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827章 杀了贾平安

    物部连熊的声音很快,就像是连弩。
    “知道咱们在长安读书的那些人当初为何提前回来了吗?就是这个贾平安。他对倭国不知为何抱着偏见,撺掇大唐赶走了那些学生。”
    阿昙比逻夫恍惚想到了些什么。
    “他在大唐人称扫把星,就是能克死人的那种……据闻他克死了两任帝王,可不知为何李治却依旧重用了他。”
    “对了,我想起来了,扫把星。”阿昙比逻夫终于在大脑内存里寻到了那段记忆。
    “此人据闻文采无双,六步成诗,当初他曾出使高丽与新罗,和咱们的使者针锋相对,一首诗让人自惭形秽……还坑了咱们的使者。”
    河边百枝臣冷冷的道:“这些只是小事,此人征战这些年,战功赫赫……他还喜欢筑京观,就是用人头尸骸堆积成尸山。”
    阿昙比逻夫不知晓京观为何物,听了解释后,不禁微微变色。
    “打不打?”物部连熊谨慎的道:“要小心,此人名声不小,咱们……可是敌手?”
    河边百枝臣看着对面,“为何不打?高丽人是这块土地最凶悍的人,可在我们的面前却不堪一击,一触即溃。他们强大,我们更强大!”
    物部连熊看着阿昙比逻夫。
    “不打就令人去解释。”物部连熊总觉得不安。
    阿昙比逻夫在犹豫。
    不打,就此撤回去……他心有不甘。一旦后撤,倭国的战略就被定下来了:固守百济原先的疆土。
    他的眼中闪过贪婪之色,“试试吧,先打一打。”
    倭军不动,贾平安也令麾下先歇息,喝水吃些干粮。
    “斥候从两侧摸过去,探清情况,别被人包了蒸饼。”
    斥候出发了。
    “敌军整队了。”
    贾平安抬头看去,就见倭军正在整队,一队队的倭军正在缓缓上前。
    “他们竟然要搏一把?”
    贾平安微笑道:“我很欢喜……准备吧。”
    唐军收了水囊和干粮,检查了兵器。
    阿昙比逻夫拔出长刀,嘶吼道:“进攻!”
    倭军开始出击。
    “左翼!”
    河边百枝臣冷静的道:“中路咱们看似人多,可精锐全在左翼,唐军定然会措手不及,后续骑兵准备扩大战果。”
    就在他的身后,数百骑兵整装待发。
    阿昙比逻夫收刀,看着麾下嚎叫着往前冲,不禁倍感欣慰。
    “那贾平安可善于用兵?”阿昙比逻夫问道。
    “不知。”物部连熊摇头,“我能知晓此人的消息全靠了我的一个朋友,他当年入读了长安国子监,却被贾平安陷害,最终无奈返回倭国……此外就是使者带来的消息。”
    “此人据闻还不到三十岁。”物部连熊的眸中有些艳羡之色,“不到三十岁就能独领一军,独自攻伐一方……对了。”
    物部连熊一拍脑门,“我想起了一事,当初有使者出使长安时,听闻贾平安和皇后以姐弟相称。”
    河边百枝臣放松的叹息道:“这是靠着女人上位的家伙,物部,你该早些想起此事,如此我们也不至于这般战战兢兢的。”
    连阿昙比逻夫都微笑了起来,他微微昂首,淡淡的道:“此次定然能一举击破敌军。”
    河边百枝臣点头,“我要贾平安的首级,谁也不许和我抢夺。”
    对面,贾平安在看着敌军的动向。
    “一次出动万人来冲击,手笔不小。”
    贾平安目光扫过前方,“敌军右翼身材相对高大……”
    在倭国,此刻身高一米六就算是伟丈夫了。哪怕是到了后来的战国时代,一个一米七的男子就能成为无敌名将……因为身高差距太大了。
    “加强一下左翼?”李福成建议道。
    贾平安摇头,“倭人不配。”
    “两百步!”
    测距的军士在高声叫喊。
    弩手开始准备。
    “我希望今日是个好日子。不,我觉着今日就是个好日子,黄道吉日。”
    贾平安微笑着,“告诉兄弟们,这一战,我要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命令下达。
    这句话比什么鼓动都有效果。
    我要尸横遍野,血流成河,这话里的轻蔑之意太浓郁了,而且还带着深切的杀意。
    武阳公对高丽人都未曾如此狠,这倭人怎地惹得他动了杀机?
    “一百五十步……放箭!”
    弩箭升空。
    “唐军的弩箭,举起盾牌!”
    奔跑中的倭人举起了盾牌。
    弩箭落下,哪怕有盾牌保护,依旧出现了一片空白……残存的十余倭人被吓呆了。
    这是什么打击?
    竟然能一次造成如此大的伤亡。
    阿昙比逻夫面不改色,这点伤亡他能接受。
    “放!”
    第二波弩箭过来,看着那个空白地带,物部连熊深吸一口气。
    “就这?!”
    河边百枝臣冷笑道,“要上去了……物部,我发誓我们将会让大唐为之震惊。”
    在这个时代,连百济都敢挑战大唐,连新罗都盯着大唐,想着寻机给大唐一下,把他们驱赶出辽东这块地方……甚至连契丹都能冲着大唐龇牙。
    没有这等精神,部族早就散了。
    而倭国更是其中的佼佼者,一来就对上了唐军……看看契丹,就算是冲着大唐龇牙,却只是袭扰。
    “倭人看来很自信。”贾平安淡淡的道:“今日我便让他们知晓何为社会毒打。”
    弓箭手在前方射出一波箭矢,随即后撤。
    “敬业,去右翼,记住了……”贾平安看着李敬业,“杀认真点!”
    李敬业拎着横刀冲了过去。
    “开始了。”邓贯有些兴奋,也有些谨慎。对于倭国这个第一次出现的对手,谨慎没错。
    贾平安眸色微冷。
    呯!
    巨大的冲击阵容一下就撞了上来。
    长枪上穿着无数倭人,随即一排军士拎着大棍子上来了,疯狂砸了过去。
    那些倭人的个子太矮小了些,高大的唐军拎着棍子敲打他们的场景,让贾平安想到了打地鼠。
    “初战不利!”物部连熊冷冷的道:“贾平安并未慌乱,看看他,连动都不动。”
    “再等等!”
    阿昙比逻夫冷静的道:“还早。”
    “看左翼的!”
    三人把目光移向了左翼。
    “那个悍将!”
    有人惊呼道。
    陌刀高举,接着斩杀下去。
    “神啊!世间怎会有这等如神灵般高大魁梧的男子。”
    倭国所谓的精锐实际上并不差,但在大唐的阵列之前却碰了个头破血流。
    “没有进去!”
    物部连熊变色了,“怕是不妙了。”
    “还早。”阿昙比逻夫平静的道:“我们的将士意志坚定,他们能坚持着一直冲杀。高丽人就是被咱们的这等手段给杀怕了。”
    “中路不对!”
    倭军的中路和右翼不但没有寸进,反而隐隐有些难以支撑的感觉。
    唐军的长枪密集捅刺,偶尔有人被对手砍倒,随即就有人来补充。
    连续数次冲击,唐军巍然不动,恍如山岳。
    “不动如山……”
    物部连熊面色凝重,“我们小看了贾平安!”
    河边百枝臣摇头,“可他若是厉害,为何不动?”
    贾平安在观战,他甚至令人弄了酒水来。
    “武阳公,战时饮酒……”李福成有些尴尬……咱是你的副手啊!还带着监督你的职责,可你却阵前饮酒,传回去老夫还怎么做人?
    “非喝不可!”
    从出兵到现在,贾平安滴酒未沾,可此刻却破例了。
    他接过酒囊,仰头就是几大口。
    “爽!”
    贾平安把酒囊丢给徐小鱼,吩咐道:“陌刀手去右翼。阿昙比逻夫把精锐放在我军的右翼,如此,我军便击溃他们的左翼!”
    他给众将解释道:“其实开始我便想过主动出击,可却想看看倭军的实力,如今看来……他们让我失望了。”
    陌刀手身材雄壮,在阵列中移动起来非常明显。
    等他们到位后,贾平安举起手,“全军准备!”
    右翼,一片刀光刺破了春光,也刺破了倭人最后的希望。
    血肉横飞这个词怎么写?
    倭人现在知道了。
    看着残肢断臂在眼前飞舞,鲜血漫天飙射,倭人懵了。
    世间还有这等凶悍的军队?
    “杀!”
    李敬业带着陌刀手们一路砍杀上前。
    “那些年啊!”贾平安突然叹息,“既然来了,那便不要走了。”
    他想的很多……
    从前汉开始,倭人才进入了中原的视线,但当时只是一群野人罢了。
    他们积极的学习着中原的一切,恨不能完全复制,大唐也尽心尽力的教授着……
    但谁能想到这群野人最后成了祸害。
    贾平安用自己的影响力毁掉了倭国人继续向大唐学习的打算,更是合纵连横,让扶余义慈对倭国少了以往的亲近,最后把局势引导着偏离了原先的轨迹。
    “倭国占据了百济,得到这块地方后,他们会发狂,会更加疯狂,敢于直面大唐,甚至敢于主动挑衅大唐……于是今日他们就敢直面大唐,并发动进攻。”
    倭国人的赌性很重,但凡觉得这是个机会,就会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的筹码全数压上去。
    “老天欲使人灭亡,先使其疯狂。”
    众将看着贾平安。
    呛啷!
    横刀出鞘。
    随即前指!
    大旗猛地前压!
    “呜……”
    苍凉的号角声中,唐军全军出击。
    “唐军出击了。”
    贾平安不动则已,一动就没给倭人留下任何希望。
    阿昙比逻夫面色惨白,“不能退,一退就成了溃败……令他们挡住!”
    将领们在疯狂的嘶吼,给麾下打气,还有将领拎着长刀砍杀溃逃的军士。
    “我们……”物部连熊语不成声,“败了!我们败了!贾平安并非是什么不动,他一直不动……那是因为他想看看咱们的实力,我们都猜错了他!败了呀!”
    河边百枝臣拔出长刀,回头喊道:“冲杀上去!”
    预备队也上了。
    三人和一群将领都瞪大了眼睛在看着预备队……
    前方的倭人有人溃逃,有人前冲,看着猬集在了一起。
    陌刀不断挥舞,前方的惨叫声就像是地狱的魔鬼在嘶鸣……
    那些长枪不断在前刺,被刺中的倭人惨叫着去抓长枪,长枪回抽,随即一脚踹倒。
    贾平安在看着这一幕。
    “我无法忘怀那一切。”
    贾平安平静的道。
    随后举刀,“骑兵跟着我。”
    李福成身体一震,看着贾平安说道:“老夫去吧,武阳公,你是主将……”
    贾平安摇头,轻轻踢了一下阿宝。
    徐小鱼冲了上去,喊道:“闪开!”
    前方的步卒们裂开了一条通道,回首看去……
    贾平安举着横刀率先冲了出来。
    “是武阳公!”
    原先的武将们都喜欢用个人武勇来打开局面,引领全军冲杀。而现在不同了,新生代的将领除去薛仁贵这个bug之外,高级将领更喜欢坐镇中军指挥协调,譬如说高侃。
    之前贾平安也时常冲阵,但那时他只是个初出茅庐的新秀。
    此次征伐高丽时,他基本上都留在了中军指挥。
    但今日他却悍然冲在了最前方。
    “是武阳公!”一个军士兴奋的喊道:“当年夜袭阿史那贺鲁时,武阳公一马当先……”
    这是个不乏勇气的武阳公!
    但他好似渐渐收敛了自己的锋芒,渐渐有些返璞归真的意思,但在今日……
    贾平安俯身轻轻拍了一下阿宝的脖颈。
    阿宝和他心意相通,长嘶一声后,开始加速了。
    贾平安渐渐离开了身后的大队骑兵。
    “撤!我们该撤了!”物部连熊在建言。
    阿昙比逻夫脸色惨白,“殿下交给我大军,亲口嘱咐我……可今日却一战败北……”
    河边百枝臣突然一拍大腿,“去告诉唐军,这是个误会,我们是来助战的……”
    “晚了!”
    阿昙比逻夫惨笑道:“双方此刻已经绞杀在了一起,我们说什么贾平安都不会信,别忘了,他可是那个喜欢筑京观的恶魔,这样的人……咦!”
    “那是谁?”
    唐军中裂开了一道缝隙,数百骑兵正在通道中冲出来,为首的将领远远拉开了和身后骑兵的距离。
    一面大旗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风吹拂着大旗,那个贾字若隐若现。
    “是贾平安!”
    物部连熊狂喜道:“他脱离了后续的骑兵。”
    “围杀了他!”
    河边百枝臣喊道:“我去。”
    他带着骑兵冲了上去。
    阿昙比逻夫双手合十,“河边武勇过人……”
    物部连熊的脸颊颤抖,“贾平安并未以武勇闻名,若是能斩杀了他,此战就能逆转,我们就能反败为胜。”
    但一个疑问却浮现脑海。
    “他为何要这般兴奋……”
    贾平安此刻并非是兴奋,而是一种很莫名的情绪,连他自己都说不出来,也分析不清楚。
    他此刻只想杀人!
    阿宝带着他冲进了敌军中间。
    贾平安挥舞着横刀,敌军中有人喊道:“是唐军的主将!”
    顿时贾平安就像是黑夜中的萤火虫般的,引得那些倭人纷纷瞩目。
    “杀了他!”
    在这个时代,主将战死对一支军队来说就是一场灾难。
    那些倭人蜂拥而至。
    贾平安冷冷一笑,阿宝前冲,撞倒了一个倭人,旋即贾平安微微俯身,轻松砍杀了右侧的一个敌人,随即就冲杀了进去。
    他的脑海里此刻平静的可怕,那些场景平静的在里面流淌着,就像是放电影般的。
    鲜血冲的他满身都是,甚至满脸都是。
    那些倭人渐渐被杀怕了,有人喊道:“跑啊!”
    后面的骑兵冲出了通道。
    而河边百枝臣也带着骑兵赶到了。
    “这是要围杀武阳公!”
    李福成喊道:“邓贯,你带着人去!”
    邓贯大声应了,带着数骑冲了出去。
    李福成一拍脑门,“武阳公为何这般冲动……”
    “杀了他!”
    倭军的骑兵来了大半,此刻冲开了那些溃兵的阻拦,看到了贾平安。
    贾平安抬头看了他们一眼。
    这是一个血人,鲜血还在他的身上肆意流淌,脸上的鲜血粘稠的从眼睫毛上往下滴落。贾平安咧嘴一笑,白色的牙齿和红色的鲜血交相辉映。
    狰狞的可怕!
    他率先冲杀了上去。
    倭人发狂了,两个骑兵从左右冲杀过来。
    贾平安轻松格挡,随即一刀把左边的倭人脖颈砍断了一半,接着回手一刀,把前方的倭人小腹那里开了一个口子。
    阿宝本就神骏非凡,个子很高,加上贾平安……此刻他就像是在打地鼠。倭人在马背上只及他的胸腹那里。
    阿宝发狂了,疯狂的冲着对面的敌军战马撕咬着,敌军战马被撕咬的也疯了,人立而起,把马背上的倭人摔了下去。
    那倭人刚想爬起来,一只马蹄就迎面踩来。
    呯!
    “杀了他!”
    河边百枝臣狡猾的在后面呼喊。他在等待贾平安力竭之时,如此他就能轻松斩杀了这位唐军的大将。
    这将是无上的荣耀。
    贾平安在奋力砍杀,身后不远处,骑兵在不断接近中。
    若是被唐军的骑兵赶到……
    河边百枝臣活动了一下手臂,拎着长刀喊道:“都闪开!”
    他本是倭国有数的悍将,此刻一声喊,竟然引得倭人在欢呼。
    “我必杀了你!”
    河边百枝臣策马冲了过来。他的眸子里全是兴奋之意……贾平安刚才一阵厮杀,就算是没有力竭也差之不远了吧。
    贾平安缓缓看向他,阿宝轻松的冲了过去。
    双方不断接近。
    “杀了他!”
    后面,阿昙比逻夫在疯狂挥拳。
    物部连熊嚎叫道:“河边……杀了他!杀了他!”
    无数人在看着这二人之间即将发生的厮杀。
    铛!
    贾平安摧动阿宝加速,长刀搁在身边。
    人头被轻松切断,身后赶到的骑兵俯身捡起来,追上了贾平安。
    贾平安接过依旧双目圆瞪的头颅,高高举起……
    他就策马在贾字旗的前方,疯狂挥舞着头颅。
    “万胜!”
    ……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