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嗨!”

    忽然,孙凡动了。

    青木长棍呼呼生风,扫向矮小的狈妖脑袋。

    与此同时,他暗念法诀,而后大喝一声:“定!”

    狈妖眼中闪过一丝阴冷,反握的短刀,刀身如毒蛇一般沿着长棍而上。却因这一声断喝,身上似有金光闪过,身形不禁一僵。

    趁此机会,孙凡一棍直接拍在狈妖太阳穴上,顿时片片木屑崩飞。奋战了一夜的青木长棍,终于要坚持不住了!

    “呼噜噜~~”狈妖‘蹬蹬’连退七步,抹了把脸颊上的血,冲着孙凡发出低沉的吼声。

    “这是——”通背长老双目猛然瞪圆,死死盯着孙凡。

    而此时的孙凡,神情愈发凝重了。

    “棍子都快打断了,居然只是轻伤……这就是灵蕴的力量吗?”刚才的巨狼也许是擅长群战。对他来说,反而远不如狈妖难缠。

    狈妖再次缓缓上前,谨慎地绕着孙凡转圈。如此,再想用定身咒伤它,也许就没那么容易奏效了。

    周围不时有一两只青狼越过猴群防御,跳入圈中被孙凡一棍抽飞。

    狈妖顺势一步步紧逼,情况愈发危急。

    一个身影忽然站了出来。

    是白毛!

    此时的孙凡身边,也只有重伤的它了。

    白猿咬着牙,半边身子毛发都被鲜血染红,它不知何时左手握了一柄狼妖的钢刀,一刀劈翻袭来的青狼。

    它脚步踉跄着,转头冲孙凡吼道:“快,快解决那只矮脚狼!”

    “解决……”孙凡嘴角苦涩。刚才那一下定身咒,其实已经抽干他体内的灵蕴。此时的他就是强弩之末,全靠一口气撑着。

    拿什么解决仅受轻伤的狈妖?

    灵蕴不足,是他的致命弱点!

    只不过,这一点白猿不知道,狈妖也不清楚……想着,孙凡眼前忽然一亮,嘴角挂起一丝自信的笑容。

    他一把夺过白猿的刀,一手横刀,一手负背。

    摆出了奇怪的架势。

    “白毛啊,你上次不是问啊,我最强的究竟是什么吗?”他站在白猿身前,浑身散发一股高人气度,自顾自地道:“……确实,我最强的并非棍术。”

    前方。

    狈眼闻言,脚步一顿。

    “而是——”

    孙凡低下头,看着手中光亮的钢刀。

    刀锋一转,冰冷的月华反射出一横,印在狈妖眼眶上。

    与此同时,孙凡口中缓缓突出一个字:“——刀!”

    “嗡~~~”

    刀锋阵阵蜂鸣,杀机四溢。

    白猿茫然望着场中,孙凡一步步前进。每进一步,狈妖就惊惧的向后退了一步。

    始终保持着七步之外的距离。

    “呃……我什么时候……”重伤的白猿不禁瞠目结舌。

    另一边,趴在地上的通背长老也被孙凡惊呆了,“好……好强的气势!这是什么刀法……他什么时候学了刀法?”

    终于,狈妖在孙凡的压迫下,一步步后退到了演武场的边缘。

    此时交战的双方都因他们的变化安静了下来。终于,狈妖仿佛受不了这种压迫,‘嗷呜’一声,仰天长啸。

    “嗷呜——”

    “嗷呜嗷呜——”

    一时间,山林中响起无数狼嚎声。

    花果山的猴群们如临大敌,紧张到背心见汗。

    却见忽然间,狼妖与青狼仿佛接到了某种指令,纷纷调转头颅,钻入山林。

    不一会儿,全都消失不见了。

    “……?”

    “……??”

    猴子们惊愕的呆在原地。

    一片狼藉的演武场,只剩奄奄一息的巨狼妖,与一地残破的狼尸、猴尸。

    孙凡持刀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忽然,猴群中一个欢呼声响起,“我们……赢了!”

    “赢了?”

    “我们赢了!!”

    “真的赢了!太好了!”

    “金猴!是金猴!”

    “金猴!”

    “金猴!”

    整个猴群,顿时陷入了欢呼的海洋。一个个淌着血,留着泪,抓耳挠腮,手舞足蹈,疯狂高喊孙凡的称呼。

    直到白猿捂着流血的肩头走来。

    “你,怎么不追?”

    “追?拿头追啊!”孙凡翻了个白眼,很没形象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却是一副浑身脱力的样子。

    与此同时,他脑中想象出的一个巨大佛掌随风散去。

    据说,人的外在气质,来源于自身的意志展现。

    是的,他哪会什么刀法……刚才那完全是灵机一动,试着观想一式传说中的掌法……

    他也没想到,居然真的把狈妖、白猿包括在场所有猴子都唬住了!

    “莫非我还有自悟神功的天赋?”

    “呃……”

    白猿见他疲惫的样子,也不再纠缠。话头一转,拱手磕磕巴巴地道:“金猴,多、多谢你的相助。”

    “谢?”孙凡转头。

    白猿似鼓了一口气,深深弯腰向孙凡行礼,“今夜若非有你,我花果山猴众怕是十不存一。我白猿在此,拜谢了。”

    孙凡正想躲。

    “不过……”它又忽然抬头,认真地道:“想当花果山猴王,获得我们的认可,你还差得远!猴王之位,我白猿是肯定不会放弃的!”

    “……啊?”孙凡不禁傻眼。

    受了这么重的伤,使刀的手臂都被斩断了,这猴子居然还没放弃当猴王的梦想?

    “金猴儿。”

    通背长老及时出现,打断了两只猴子的对话。

    孙凡见他也同白猿一样,猴脸上并无明显的喜色,不时还望着狈妖离去的方向,似在担忧什么。

    “长老。黑风山狼妖已退,长老何故忧心?”

    “金猴儿不知,今夜解一时之忧,仍有百日之灾啊……”

    通背长老深深叹了口气,神色忧虑。

    “黑风山狼妖成患,上有大妖灵虚真人,占了当年大圣爷一口仙气烧尽的观音禅院。下有小妖三千余众,青狼崽子不计其数。我花果山现今的实力,在这股力量面前太过渺小。”白猿站了出来,解释原因。

    “这么多?”

    孙凡闻言,差点倒吸一口凉气。

    花果山现在猴子的数量……他转头望去,演武场上哀鸿一片,花果山的猴子经此一役,又少了数十之数。

    “你意思是说,这些狼妖还会……卷土重来?”

    “是的。以它们的强势,又怎么甘心吃一场败仗?小妖之上,为妖精。今日那巨狼与狈妖就是两只妖精。其上,还有灵妖、大妖,若是明日来的……”通背长老摇了摇头,叹息道:

    “而今我花果山,伤亡惨重。除却你,仅有十余猴子有接近妖精之能。真的再也受不起折腾了!”

    “而且,仅仅只是接近而已。似你这般能胜过妖精的,却无一人。”

    他抬头仰望夜空,万里无云,星光伴月。

    却忍不住再次叹了一口气。

    “要是大圣爷还在,老祖宗们还在……就好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