙,掌管整個壺中世界。

鴻鈞道長:

太上老君、元始天尊、通天教主的師父。

《封神演義》中出場時曾做歌:“高卧九重雲,蒲團了道真;天地玄黃外,吾當掌教尊。盤古生太極,兩儀四象循;一道傳三友,二教闡截分。玄門都領袖,一氣化鴻鈞。”

看來在他上面是再也沒有更高級別的人物了,整部《封神》中,此人身份應排第一。

《修煉從附體老魔覺醒開始》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