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4章 发达了

    回到家中后,杨德利把桌子放下,蹲在那里嚎哭了起来,“姑母,平安又不肯收钱……变傻了。”

    什么做生意要矜持,这等概念对于杨德利而言纯属多余,在他的世界里,做生意就该是很淳朴的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贾平安解释了半晌,杨德利这是摇头,然后开始数钱。

    五枚铜钱被他摩挲的光滑锃亮,泪水滴落在铜钱上,杨德利抬头,“平安,若是卖钱,少说能买几斤米呢!”

    几斤米?

    贾平安觉得杨德利去做生意的话,迟早是破产的结局。

    他叹道:“那两斤豆腐若是没有给人尝尝,谁会买?谁肯出钱买?”

    一个新东西出来时,必定是要有一个尝试阶段,后世就有了试用报告。而贾平安来个免费品尝,这也是一种推广手段。

    杨德利一怔,“也是啊!”

    这表兄蠢的让贾平安想飞升了,但想到原身的父母去的这几年都是他在照顾原身,这才多了耐心。

    “表兄你安心好了,明日,明日保证有人来买豆腐。”

    随后就是泡豆子,贾平安晚些去了村里转悠。

    “扫把星出来了。”几个孩子在打闹,见到他出门,都惊呼的跑,然后又停下来,好奇的看着贾平安。

    贾平安作势要冲过去,孩子们尖叫着跑远了,晚些见他只是装模作样,就又试探着回来。

    有坞堡的保护,杨家坞的安全感大概是最强的,所以贾平安转了一圈后,不禁倍感安心。

    第二天早上,依旧是做了豆腐,随后就是做早饭。

    “平安,快喝了吧。”杨德利依旧做了表弟‘最爱’喝的汤,贾平安觉得不能再这样了,“表兄,这汤某不想喝。”

    “咦!”杨德利诧异的看着他,“平安,你以前可是最爱喝这汤的,这是怎么了?难道是扫把神让你没了胃口?”

    “有,有胃口。”为了不被怀疑,贾平安屏息喝了那碗汤,堪称是一饮而尽,酣畅淋漓的一塌糊涂。

    “可好喝?”杨德利很是自恋的问道。

    “味道好极了。”贾平安有些生无可恋。

    吃完早饭后,杨德利催促道;“咱们赶紧把豆腐给送过去。”

    贾平安却摇头道:“等。”

    “为何要等?”杨德利从小就穷怕了,恨不能插翅飞到官道那里去卖豆腐。

    “豆腐刚出来,这等食材香滑美味,有钱人想不想吃?”贾平安很是自信的道:“定然想吃,可豆腐只有咱们这里有,咱们不卖,他们上哪买去?”

    杨德利不解的道:“可那些有钱人哪里知晓豆腐之事?”

    贾平安叹息一声,“昨日就有商人尝过了,他们会如何?定然会想着转手售卖。而这豆腐才将开始出来,当然要卖个高价。记住了,想卖高价就得矜持。”

    “矜持?”杨德利端着脸,贾平安点头,“差不多这个意思。”

    两人就在家里等候。

    天色渐渐大亮了,外面有村民出去田间干活,谈话的声音传了进来。

    “昨日某拉肚子了,估摸着就是被扫把星给克的。”

    “多半是,你今日最好去拜拜佛。”

    “一定去,家里也点几炷香,敬敬扫把神。”

    扫把神?

    贾平安满头黑线,想到自己被村民供奉着,那感觉,浑身的鸡皮疙瘩,膈应极了。

    又过了一阵子,杨德利有些坐立不安,“平安,他们莫不是……不来了吧?”

    “一定会来。”贾平安很是坚定。

    又过了半个时辰,杨德利绝望了,“他们怕是不来了。”

    那是钱啊!

    杨德利不禁悲痛欲绝。

    贾平安心中也在犯嘀咕,觉得自己怕是判断错误了。

    这个自信满满被抽了一巴掌,很难受啊!

    贾平安心中尴尬,正准备解释,就听外面有人喊道:“杨德利!”

    杨德利应了一声,外面那人喊道:“有人寻……寻扫把星!”

    瞬间,贾平安神色淡然,准备等杨德利纳头就拜。

    “某去看看!”

    可杨德利一溜烟就跑了,没多久就跑了回来,一脸欢喜的道:“平安,是商人,商人来了。”

    他欢喜的眼睛都亮了,佩服的道:“平安,你果然是扫把星,竟然能算准了他们会来。”

    这个夸赞的方向让贾平安很是‘受用’,他起身道:“去看看。”

    二人拎着豆腐一路出去,在坞堡门口见到了一个商人。

    “见过贾郎君。”商人笑的很是得意,“某来此正是想买了豆腐去,贾郎君可出个价钱。”

    杨德利紧张的看着贾平安,担心他报价太低了。

    贾平安笑的很是老实,“五文钱一块。”

    商人瞪大眼睛,嘴唇哆嗦着,指着贾平安说道:“你……你疯了!五文钱,一斗米的价钱,你……多大的一块?”

    他抱着最后的希望,希望是超级大的一块。

    “表兄。”贾平安看着很是老实的模样。

    杨德利已经傻眼了,他机械的拿起一块豆腐,也就是和他的手差不多大的一块。这是贾平安先前分割的,而且说了,以后的豆腐就按照这个尺寸切割。至于原因,不外乎就是前世的嫩豆腐就是这么大,所以他觉得这样很亲切。

    那商人颤抖着,“这么小一块,你疯了?”

    贾平安含笑道:“做出来很难,很费钱,一块白玉豆腐要花四文多的本钱。”

    豆腐的本钱不过是豆子罢了,杨德利觉得表弟一定是疯了。但他的心跳在加速,心想要是能做成了,那……那就发财了呀!

    老贾家穷了多年,说句难听的,从小到大,杨德利羊肉都没吃过几次,真的是穷的吃土。

    商人怒了,“五文钱,你这贪婪的……心肝肚肺都是黑的,黑透了。今日某若是买了,某就是蠢货!”

    杨德利心中惶然,看了贾平安一眼。他虽然很想劝表弟降价,但见表弟依旧是老实的模样,不知怎地,竟然就没说出来。

    贾平安笑道:“是啊!太贵了,某准备明日就不做了。这里你既然不买,某就随后进城去卖了,好歹弄回些本钱来。”

    呃!

    那气势汹汹的商人突然平静了下来,然后说道:“五文钱实在是太贵了,不像话,少一些吧,啊!”

    他觉得贾平安就是个傻子,本想哄便宜买些豆腐,可现在这个傻子却不准备做了,他不禁暗喜不已,接着说道:“要不,方子卖给某吧,一贯钱可好?”

    昨日他吃过一口豆腐,觉得大有前途。华州靠近长安,有钱人不少,那些人不差钱,差的就是新奇的玩意儿,比如说食材。

    这个豆腐拿了去,他并不是想挣大钱,而是用于维系和那些有钱人的关系,以后生意就能做进去。

    这就是敲门砖,他迫切的需要这块砖头。

    贾平安诧异的道:“方子?那方子是祖传的,传子不传女。”

    呃!

    商人很纠结,但却没怀疑。

    这个年代有许多绝活,这些绝活基本上都是一线传承,贾平安的说法没啥问题。

    祖传?

    杨德利觉得表弟说谎说的和真的一样,连他都差点信了。

    商人无奈,就说道:“这豆腐,你以后只管给某,不过少些钱,一文钱一块可好?”

    答应他!

    答应他!

    豆腐的本钱多少?杨德利非常清楚,低的可怜。一文钱一块,赚大发了呀!

    杨德利双拳紧握,恨不能代替贾平安答应了。

    发达了!发达了!

    就在杨德利心潮澎湃的时候,贾平安摇头,“四文多的本钱,少了五文钱……某进城去卖,咦!那是谁?”

    马蹄声传来,商人回头看了一眼,将数骑正在加速而来,他下意识的道:“两文钱,可好?”

    “呵呵!”贾平安就笑了笑,还是装老实。

    等商人看到来人的模样后,惶急的道:“三文钱,只要你答应了只卖给某,三文钱一块,你做多少,某收多少。”

    贾平安摇摇头,商人以为他是不懂这些,傻乎乎的,不禁绝望,然后哀求道:“四文,四文好不好?”

    那几骑已经近前了,全都是商人。

    “你竟然敢独吞!”

    “贾郎君,多少钱?”

    “五文钱。”贾平安很是平静。

    “啥,五文钱?太高了。”

    新来的商人们不满,贾平安指着前面来的商人说道:“那某就全卖给他。”

    呃!

    几个商人不禁愕然,那商人狂喜,“好,五文钱,某全要了。”

    “放屁!”

    “某在此,谁敢独吞!”

    一番争执后,豆腐被几个商人一抢而空,篮子里多了一堆铜钱。

    ……

    感谢友“111119005548253”的盟主打赏。

    求推荐票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