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百二十三章 贫道

    此界之中,哪怕是第一神阵‘万神大阵’都对戚笼无用了,究其根本,是因为无论什么样的阵法,都是对风水煞气、大道规则的操作,而只要在这方天地,就没有比龙脉之王更深层次的权柄。

    但这看似不大的一座水池,却能给戚笼一种威胁的感觉。

    ‘大劫之力布阵,将龙脉之力镇压十倍,还有烛龙这条真龙之躯做为阵眼,神道变化中,还参杂着道家的演化,似乎是万神大阵的一种变种,这种手段,只有曾经做神王的凶神白虎才能做到。’

    国师也想到了这一点,老眼煞气更重,相较于入界真神,叛徒更加可恨,他毫不犹豫的一跺乌鸠杖,下一瞬间,十二神王幻影撕裂虚空而来,老国师尖细的喉咙涨缩不定,忽然干咳起来,一团团肉块被吐了出来,被神王幻影争先恐后的吞掉。

    下一刻,在戚笼惊讶的眼神中,神王幻影渐渐凝实,不仅长出了血肉筋膜,而且连神魂都涌动出来,最后祝融、共工、钟山神人形神王在前,狻猊、白泽、白虎、谛听等走兽在后、金翅大鹏、句芒、穷奇等飞禽在上,混沌、饕餮则直接化作风暴食欲,十二神王围殴烛龙。

    “走!”

    国师背部躬的更深,猛的一扯戚笼,二人便直接跳入水池,落入下一层。

    “元神肉化,在上古不算是多么稀奇的本事。”

    ‘那也是在上古。’

    离开水池后,戚笼突然轻咦一声,脚下软绵绵的,放眼望去一片黑色,同时一股强烈的昏睡**从这里传来。

    “夜境躯壳,七夜居然把此物留在了这里。”

    国师的语气突然变的相当凝重。

    “七夜修炼的法门十分诡异,无需大洞天寄托大道,随意入梦,在梦境中,祂便是唯一的神,更可怕的是,祂可以将梦境实质化,诞生所谓的‘夜境躯壳’,这夜境躯壳便相当于真神躯壳,无需外物支持,发动时无声无息,我们现在就被封印其中。”

    “更可怕的是,真神躯壳又可以化作夜境,而夜境之中,七夜意念便是唯一的神祇。”

    戚笼总算是绕明白了,“所以说,我们要对付的,便是一尊夜境之神?”

    “以老夫的心境,一时半会儿倒是无碍,只是你——”

    戚笼明白对方的意思了,梦境直接针对神魂最深处,龙脉也指望不上,以自己的境界,恐怕很悬。

    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没想到这么快就应验了。

    国师下定了决心,沉声道:“老夫这口乌鸠杖是上古老鸠脚下的一节神木所化,沾染其一丝魂灵,这老鸠尤善攻破禁,等会老夫以毕生法力缠住夜境之神,到时这根木杖便会带你脱困。”

    戚笼郑重看了对方一眼,道:“你有什么要我做的?”

    “不用,保重,陛下。”

    国师话音一落,头也不回的消失在黑暗中,不过片刻,夜景便传来恐怖的嘶吼声,而乌鸠杖忽然大放光芒,光芒之中,似是有一只乌羽大鸦将戚笼包裹,展翅而飞,所过之处,黑暗越来越淡。

    终于,乌羽大鸦彻底消失的一刹那,黑暗破晓,戚笼从夜境中醒来。

    “这是——”

    环顾四周,只见七七四十九座法台高高立起,每一座法台有九十九层台阶,上面密密麻麻的刻着真神级别的去邪、除魔符文,每一座法台的材料可以说穷一位金丹高人毕生之力也收集不完。

    而戚笼就在这四十九法台中央的一座火池中,火焰似乎是最纯正的三昧真火。

    以心合法,离邪乱,故曰三昧。

    看火池中央的九道龙形纹路,这似乎是分离龙脉的手段。

    不过这火池虽然余温犹在,火焰却接近熄灭,而周围法台上也有大量的裂痕。

    戚笼皱眉扫了一圈,白虎神王、七夜真人的手段都尝试过了,接下来应该是地祖、监仙君、天令主,看这道门的手段,应该是三神中的天令主,毕竟这一位的本体是‘急急如律令’中的那只律令鬼,常年给各种道门大佬跑腿,偷学一些高级道门阵法并不意外。

    只是看这阵势,却又像是被人破过了。

    在这一界中,能破真神手段的不超过十人,而且跟自己有关的——

    “虞老道!你还不死出来!”

    “这都被你发现了。”

    虞老道乐呵呵的声音响起:“倒不是老道不愿意出去,只是老道的肉身已经与福堂合一,早不在此界了。”

    戚笼心中一动:“福堂中的亿万众生到底是个什么去处?”

    “戚施主放心,老道既然答应干戚施主,自然会给众生一个好去处,道门的灵山福地众多,只要老道开口,凭借老道的面子,没有任何问题!”虞老道的声音依旧乐呵呵。

    “我道门虽然有千种万种不好,但论资排辈这一项,老道还是挺喜欢的,毕竟这方世界中,能比老道我资历还高的也没几位了。”

    “你如果是真的道祖,那天上那一位——”

    “嘘,嘘嘘,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听着虞老道怂怂的语气,戚笼便明白,这虞老道还是当年的那一位。

    “不管如何,还是多谢你了,虽然这三昧真火烧不死我,但恐怕也能烧化我一层皮。”

    “嘿嘿,这么说,施主你是不是欠我一个人情?”虞老道的语气透着十足的奸诈。

    戚笼眨了眨眼,这话他怎么好像听人说过,哦,他想起来了,某个老和尚也是这么推销自己的。

    “嘿嘿,那老和尚是不是还告诉施主你,施主你日后是天地十强之一,这世上比你还强的最多只有九位?”

    似是猜出戚笼所想,虞老道继续道。

    “是有这么回事。”

    “那施主答应欠老道一个人情,老道便再告诉你一个内幕消息,嘿嘿嘿。”

    “你不会强迫我做我不愿意做的事吧?”

    虞老道勃然大怒,“你以为老道跟那些秃驴一样无耻吗?!”

    戚笼踌躇了下,道:“好,你说。”

    “嘿嘿,这么说吧,这方天地日后最厉害的十位强人,不是施主你的兄弟,便是你的姐妹。”

    “什么!?”

    戚笼愣住了,自己还有兄弟姐妹?

    “坏了,秃驴的神识要发现老夫了,那个,咳咳,施主,欠条写快一点,贫道要先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