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已经是炼体三重天了,按修行境界来看,他可以去藏书阁,找执事要一本黄阶下品的功法。

    功法啊,这辈子都还没见过啥模样呢。

    姜唐搓了搓手,离开自己的篱笆小院。

    时值黎明初升,藏书阁前已经排起了队。

    这会儿排队的弟子,都是杂役弟子——他们天赋不高,好不容易修行到了境界,可以进入藏书阁选择功法秘籍,却又怕被外门弟子抢走,只能起早一些,趁着这会儿功夫过来领功法。

    姜唐算是来得早的,是以很快便挨着了他。

    报了名儿入内后,姜唐随着几位杂役弟子一起,满眼新奇地四下打量这藏书阁。

    不愧是天下第一修仙大宗,这藏书阁看似只有丁点大,实则内含无量乾坤——细细数一番,这里有十二层楼,但是他们这些底层的,只能在第一层,选择功法秘籍。

    他们想上去都不行,每一层都有禁制,强行上去只会被禁制触动的阵法抹杀。

    遵循规矩的姜唐,老老实实四处走动,发现功法秘籍,都是用书或者竹简写的,而且都只有一本。

    那么问题来了,他们是怎么做到一本多人拥有的?

    姜唐这么想着,相中了一本体能秘籍。

    这本秘籍名唤金身决,是可以增强体格的,很适合炼体期的修真人士。

    有了这个,他犁地耕田时,就不会因为体力亏损,而要浪费大量宝贝灵草了。

    其实这是原因之一,还有一个,就是挨打的时候,不会感觉到太多的疼。

    主要是他前世身为文科生,没学过格斗术,今生最多就会挥挥锄头。所以他并不会武功招式——那些穿越成功人士,开局就修炼大佬秘籍的,与他而言,可以说不是没有关系,而是一点边都没有搭上。

    翻开秘籍后,发现上面只有一堆抽象图画的姜唐,懵逼原地。

    他就想问这玩意儿,是人能看得懂的么——那些穿越大佬,他们是怎么看了秘籍就会修炼的?

    求诀窍!

    门外铜铃摇晃,众人皆是喜滋滋出去,唯有姜唐面色苦楚。

    当执事看着他手捧秘籍,面色不好的时候,不由挑眉:“小友这是怎了?”

    “我看不懂这秘籍。”姜唐尴尬地笑了一声。

    “无妨。这秘籍不过供你选择,真正的修炼功法和诀窍,都被刻入玉令里的。”执事闻言,顿时了然一笑,他收了姜唐的书,递给他一块玉令,“初来乍到的弟子,都不懂这。喏,拿好你的玉令,回去灌入神识查看即可。”

    姜唐顿时恍悟,原来如此。

    他接过玉令,便看到执事手里的一捧书都自行化作光点飞回藏书阁,不由咂舌。

    原来无限使用,是这么个道理。

    姜唐一边往回走,一边尝试用神识灌入进去,果不其然,在神识感受到玉令里刻下的功法后,脑海立刻多了修炼的心法口诀,还有入门诀窍。

    甚至,还有古言版的新手操作详细注解。

    这么详细地一步一步教授,要是再学不会,那就真的废了。

    姜唐忍不住感慨。

    他还没走多远呢,就迎面撞上一个人来。

    “哎哟!哪个不长眼的!”一声痛呼,顿时惊醒沉浸在功法里,低着头走路揣摩的姜唐。

    他抬眸望去,顿时嘴角抽抽。

    怎么又是这小霸王啊……

    杜龙抬头,认出姜唐,不由挑眉:“哟,小师弟,又是你啊。”

    这个又字,就很奇妙。

    姜唐默默后退一步,讪讪一笑:“无意冲撞师兄,师兄早。”

    “才从藏书阁出来啊。”杜龙看着他走过来的方向,再度挑眉,“拿了什么秘籍,与我来看看。”

    他说着伸出了手。

    姜唐下意识将手中的玉令藏掖了一下。

    他还没完全记下来呢。

    “师兄,此乃黄阶下品功法,入不得师兄眼,便算了吧。”姜唐咧嘴,再次讪讪一笑。

    可是他越藏掖,杜龙越觉得姜唐得了本好秘籍。

    他当下面色一沉:“怎么,不给龙哥我面子?”

    姜唐欲哭无泪。

    他敢不给吗,他不敢啊。

    可是他说的是实话啊。

    “罢了,既然你不愿意给,我也不同你废话,三日后,你可敢与我擂台一战?”杜龙却忽而摆手。

    “啊?”姜唐有些跟不上杜龙的脑回路。

    为什么要上比武用的擂台?

    “你既得了功法,想来是要勤加修炼的,我与你擂台较量,不过是想指点你一番。怎么,不愿意?”杜龙眯了眯眼。

    “……”这算强人所难吗。他只会耕地,不会打架呀。

    “这样吧,若你赢了龙哥我,日后我便不来指点你了,若你输了,再给我三株养魂草。师弟意下如何?”杜龙见他木讷,心头不耐,便懒得废话,直接开门见山。

    这时,姜唐再不明白杜龙的小算盘就是真的傻缺了。

    他还惦记着他的养魂草呢。

    姜唐犹豫。

    若是不答应,依着这小霸王的性子,必定会想着法子找茬找到底。

    若是答应,他们写了擂台斗法条约,按着规矩,他赢了的话,杜龙若不想遭条约反噬,是必须要遵守约定的——他不再来找麻烦,自己不便一劳永逸了嘛。

    而且,杜龙只有炼体四重天,只比自己高了一个小境界。

    要不……试试?

    姜唐踌躇须臾,缓缓颔首:“好。不过师兄,必须与我立下条约。”

    “这有何难?”

    于是杜龙和他爽快地击掌,以灵魂之名立约。言出法随,他二人脚下顿时生成一道法阵。

    “小师弟,你的养魂草,早些准备好。”见目的达成,杜龙拍拍他的肩膀,心情颇好地离去。

    姜唐看着自己手里的玉令,缓缓叹出一口气。

    身为穿越人,却这么憋屈,还真是难受。

    可是,他真的不会打架啊。

    不过……

    姜唐觉得,自己还是要努力一把的。

    不努力怎么晓得结果如何。

    于是,姜唐回了院落后,除了耕地收作之外,将心思全部放到了修炼这金身诀上。

    三日后,姜唐缓缓睁眼,嘴角荡开一抹笑容。

    皇天不负有心人,他的金身诀,成功入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