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1章 以己度人

    长安城。

    伟大的天可汗驾崩已经十日了,李治渐渐从悲痛中走了出来,平静的接受了这个事实。

    国事不可一日停滞,他已经开始视事了。

    殿内,长孙无忌在首位,接下来是褚遂良、高季辅、于志宁、张行成……

    这便是目前李治的宰相班底。

    “……罢辽东之役,停土木之功……”

    长孙无忌朗声说着,李治微微点头,表示赞许。

    先帝驾崩后,大唐现在需要的是稳定,一切大动作都得停了。攻伐高丽停止了,大兴土木停止了……

    长孙无忌见外甥神色从容,不禁目露欣慰之色,“殿下从容,老臣欣慰不已。先帝临去前嘱咐老臣,让殿下亲贤人,远小人。”

    李治的第一反应就是许敬宗。

    老许号称东宫忠犬,一直是外朝不少臣子的眼中钉。此次他被长孙无忌一巴掌拍到了华州去,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背后赞许长孙无忌。

    老许去了华州,李治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担心。那个扫把星就在华州,老许别被他给克死了。

    他是太子,下个月就将登基成为大唐帝王。帝王一言九鼎,威势笼罩朝堂……这是惯例,但他知道自己不成。

    看看这些臣子吧,亲舅舅长孙无忌挺着肚腩站在最前面,笑容可掬;褚遂良一脸忠心耿耿的模样……剩下的几个都是歪瓜裂枣,没法和前面的两位抗衡。

    帝王需要帮手,需要忠心耿耿的臣子。高季辅和于志宁等人算是他的班底,可在那个啥……在忠心耿耿上,真心没法和许敬宗相提并论。

    比如说现在,他若是喷长孙无忌,那么高季辅等人会目瞪口呆,不知所措,然后一脸‘咋回事?臣不知道啊!’的表情。

    而老许不同,若是他在,只需李治一个眼色,就会和疯狗般的扑上去,用他那尖酸刻薄的性子去狂喷长孙无忌。

    所以哪怕知道老许有这样或是那样的毛病,但李治依旧很是倚重他。

    他看着臣子们,心中无比怀念在华州的许敬宗。

    稍后议事结束,长孙无忌等人告退,有人送上了奏疏,而且是密奏。

    打开奏疏后,一看到忠犬那熟悉的字迹,李治不禁欣慰的笑了笑,等看到内容时,笑容渐渐凝固。

    “……梁波贪腐了公廨钱?”

    华州前刺史梁波告病,按照规矩,他这个太子就该让梁波安心养病。若是可以,甚至还需要派个御医去瞅瞅,表达一下来自于他的关切之意。

    等看到梁波贪腐了公廨钱来跑官时,李治的眼中多了厉色,左手捏住了衣袍。

    不要脸的东西,竟然用公帑来跑官,若非是顾忌外界的看法,此刻他就想把梁波弄回来,公开展示一番后,赶到岭南去。

    “来人!”

    内侍王忠良近前。

    “去,把相公们叫来。”

    大唐的宰相不少,统一的称呼都是相公。

    王忠良看了李治一眼,见他微喜,就欢喜的道:“奴婢这就去。”

    见他跑得飞快,李治不禁微微颔首。

    李治继续往下看,当看到了最后时,不禁以手扶额。

    “扫把星?”

    许敬宗竟然在密奏里把事情的原委都说了,当然,他也会给自己加分,就在奏疏里说自己慧眼如炬,竟然发现了贾平安是个人才。

    “是个人才?”作为即将登基的太子,他有自己的渠道获取消息。而扫把星的消息他知道的比许敬宗还多。

    祖父这一枝就贾平安在,其他全灭。

    外祖这一枝除去杨德利之外,全灭。

    乡学的先生,灭!

    最后就是……大唐的高祖皇帝,灭!

    大唐太宗皇帝(这个是准备好的庙号),灭!

    “这样的扫把星,他竟然说是人才?”李治皱着眉,若非老许的忠犬属性根深蒂固,他真的要怀疑这厮是不是被人收买了。

    人才?

    李治皱眉看着密奏,上面说贾平安通过一些蛛丝马迹,竟然猜测出那笔公廨钱的去向有问题,还说了一句什么……骗贷!

    用公廨钱放贷,被骗了,可不就是骗贷吗?

    “殿下,相公们来了。”

    李治抬头,脸上瞬间就出现了那种谦逊的微笑。

    ——我是个乖孩子!

    长孙无忌当先急匆匆的进来,“殿下有何事?”

    最近因为先帝驾崩的缘故,事情被积压了不少,长孙无忌等人很是忙碌,所以难免有些不耐烦。

    李治的笑容更加的谦逊了,甚至多了些赧然,“刚接到华州的奏报,华州前刺史梁波贪腐,证据……确凿!”

    长孙无忌皱眉道:“竟然如此吗?不过梁波历来都有贤名,此事谁查出来的?当是……”

    他突然觉得不对,就抬头看着李治。

    华州,许敬宗不是才将去的华州吗?

    李治的笑容依旧赧然谦逊,“许敬宗。”

    瞬间他就看到了长孙无忌脸上的愕然和难堪,顿时觉得浑身的毛孔都张开了,在疯狂的呼吸着。

    舒坦啊!

    从先帝驾崩之后,长孙无忌以长辈和首席托孤大臣的身份,很自然而然的就掌控了朝政。他作为太子,做事都得看这位长辈的脸色,那种憋屈怎么了得啊!

    可此刻华州的消息就像是一支援军,让他的积郁的心情一下就舒展来来。这一瞬,他不禁想起了贾平安。

    据禀告,贾平安在乡学读书时很是平庸,不,是蠢。此人蠢的让先生都觉得再读下去就是耗费钱粮,就把他劝退了。

    那他怎么变聪明了?

    许敬宗的解释是贾平安从小就被乡人歧视,说他是倒霉蛋,在乡学里也经常被同窗欺负,所以要藏拙。

    是啊!

    李治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处境,在面临着以舅舅为首的老臣时,他何尝不是在藏拙呢?

    长孙无忌的脸上有些发热,微笑道:“殿下,许敬宗此人……老臣从未听闻他善于破案,他才将到了华州没几日,怎地就查明了此事?老臣觉着此事怕是有些……不妥吧?”

    老许哪里是能破案的人,而且他才将去了华州,人生地不熟的,怎么破案?换了长孙无忌也不能。

    人最擅长的就是以己度人,我做不到的,你凭什么能做到?

    “此事证据确凿。”李治微笑道:“梁波已然认罪,许敬宗正准备让人押解他进京。”

    这事儿就是板上钉钉了,否则等梁波回京后,一旦改口说冤枉,长孙无忌就敢一巴掌拍死许敬宗。

    许敬宗竟然……那个奸臣竟然查出了梁波的贪腐案?

    长孙无忌微笑道:“如此……老臣以为,许敬宗果真是长进了。”

    长孙无忌等人随后告退。

    出了大殿,褚遂良走过来和他并肩,低声道:“许敬宗只是一条忠犬,做事只知晓听从上意,上面说什么,他就做什么,蠢。老夫以为,此事怕是有假。”

    许敬宗这等人的本事就是揣摩上意,然后根据吩咐办事,也就是说,主观能动性不足,喊一声动一下,不喊就不动……

    这等人在褚遂良的眼中自然是蠢货的代名词,可长孙无忌却唏嘘的道;“老夫多年前见许敬宗时,他笑的和一条狗似的,巴结老夫,可老夫哪里会搭理这等丧家犬?没想到啊!这条狗竟然……竟然咬了老夫一口。”

    长孙无忌微笑道:“回头老夫自然会派人去查,若是有假,那……”

    他的眼中闪过利芒,准备用许敬宗来开刀。

    结果还没回到官衙,两人就接到了消息。

    “华州长史廖全来了奏疏,极力为许敬宗说好话,说许敬宗目光锐利,一来华州就察觉到了梁波的不对劲,只是略施手段,就把此案查了出来。”

    我去!

    长孙无忌哪怕是久经考验的老狐狸,可此刻依旧是脸红了一瞬。

    褚遂良一怔,然后笑道:“辅机,你我二人竟然猜错了此事,那许敬宗竟然是个能吏,那他在长安城为何不显山露水?”

    长孙无忌皱眉,面色凝重的道:“他莫不是在藏拙?”

    褚遂良摇头,“老夫却以为只是机缘巧合。”

    长孙无忌失笑道:“是了,许敬宗蠢了多年,若是能藏拙数十年,那就是枭雄。他……”

    大家都说老许是奸臣,但你要说他是枭雄,别说是李治,但凡和老许打过交道的人都会捧腹大笑。

    就老许的人缘,他连朋友都没有几个,怎么做枭雄?

    两人相对一笑,都觉得有些郁闷。

    “殿下有令,赏赐许敬宗。”

    扬眉吐气的李治毫不犹豫的令人去了华州,带去了自己的赞赏和赏赐。

    ……

    ——高句丽的国名在何时改为高丽很难考证,但不管是大唐的记录还是别的记录,都显示此刻的国名叫做高丽,而不是高句丽。

    ……

    小李见过诸位读者老爷,孤下月即将登基,还请诸位老爷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