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3章 某死定了

    天还黑着,杨德利就早早起来了,他得去做豆腐。

    他的卧室和贾平安的相对,就是两间厢房,出来后就喊道:“平安,起来读书了。”

    贾平安正在睡觉,这具身体才十四岁,瞌睡多啊!

    “某在背书。”贾平安应了一声,随后沉睡。

    等醒来时,天色已经大亮了,贾平安揉着眼睛,打着哈欠,懒洋洋的出了房间去洗漱。

    吃了早饭,杨德利去送豆腐,贾平安拿着一本书在村里转悠。

    许敬宗的谢礼还没来,但村里该知道的都知道了。几个少女的目光中多了些不明之色,其中一人甚至还大胆的盯着贾平安看。

    十四岁的少年看着格外的稚嫩。大唐的成人标准是二十一岁,但这只是官方的规定,在实际操作中,十余岁的少年就是劳动力了。

    贾平安摸摸脸颊,觉得自己长得还挺帅的。

    鸟儿在枝头叽叽喳喳的鸣叫着,几条狗懒洋洋的在周围转悠,一群不知道谁家养的鸡在刨土……

    清晨的阳光晒的人微微热,很是舒坦。

    贾平安一路溜达出了堡门,伸个懒腰。

    阳光明媚的日子,没有任何目标,贾平安的脑子完全放空了,觉得这样真不错。

    在后世他需要面临着各种压力,而在这里,他只需要好好的活着就是。等以后扫把星的事儿渐渐没人提起了,他就娶个媳妇,生几个孩子……

    他一路溜达着,就在身后不远处,两个男子正在悄然接近。

    一人低声道:“确定就是扫把星?”

    “就是他,烧成灰某都认得!”

    这声音大了些,被前面的贾平安听到了。他一个激灵,回头一看是两个大汉,就毫不犹豫的往杨家坞跑去。

    “贾郎君!”

    后面的两个大汉在喊,一边喊一边追。

    竟然敢小看哥的速度吗?

    贾平安前世在吃宵夜时曾经遇到过打群架,打红眼的双方见到人就动手,正在看热闹的他殃及池鱼,一溜烟就跑,后面俩醉汉连背影都看不到。

    “贾郎君!”

    直至回到了家中后,贾平安仿佛还能听到呼喊声。

    “这是想绑架?”贾平安觉得自己的处境有些危险,“这个大唐很危险呐!某得要有自保之力才是,那就操练起来!”

    他寻摸到了一把柴刀,然后在院子里练了起来。

    “力劈华山!”柴刀劈砍,贾平安差点闪到腰。

    “举火烧天!”

    “横扫千军!”

    “平安,某回来了。”杨德利回来了。他先把担子放下,然后从里面提起一小块羊肉,“那屠夫非得和某讨价还价,某磨了他半个时辰,直把他说的无言以对,这不就多送了些……”

    贾平安见他得意的拈起大约食指大小的一溜肉,不禁愕然:“就这么点?”

    半个时辰的砍价成果就这么点?

    杨德利叹道:“你莫要小看了这一溜肉,一锅菜里放上这么一溜肉,那就是羊汤煮菜,美滋滋啊!”

    贾平安无语,但杨德利是家里的主要劳力,他只能违心的道:“表兄厉害。”

    “那是。”杨德利颇为得意,然后说道:“先前某在坞堡外面遇到了两个商人,说是追你没追上。他们想拿了白玉豆腐去长安卖,只是这白玉豆腐弄到了长安都臭了,所以想多拿些,用冰块冰着弄到长安去。咦!平安你拎着柴刀作甚?莫不是要砍柴?罢了,某昨日已经砍了一堆,却是不用了。”

    贾平安拎着柴刀很是无语,然后干笑道:“是啊!某准备砍柴。虽说不少,可多砍些总是好的。”

    他拎着柴刀去砍柴,只是他从小就是倒霉蛋,没怎么干过活。后来去学种地,一锄头差点把自己的脚背给砸断了,由此就成了个闲人。

    但前世的贾平安却不是闲人,会做的事儿多了去。

    他干脆去弄了根木棍,再去弄来了两块分量都差不多的大石头绑在两头,然后开始操练。

    一套器械操练下来,贾平安浑身是汗,就去洗了个澡。

    他的身体有些抽条,胳膊上的肉都很单薄。不过唯一的好处就是恢复能力太强大了,只是半个时辰后,身体里又满是精力。

    “平安。”杨德利挑水回来了,一边把水倒进水缸里,一边说道:“某倒是忘记了,先前早上买豆腐的时候,有个叫做刘架的商人说什么……说这白玉豆腐就是凉拌了好吃,其它的不好吃,这不价钱就卖不起来。其他几个商人也跟着起哄,说是让咱们把白玉豆腐的价钱降一些。”

    “刘架,就是上次蹲在堡门外的那个商人吧。”贾平安一怔,然后说道:“这倒也不是大事,不过表兄你可答应了?”

    “怎么可能!”杨德利瞪大了眼睛说道:“某可是一把米能吃两日的人,就凭他们?某恨不能涨价,降价……想都别想!”

    贾平安想想也是,但这个问题得解决啊,“某不是说白玉豆腐还能炒吗?”

    杨德利一脸无奈的道:“那些有钱人……他们说不知道何为炒菜。你上次弄的那个什么炒饭,真好吃,某就不会。”,他忧心忡忡的道:“这般下去,咱们的白玉豆腐怕是越发的不好卖了。”

    若是只能凉拌,对于那些有钱人来说,这等食材自然算不得什么,也就是个稀奇罢了。

    贾平安叹息一声,杨德利心中一冷,“怎地?不成?”

    “安心。”贾平安想了想,干脆自己出门去采买。

    他一路去了县城的市场,刚进去,就遇到了一个隔壁村认识自己的男子。

    男子眼珠子都瞪圆了,面色煞白,“扫把星来了!”

    市场里所有的目光都投射了过来,然后人流一下就散了。

    “快跑啊!”

    顷刻间,市场里就少了大半人,剩下的也是紧张不已,离着贾平安老远。

    那么怕我?贾平安无奈的道:“某只是想买些东西。”

    扫把星也得要吃饭的吧,你们不卖东西,那哥可就自己去拿了!

    众人没回应,良久,一个衣裳破旧的男子说道:“你想买什么,给某五文钱,某为你买来。”

    众人不禁大赞,有人懊恼的道:“那扫把星才将做白玉豆腐挣了不少钱,他不差钱呀!为何某刚才没想到帮他代买东西呢?”

    连出门买东西都得找个胆大的来代买,贾平安觉得这样的日子太刺激了。

    晚些他带着东西回家,让杨德利去把那几个买豆腐的商人叫来。

    “看好了!”贾平安亲自下厨,几个商人离了三步的距离,依旧有些害怕。

    铜锅看着像是三足鼎,贾平安很别扭,真心不乐意做饭。

    起油锅,下羊肉。

    “羊肉鸡肉都行啊!”

    随后放入酱料、豆豉、蒜末、姜末……

    晚些加点水煮开,把切成小方块的豆腐放下去一起煮,最后起锅,放花椒面,外加葱花……

    “试试。”

    贾平安负手出去,站在外面想着啥时候弄口铁锅来用用。

    “美味!”

    “咦……麻,还有些辣,啧啧!香!”

    “这……”

    “可有饼?米饭也成!”几个商人已经是忍不住了。

    杨德利迟疑了一下,苦着脸道:“贾家穷的揭不开锅了。”

    可边上的一个大碗里全是米饭。

    有人看了米饭一眼,再看看杨德利,不禁觉得此人抠门的有经商的天赋,“一并算钱。”

    杨德利这才给他们盛饭,于是几个商人就蹲在厨房里,用米饭配着这份豆腐,吃的唏哩呼噜的。

    “好!爽快!”

    几个商人出来了,冲着贾平安郑重拱手:“多谢贾郎君指点,有此法子,这白玉豆腐想来能更好卖些。”

    “蒸煮也成啊!”贾平安觉得那些有钱人家的厨子都比较保守,“告诉他们,要多尝试,所谓兵无常势,水无常形,作为厨子,也得要与时俱进才好。”

    商人们拱手,“谨受教。”

    那个刘架上次从下午动手到第二天早上,就是想独占白玉豆腐的销售。此刻吃了贾平安做的豆腐,只觉得美味无比,就想问问贾平可还有别的菜式。他刚举步,却踩到了一片菜叶,脚下一滑,绝望的往贾平安那边扑去……

    他看到了几个同行惊愕的神色,其中一个却是窃喜,此人叫做彭大书,和他都是做酒肆生意的,算是死对头。

    呯!

    刘架就这么扑倒了贾平安。

    贾平安觉得脊背都摔麻木了,被扶起来后,正准备发火,却见刘架面色惨白,浑身颤抖……

    “某死定了……死定了。”

    连杨德利都没这么和贾平安亲近过,所以他也很懵。

    那个彭大书窃喜,然后正色道:“无事无事,最多倒霉罢了。”

    倒霉?就怕被克死了!

    大家看向刘架的目光中多了怜悯之色,随后告辞。

    有人临走前问道:“贾郎君,这道菜何名?”

    贾平安揉揉摔痛的腰,眉间多了惆怅之色,“麻婆豆腐。”

    后世的麻婆豆腐啊!加上一个鱼香肉丝,还有回锅肉和炒肥肠,都是下饭的利器。

    杨德利等他们走后,纠结了半晌刘架多久会被克,随后用大饼把铜锅里残留的汤汁用饼给擦得干干净净的,吃的很香。

    “喷香!”杨德利赞道:“平安,那书里真是如你所说的……有什么黄金屋,还有小娘子?”

    “有。”贾平安说道:“表兄要不你也学学?”

    虽然他不赞同把读书和金钱美女官位挂钩,可架不住这个时代读书的成本太高了,没有诱惑,谁乐意去读书?

    你要说读书能明理……这年头活着就是幸福,至于什么道理,祖辈口口相传的道理就足够那些百姓用了。

    杨德利点头,贾平安就教他识字……

    ……

    值此高考之际,贾师傅携气运之王杨德利,祝学子们蟾宫折桂,一举成功。

    新书发布一周纪念日……爵士颤声求支持。推荐票,留书评,积极发言,每一项都是新书的生命线,爵士三百六十度空翻求支持。外加七百二十度空中转体,托马斯??全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