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6章 械斗

    许敬宗吃了麻婆豆腐后,回来一直念念不忘,就派人去买。

    廖全很是诧异的道:“使君为何不让人去贾平安那里买呢?想来他也不会拒绝。”

    此刻的官就是官,天生和百姓就有阶层的差别,所以廖全的想法就是大家的共识。

    让个小吏去杨家坞,那贾平安还不得屁颠屁颠的把最好的白玉豆腐拿出来?

    许敬宗当然也想这么做,但他却担心直接从贾平安那里拿豆腐会引发些莫测的变化,比如说来自于扫把星的诅咒什么的。

    你要说老许先前认为贾平安就是自己的福星,可福星是福星,不代表老许敢和贾平安太过亲近。

    从商人的手上买,那么有什么诅咒就冲着商人们去,老许觉得自己肯定就安全了。

    但话不能这么说,许敬宗一脸正气凛然的道:“老夫是刺史,若是老夫张口去要白玉豆腐,那贾平安定然惶然,不敢收钱。可百姓不易呐!从商人那里买,这便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不伤民生。”

    廖全觉得老许的形象越发的高大了,不禁赞道:“使君慈善,华州百姓有使君为父母,果然是福缘深厚。”

    父母官父母官,说的就是地方长官。所以廖全说父母也过得去。

    许敬宗心中暗爽,却谦逊的道:“老夫没这么多的想法,就一个,不扰民。”

    廖全拱手,肃然道:“不扰民,任民休息,这便是无为之治啊!那些人说使君只知道写文章诗赋,旁的都不懂,某看大谬!”

    他心潮澎湃的道:“使君的治理之道让下官佩服之至,下官愿意追随使君,为大唐效力。”

    呃!

    这就是彻底的舔狗了?不,是彻底的崇拜者?

    许敬宗只是标榜一下自己,实际上他哪里会什么无为之治,只是懒罢了。可廖全却觉得这便是无上大道,学会了就是贤臣。

    看看他目光中的崇敬之色吧,货真价实啊!

    许敬宗只觉得身体发飘,想他老许在长安城中的名声臭不可闻,可在这里却收获了崇拜者一枚,这就是福分呐。

    随后有人去买了几块豆腐来,许敬宗想吃,可却接到了急报,说是下面出了大事,有两个村子械斗,要打死人了。

    这等事儿不小,一旦发酵,地方官就会被追责,所以许敬宗赶紧带着人去处理。

    等他赶到时,两个村子的人已经被隔开了,但能看到地上有血迹。

    此时的大唐民风彪悍,那些百姓觉得种地没前途,都愿意从军去争取功勋,这便是开国初期的彪悍民风,但在民间就容易引发矛盾。

    郑县县令赵聪一夜未眠,眼泡老大,说道:“下官处置不当,劳烦使君了。”

    他说的客气,可却有些疏离。

    他和山东士族的人有些关系,对老许这个门阀世家的对头自然没好感。加上老许奸臣的名声……特别是前几日长安城有人来,和他说了老许在宫门外公然对太子表忠心的那几句话后,赵聪就更加的看不起许敬宗这个上官了。

    这年头讲究的是风骨,帝王是帝王,可帝王也只是个屁罢了。没见当年修氏族志时,皇族老李家都只能往后靠吗?

    可见在天下人的眼中,那些门阀世家才是最强大的,皇帝也只能屈居后面。

    于是官员们对皇帝的态度很是微妙,一方面是帝王之尊要维持着尊重,一方面觉得也就是这么回事。

    所以谄媚是要不得的,大伙儿要把腰杆挺直了,这才是名臣。

    许敬宗看着两边虎视眈眈的村民,沉声道:“说说。”

    赵聪说道:“左边的是旺林村,右边的是下埔村,两边昨夜为了争夺田地打了起来……”

    许敬宗皱眉,“田地不是都分好了吗?争什么?”

    大唐目前实行的是均田制,百姓成年了,官府就会授田,而不是百姓自己去谋田地。

    赵聪越发的不屑了,“华州地少啊!”

    这个棒槌,你来华州,难道就不知道华州没多少田地?

    “田地少了?”许敬宗皱眉道:“那就给他们分清楚。谁是谁的地,分清楚。”

    赵聪看了他一眼,“使君,这等纷争,都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扯不清的。”

    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这句话用在这等纷争上也没错。地方官府压根就没法给这些人说道理。

    许敬宗缓缓走了过去,站在中间,说道:“老夫许敬宗!”

    两边数百村民躁动了一下,然后安静了下来。

    这是个好兆头,许敬宗满意的道:“都安分些,回头让地方重新检校两个村的田地,老夫在此保证不偏不倚,若是错了……”

    他指着赵聪说道:“若是错了,老夫让他悔不当初!”

    这等许诺对百姓而言不错,只是负责的却是赵聪,一旦出错,老许只需拿他来开刀,就能平息民愤。

    可这不就是甩锅吗?

    老许一口黑漆漆的锅隔空飞来,正好扣在了赵聪的头上,

    赵聪面色微白,刚想说话,老许已经上马了,“州里事多,老夫先回去了,后续有事禀告。”

    他刚走,百姓们就躁动了起来。

    “赵明府,咱们下埔村可是少了五亩地,这个怎么说?”

    “放屁,那五亩地是我们村的!”

    两边村子的火气重燃,赵聪赶紧过去劝阻。

    咻!

    不知道是谁开始扔东西,顷刻间赵聪就被杂物给淹没了。

    “明府!”

    那些小吏和杂役都傻眼了,赶紧去救赵聪。

    没走多远的许敬宗回头看到这一幕,不禁暗自一乐,心想老夫果然是英明,这不就避开了。

    可这事儿得解决啊!

    回到州衙后,许敬宗一直在琢磨此事。

    有小吏进来,“使君,那白玉豆腐可还吃?”

    许敬宗点点头,小吏去交代厨子做豆腐。

    厨子准备把豆腐和馎饦一起煮,做个别有风味的美食。

    馎饦就是汤饼,也就是面条,面片。

    他拿起白玉豆腐,嗅了嗅,皱眉道:“怎地味道怪怪的?”

    大伙儿都是第一次见到白玉豆腐,于是以为就是这这个味。

    可这是五月天啊!已经热了。

    这豆腐……变味了,若是贾平安在的话,一定说赶紧扔掉。当然,有人会问,臭豆腐也变味呀?可臭豆腐不是这种变味法,压根就不搭干。

    晚些馎饦送了过去,许敬宗吃了,大概是有吃臭豆腐的天分,赞道:“这股味就是有趣,说不出……和那个什么麻婆豆腐截然不同,有趣,有趣,赏厨子。”

    睡到半夜时,他突然觉得腹痛如绞,就去了茅厕。

    拉啊!

    这一下拉的许敬宗头晕目眩,等拉到第三次时,他觉得不对,就赶紧让人去寻了郎中来。

    大唐有夜禁,可对于老许来说这不事。晚些郎中来了,一诊断,就说他大概是吃错了东西。

    煎药吃了之后,肚子里依旧很难受,可更难受的是虚弱感。

    “使君!”

    天色还没亮,有官员来了,带来了个坏消息。

    “下埔村和旺林村又打起来了。”

    卧槽!

    许敬宗怒了,虚弱的问道:“赵聪呢?他死女人的肚皮上了?”

    这话刻薄,来人呆了一下,“明府已经去了,额头上被石块砸了一下,此刻正晕着呢!”

    这是来求援的!

    “现在如何了?”许敬宗虚弱的厉害,都没法动弹了。

    “如今两个村子的人见砸晕了明府,都回去了,不过说是这两日还得要打起来,不打死人不作数。”

    “一群畜生!”许敬宗觉得这些就是刁民,可不处置好了,回头长安城里的那些对头就会趁势弄他。

    咋办?

    他想起来,可身体软弱的不行。

    瞬间他就想到了贾平安。那个有灵气的少年。

    “去,去杨家坞把扫把星,不,把贾平安请来。”

    这一刻他觉得自己需要一个智囊,而最出色的就是贾平安。

    他昏昏沉沉的靠着睡觉,等被叫醒时,发现天色大亮了,贾平安就在外面,周围没人。

    扫把星的威力依旧无敌!

    可许敬宗却觉得不妥。

    “人呢?”他喊了一嗓子,声音依旧虚弱。

    半晌才来了两个白直,看向贾平安的目光中带着畏惧。

    ——白直就是出京为官后,官方给的随从。

    许敬宗冷笑道:“幸而来的是贾平安,若是旁人,杀了老夫你等也不知。如此,老夫要你等作甚?滚!”

    两个白直面色惨白,跪下不住求饶。

    “赶出去!”许敬宗摆摆手,等他们被赶走后,这才舒坦的道:“幸而及时发现,否则哪日被人给害了都不知道。”

    说完,他缓缓看向贾平安,问道:“他们都怕你,你可觉着难受?”

    “还行。”贾平安觉得这样也不错,至少没人敢来盘问他,如此他这个假货就彻底的安全了。

    这个少年怎么就没半点害怕畏惧老夫的模样呢?

    许敬宗有些郁闷,就想来个学习时间,可贾平安却在琢磨着武妹妹多久能从感业寺里出来。

    良久,许敬宗见贾平安依旧从容,不禁叹道:“果然是个出色的。老夫今日叫你来,是有个事,城西有两个村子为了田地械斗……可华州少田,如何才能压下他们的纷争?”

    贾平安问了两个村子的名字,不禁就乐了。

    这事儿杨德利给他八卦过几次,那两个村子为了五亩地的事儿争斗多年了,可一直找不到解决方法。

    贾平安不想管这事,可老许放弃了把他镇压在庙里的打算,而且还为他说了好话,这个挡箭牌很给力啊!否则长安的手段早就下来了。

    贾平安觉得自己是个恩怨分明的人,所以决定帮衬老许一把,“使君,可否去现场看看?”

    “老夫却是动弹不得了。”许敬宗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