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章 这个倒霉蛋

    杨家坞的村民们先前慌张,是担心被贾平安这个扫把星克了;其二是担心长安城里的太子会不会派了府兵来,把贾平安乱刀砍死,顺带他们也跟着倒霉。

    人一慌就六神无主,于是就偏激了,忘记了贾平安若是死去的后果。

    “贾平安不能死啊!他若是死了,天知道会克死谁!”

    数百人慌得一批,齐齐涌上去,一阵手忙脚乱之后,才把贾平安扒拉了出来。

    贾平安被送到了家里,歇息了半日,听着表兄杨德利嘀咕了许久,才知道了些情况。

    那些村民说的一点儿都没错,原身就是个倒霉蛋,从祖父到外祖,再到自家父母,全灭。

    当年外祖家全灭,就剩下了杨德利,贾平安的母亲怜惜他,就接他来家里照拂。

    可四年前老贾家也全灭了,就剩下了贾平安,于是这对表兄弟也算是相依为命。

    贾平安叹息一声,说道:“可怜!可怜!”

    年少时祖父、外祖灭,接着乡学的先生灭,再后来父母灭……

    关键是连出生时的时辰都赶上了李渊驾崩,病倒的时辰都赶上了李世民驾崩,这运气也是没谁了。

    杨德利看着他,眼中含泪的道:“平安,你小时候出门摔跤,走路撞树,吃饭噎着,五岁时骑牛,落下来差点被牛踩死……你读书时,乡学的先生几次来家里,说你什么都没学到。姑父和姑母担心你以后饿死,就让你学种地,可你一锄头差点砸断了自己的脚,在床上躺了一个月!”

    这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倒霉蛋啊!

    读书让先生绝望,种地让父母绝望。

    自己出门就倒霉,不,在家也倒霉。

    一句话,原来的那个贾平安,做什么都不成,都倒霉。外加村里也有不少倒霉事,都算在了他的头上。

    这些不算啥,关键是……老李家的两任帝王传闻都被他克死了。

    这样的原身,竟然还活着,贾平安不禁表示深深的敬佩。

    你真强大!

    这等扫把星,哪家的妹纸敢嫁过来?

    “咱们穷的……”杨德利看着周围,堪称是家徒四壁。

    “剩下的米粮就只够三日了,三日后,咱们就得上山寻野菜打猎。”

    杨德利见贾平安发呆,就问道:“平安,你莫不是被埋傻了?”

    贾平安摇头,“某只是在想……咱们如今这个模样叫做什么。”

    “叫做什么?”杨德利觉得表弟有些不一样,却又说不出来。

    “穷的吃土!”

    贾平安起身去了外面。

    杨家坞在围墙的保护下很是静谧,坞堡里,屋宇交错,偶尔有炊烟升起,引得几只雀儿在叽叽喳喳的鸣叫。

    两条狗在前面撕咬,贾平安觉得有趣,就靠近了些,结果两条狗呜咽一声,竟然夹着尾巴跑了。

    竟然连狗都嫌弃我?

    贾平安真心的无语。

    再往前,几个少女背着背篓来了,背篓里全是些猪菜,回头要弄给家里喂养的肥猪吃。

    少女纯真,虽然不怎么出色,但却让人感到了活力。

    几个少女正在嘀咕着,其中一人抬头见到了贾平安,就惊呼道:“扫把星!”

    瞬间几个少女就跑了。

    那轻盈的身姿就像是小鹿,只是有些慌乱。

    “真是轻盈呐!”贾平安赞美着。

    “扫把星出来了!”惊惶的喊声中,前方挑着担子的几个村民跑的飞快,边跑边喊道:“娘子,快!快回家!”

    十余个村妇本是在家门口带孩子,或是干些活计,听到喊声赶紧惶然起身,随即抱起孩子,拿起那些东西就冲进了家中。

    呯呯呯!

    无数关门的声音传来,刚才还很是热闹的坞堡里鸦雀无声。

    贾平安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觉得自己就成了个净街虎,鬼见愁。

    哎!

    他缓缓回身,一只鸭子站在那里,仰头看着他。

    贾平安露出了微笑,“终究还是有一只鸭子明白我不是扫把星,真好。”

    话音未落,那只鸭子嘎嘎的叫唤着,扇动着翅膀,飞也似的跑了。

    贾平安回到家中,杨德利问道:“平安,村里的人可凶你了?”

    “没,只是人嫌狗憎。”

    贾平安问道:“表兄,家里可还有钱?”

    杨德利摇头,“早就精穷了。”

    果真是穷的吃土啊!

    贾平安皱眉道:“旁的可能换钱?”

    他现在只需要一笔启动资金,不多,但老贾家穷的一批,只能想别的办法了。

    “家里值钱的就你以前读书时置办的那几套书,当年可是把姑父和姑母都愁白了头发,卖了许多东西,才让你抄了来。”

    呃!

    这个时代印刷业很是不发达,读书人大多是靠着抄写的方式来获取书籍。

    “当了。”贾平安很是豪迈,让杨德利心中一喜。

    这年头你卖什么都好,就是不能卖书。可贾平安读书把先生都读绝望了,留着那些书作甚?你要说留给子孙……在杨德利的眼中,贾平安这等扫把星,绝对娶不到媳妇,孩子更是空中楼阁,没戏!

    这里是华州,距离长安城一百八十里地。华州的治所在郑县,而杨家坞就在郑县城外五里地。

    杨德利扛着书箱一溜烟出去,见到坞堡里人都看不到,不禁讶然。随后在坞堡外遇到了村民,村民问道:“杨德利,这不是贾平安的书箱吗?往日宝贝的和啥似的,你这是要干啥?”

    杨德利不是扫把星,村民们没那个忌讳,所以他低声道:“平安不读书了,留着作甚?当了。”

    见他欢喜,那村民也颔首道:“他原先读书把先生都读死了,耗费了家里的钱粮,半点用处也无,当了好,以后就安心种地吧。”

    这村民想到贾平安以后安心种地的日子,不禁叹息道:“只是他这等扫把星种地……就怕地里的庄稼也不肯长啊!”

    杨德利无语,但却莫名觉得这话很有道理。

    他去城里把书当了,等回到家里后,把钱交代清楚。

    “平安,今年咱们的日子会好许多。”

    有了这笔钱,加上地里的收获,今年算是个好年头了。

    “表兄,买十斤豆子来。”贾平安很是平静的说出了要求。

    他现在是扫把星,村里的人不可能会卖东西给他,只有让杨德利出马了。

    “买豆子?”杨德利说道:“平安,咱们家可不种豆子。”

    “某要弄些东西。”老贾家的这种日子贾平安一天都没法再过下去了,他必须要改善自己的生活,然后才能考虑其他的事儿。

    杨德利欲言又止,觉得表弟从被活埋之后,整个人都变了。

    买吧。

    他去村里寻人,买了十斤豆子,村里的人问他买去作甚,他只是苦笑。

    “那扫把星又在作妖了。”有人叹息着,然后说道:“他何时把自己作死了,村里就摆酒宴庆贺。”

    消息传到了村正杨忠顺那里,他的娘子生病正在床上躺着,所以他没好气的道:“这是在作践自家的钱呢!莫管他。”

    他的娘子赵氏喘息着说道:“夫君,妾身大概是病重了,听到那扫把星……妾身有些怕呢!”

    杨忠顺说道:“你莫怕,他若是敢来,为夫就弄死他。只是让那些人别躲鬼似的,见到他出门就回家躲着。”

    赵氏点头,“贾平安在村里十余年,若是要克死谁,早就克了。哪会等到如今。”

    随后这话传了出去,村民们想想也是,但胆小的依旧说了,若是遇到贾平安出门,他一家子就不出门。

    ……

    豆子泡一夜,凌晨起床的贾平安打着哈欠,把杨德利当做是驴使唤。

    杨德利一边推磨,一边看着表弟把浸泡后的豆子倒进磨眼里,白色的浆液从口子里流淌出来。

    这就是哥的第一桶金啊!

    贾平安不禁暗爽不已。

    有人说豆腐是汉代的淮南王刘安发明的,但作为唐宋历史的研究者,贾平安却没在盛唐时期发现豆腐的记载。随后他隐晦的问了表兄杨德利,得知此时并无豆腐这个神器时,不禁就激动了。

    这是合该我贾某人发财啊!

    杨德利觉得表弟激动的有些莫名其妙,但却不好问。

    把豆浆过滤,然后煮开,杨德利见他一脸的兴奋,就悄然退了出去,蹲在外面哭。

    “姑母啊!平安还是傻了。”

    里面的贾平安在点浆。

    石膏在这个时代是药材,被他用于点浆,化开后倒进豆浆里。

    看着豆花渐渐出现,贾平安不禁想仰天长啸一声。

    前世他有个邻居阿姨就是做豆腐的,每日里在楼道压豆腐,一股子豆腥味很是浓郁。他也偶尔帮个手,谈笑间就学了做豆腐的手艺。

    在事先准备好的木箱子里铺上一层布,随后把豆花弄进去,包裹起来,加木盖子,最后用石块压住。

    这是压榨多余的水,让豆腐成型。

    杨德利哭了一阵子,随后去做饭。

    所谓的饭,就是两碗麦饭,加一样菜蔬。

    贾平安只是吃了一口麦饭,就觉得难以下咽。

    这麦饭是用麦粒连皮一起弄成小颗粒做的,粗糙的让贾平安觉得是砂砾。

    杨德利吃的满头汗,很是酣畅淋漓,仿佛是在吃着什么美味。

    贾平安吃不下去了,把剩下的放下,杨德利愕然道;“平安,你这是……往日你可是要吃两大碗的。”

    贾平安干笑一下,“今日却没胃口。”

    前世他虽然不算是大富大贵,可好歹也算是半个美食家,哪里愿意吃这等食物。

    杨德利一拍脑袋,“忘记做汤了,你往日最喜爱的汤,你等等。”

    他又进了厨房,晚些捧着一碗汤出来,一脸献宝的模样,“难怪你今日没胃口,就是没这个汤。”

    这碗汤看着……灰黑色,没有半点油腥,里面有些杂七杂八的材料。

    这是什么汤?

    贾平安有些皱皱眉,杨德利笑道:“你以前没这个汤就不肯吃饭,某是鼻子被打的厉害,头晕忘记了,赶紧吃吧。”

    原身竟然没这个汤就不想吃饭,可见味道极好吧。

    汤勺是没有的,就是直接捧着碗喝。

    只是一口,贾平安就差点吐了。

    发酸也就罢了,可那股子馊味是几个意思?

    他干呕了一下,杨德利关切的抬头道:“可是连这个都不想吃?那定然就是病了。”

    “某没病。”贾平安欲言又止的看着这个怪味汤,不禁觉得这对表兄弟能活到现在真心不容易。

    他艰难的把汤喝完,打个嗝,就觉得想飞升了。

    杨德利得意的问道:“可好喝?”

    贾平安忍着呕吐的**,强笑道:“美味。”

    这日子,他一天都过不下去了!

    ……

    求推荐票,求打赏啊!

    ……

    感谢幸福妹纸、赵东平、聪林、爱吃小妞的牛胖子、溃雪o、迪巴拉爵土(是土,不是士)、老巨!感谢盟主大佬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