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七章 骨灰都给你扬了

    叶封的杀人动机和对象,其实也十分简单。

    自从重生之后,这个世界有几个女人便是叶封心中已经预定的。

    夕日红便是其中之一。

    那么问题来了,要追求夕日红,首当其冲就要解决阿斯玛。

    无奈这家伙是上忍,更是三代之子,叶封一直隐忍等到今天才有机会动手。

    不过好在的是,现在的时间线距离中忍考试都还有两年。

    如今阿斯玛这家伙也只是暗恋夕日红而已,完全没有表白的动作,这才给了叶封完美的出手机会。

    前世见过那么多圣母婊翻车的例子,叶封也不会给自己留下后患,毕竟他可从未自诩正义之人。

    想做就做,想杀就杀,全凭喜好,不遗余力。

    木叶。

    猿飞一族的驻地。

    叶封神不知鬼不觉就溜了进去,出入如无人之地。

    不得不说南姐的能力是挺方便的,隐蔽性极高,暗杀爆破两不误。

    “啧啧,猿飞家不愧是木叶土皇帝啊,”

    “这家里修得跟皇宫似的,一个小庭院都有上几百平方,哎,倒是可惜这些漂亮的花花草草了。”

    路过错落有致金碧辉煌的建筑群,目光游离在种种名贵花卉间,叶封砸了咂嘴。

    不过欣赏归欣赏,正事还是得做的。

    “纸变化术。”

    随着叶封心中一声默念,数量不菲的起爆符从从空中慢慢凝聚而出,伪装成一片片落叶。

    一张,十张,一百张......一万张起爆符。

    一直到包围整个阿斯玛的住处为止。

    做完这一切,感受到体内依旧海洋般充沛的查克拉,叶封轻轻伸了伸懒腰。

    这种变强的感觉,还真是让人迷恋。

    “再见了,阿斯玛,”

    “下辈子记得换双狗眼,别惦记不该惦记的东西。”

    目光一望房间里依旧在睡梦的阿斯玛,叶封坏坏地无良一笑。

    起爆符这种东西,一般在使用的时候是有一定波动的。

    如果是正常情况,有上忍实力的阿斯玛自然是早就惊醒过来了。

    可惜,叶封的起爆符是学习南姐的纸遁特制出来的。

    要知道就算是后期boss的带土,也在南姐手里被狠狠阴了一手,就更别提阿斯玛了。

    “所谓艺术,就是爆炸!”

    身体再次化作纸片飘上天空,叶封嘴角微微上扬,低喝道。

    中二之魂突然燃烧。

    “嘭!”

    随着惊天动地的一声爆炸,无限火光瞬间冲天而起。

    一朵灿烂绚丽到极点的烟花在木叶中心处华丽丽地绽放。

    至于身处爆炸中心到死依旧一无所知的阿斯玛,叶封无良表示:

    骨灰都给你扬了!

    没心思再看慌乱一片的木叶群众,叶封已经重新化作白纸飘散,慢悠悠回到忍者学校,找了个地方接替了纸分身。

    首次暗杀,成功。

    不久。

    “封,木叶发生什么了啊?”

    “猿飞一族驻地的方向,好像是出大事了呢。”

    井野和雏田一左一右牵着叶封的手,和一群孩子站在高楼上,远远眺望着冲天的火花。

    发生这种事情,整个木叶一瞬间都乱了套。

    “事情有点糟糕呢。”

    就算是不太懂事的雏田,这时也小声嘀咕道。

    “烟花这么漂亮,你们为什么不会欣赏呢。”

    叶封叹了叹气,一副十分惋惜的模样。

    井野:“......”

    雏田:“......”

    另一边。

    火影办公楼。

    “你,你刚刚说什么?”

    猿飞日斩站起身来,拍着桌子不敢置信地问道,脸上的褶皱几乎挤成一团。

    拿着烟斗的手微微颤抖。

    “猿飞家族驻地被人用爆破符袭击,阿斯玛上忍,确认死亡,”

    “此外,共有十七人确认死亡,五人重伤,三十人轻伤。”

    猫妖面具的黑袍暗部半跪在地上,声音隐隐颤抖。

    遭受如此羞辱与重创,还是木叶开村以来的头一遭。

    “查!暗部所有人都给我去查!”

    “我要这个人后悔招惹木叶!”

    三代老头终于失去了心中最后一丝冷静,咆哮的怒吼响荡整个大楼里。

    ......

    一天后。

    阿斯玛的葬礼。

    毕竟是火影之子的葬礼,村里待着的忍者基本上都来了,村民也来了很多在外围。

    就连忍者学校的孩子们也全都被组织着来到了葬礼。

    一眼望去,人群清一色全是黑色正装,黑压压的一片。

    “今天,大家来到阿斯玛的葬礼,实在是麻烦了,”

    “身为火影,我没有尽到自己的义务,没有守护好村子,更是让猿飞家族蒙羞......”

    三代苍老的身影站在最前方,煽情地地说道。

    “然而,木叶飞舞之处,火亦生生不息,”

    “作案凶手我们木叶一定不会放过,阿斯玛所遗留下来的火之意志,也需要我们木叶的大家继承......”

    “我相信......”

    叶封穿着黑色长服,在台下听得想吐血。

    前世那么热血的台词,怎么这时候听着这么别扭呢?三代这老头子还真是无时无刻不忘给村民洗脑。

    当然,一片肃穆的气氛里,叶封心里虽然骚话一堆但也没有再捣乱了。

    毕竟现在还不是和木叶翻脸的时候。

    “咦,话说这种场合,红应该也是在的吧?”

    “毕竟是火影之子的葬礼。”

    叶封心中小声嘀咕道,视线慢慢扫过前方的人群。

    凯,旗木五五开,卯月夕颜,月光疾风,森乃伊比喜,很多熟悉的面孔都在场。

    不久。

    叶封终于发现了夕日红,黑色长衣下的曼妙身段让人浮想翩翩。

    旁边是御手洗红豆。

    两个御姐一副哀悼沉重的神情,在忍者大队里默默听着三代的演讲。

    “唉,木叶有什么好呢?腐朽堕落至此,真的值得信仰么?”

    “还是木叶盛产傻子呢?”

    叶封摇了摇头。

    似乎想到什么,目光忽然往旁边看去,果然看见了一个显眼的人物。

    只见鸣人这家伙听得热泪盈眶的,双手不住擦着落下的泪水。

    叶封嘴角一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