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恐怖的大战,在傲来国都城之外的天空爆发。

    谁也插不上手。

    就连净土寺十八僧这样的千年道行,都被口衔往生镜的女王一口喷退。更何况还有一个更猛的小白龙,被往生镜足足照了四十九日,力量大增。

    她现在的千丈龙躯,比起当年的千里龙躯,虽然还差了‘一丢丢’,但也是堪比金仙的存在了。

    只能说由白龙之魂而生的小白龙,底蕴实在可怕!

    另一边。

    正发呆仰望天空的陈三忽听耳边一个声音:“小和尚。”

    “嗯?佛祖!”

    陈三连忙转头,惊喜道:“佛祖,请教我,为何小白要阻拦菩萨入城啊?她不是我佛门菩萨,善名传扬三界的大德之士吗!”

    孙凡的身影虚幻,却是已然成了一点混沌不清的元神之光,眼看即将熄灭。

    闻言。

    他说道:“小和尚,我的时间不多了,这是我对你的最后一课。你仔细听着!”

    “是。”

    陈三神色一肃,连忙恭敬点头、行礼。

    “你听着。佛门的大乘佛法,追求众生平等,但最终却还失了偏颇。众生既然平等,为何还要追寻仙佛之道?为何还有仙佛妖魔,凌驾在芸芸众生之上?”

    孙凡平淡的声音传入陈三耳中,如一座大钟,声音越来越大。

    “想要众生平等,追寻真正的大乘佛法,就要……先忘了众生的身份!人是众生,仙佛也是众生。你要站在三界之外,看待一切众生,而不是现在佛的角度,去看待这一切。”

    “小和尚,佛所做的一切,不代表就是对的。仙佛应该被人装在心中,而不是在天上。”

    他语重心长地说着。

    最后,抬头望了一眼天空,似乎看到了极远处的‘天外’。

    “这……才是真正的跳出三界外!”

    “仙佛在心中,才是真正的跳出三界外?”

    陈三痴痴地自语着。

    “那,敢问佛祖,什么才是真正的大乘佛法?”

    “我也不知。”

    孙凡摇头。

    “大乘佛法,在你心中,而非在我口中。佛门的大乘佛法是错的,所以这个世界,变成了如今的样子。去吧,拿起你手中的锡杖,再观音的头上狠狠拍上一杖,破除心中的迷障,不再自限于‘佛’之一字。”

    他看着陈三,一字一顿地道:“将来,你必将寻到真正的大乘佛法!”

    “在观音菩萨的头上,拍上一杖?”

    陈三迷茫的双眼,渐渐亮起一丝光芒。

    而孙凡的身影,却在风中一点一点淡化。

    “我……知……道……照了这么……久……往生……镜……你已经有……一杖之力……”孙凡的身影如风中的一点烛火,明灭不定,声音也飘忽不清。

    “别再隐藏了……去吧……继续你五百年前……未走完……的……路”声音戛然而止。

    陈三失神地望着孙凡消失的位置。

    喃喃自语:“佛……果然也是错的吗?”

    “和我想的,一模一样啊……”

    “那么,谁是对的?想要追寻心中的答案,就必须先在菩萨的脑袋上,拍上一杖吗?”

    他抬头望天。

    一龙一凤,疯狂与观音菩萨纠缠在一起。

    三个女人的大战惊天动地,山河破碎,天空撕裂。

    甚至傲来国都,有一角都被余波震碎了大片,无数的平民瞬间惨死,连一声惨叫都来不及就化作虚无。

    见此情形,小和尚的眼眶顿时红了。

    “菩萨,请吃我一杖!鉴我前路!”

    小和尚手持锡杖,瞬间高高跃起。

    身形竟于刹那间就来到了观音菩萨千丈法身的脑后。

    当头,就是一杖!

    “轰——”

    ……

    幽冥地府。

    早在四十九天孙凡一缕元神轮回之前,六道之地就已经彻底封闭。

    一时间,幽冥大乱。

    无数本该轮回的幽魂居无定所,浑浑噩噩四处溢散,偏离了原本黄泉路、忘川水、奈何桥的路线。

    而后。

    被幽冥黑气侵染了……

    同一时间。

    幽冥之中永不停止的阴风,忽然愈演愈烈,将那一缕缕黑气吹得莫名浓郁了三分。

    那黑风中,似夹杂着一丝女子若隐若现的悲泣声。

    随着傲来国孙凡的一缕元神消散,幽冥中的孙凡蓦然睁眼。

    却见身上的九面往生镜,突然齐齐凭空升起,以九宫之势排列,光华绽放。

    尔后。

    孙凡只觉那一缕心神的意识,竟没有立刻泯灭,而是莫名进入一个虚幻诡异的空间。

    在这里,空间的存在好像没有概念,也感觉不到一丝时间的流动。

    彷如一片宇宙初开的混沌之地。

    正当他不知所措时。

    一个淡淡的虚影,出现在眼前。

    “你来了。”

    虚影平静地说道。

    “你是谁?”孙凡不禁警惕。虽然只是一缕心神意识,但三界这么多大能,谁知道对方回不过给他一个诅咒,进而影响到真身本体。

    “吾名平心,你也可以叫我当年的名字——后土。”虚影说道。

    “远古上神,后土娘娘!”

    孙凡当场吃了一惊。

    自己去六道轮回了一场,没有遇到掌控六道的后土,结果竟然在回来的时候遇到她了?

    她真的是后土?

    “难道,这一切都是你的安排?”孙凡忽然一个激灵,警惕地询问。

    “非也。”

    只剩一个虚影的后土摇头,幽幽地道:“一切都是天命的安排,就连我,也不过是天命之下的一刻棋子。明明有永恒不灭的神躯,最终还是落了个陨灭于轮回的下场。”

    她苦笑着说道。

    “天命?陨灭?”

    孙凡惊讶于她话中的信息。

    自己苦心寻找的后土娘娘,这位远古上神居然陨落了,这实在无法想象。而‘天命’这个词,他一路行来,已经是不止一次听到了。

    “请问娘娘,天命人究竟是什么?你又为什么陨落了?为何……将我拉到这里,以这个方式见面?”

    “还有……”他顿了顿,继续道:“如果这一切都是天命的安排,那我们是否什么都不用做,躺平了等待最终的结果就好?”

    后土摇头,轻声笑了起来:“谋事在天,成事在人。你也说了,天命人、天命人……天命之后,还有个‘人’字。若真如我一般什么都不做,在这六道之中躲了无数年,最后还不是化作一捧黄土,洒入轮回之中?”

    “唔。”孙凡不禁点头,觉得好像是这个道理。

    “那,你怎么也‘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