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七百一十章 神迹

    张角有些诧异于李滨主的要求,错愕的问道:“老板,你什么时候对这种事情感兴趣的?”

    “我好奇心一向都挺重的,”李滨主回答说:“而且绿柳山的棋牌俱乐部对于我们来说,从小就是‘大人’才能去的场所,当然更想见识一下了。

    怎么不方面吗?”

    约张角去绿柳山棋牌俱乐部的仍是,伊远国会中保守党的资深万金油议员柯东泽。

    而据他的猜测,原因九成是关于伊远黎明之子教派成立之后,利益分割的问题。

    如果不是碍于保守党在伊远政坛的分量很重,柯东泽这个利益朋友的面子不好拒绝,张角其实是不愿意去的。

    现在李滨主横插一脚,让他一下有了其它想法。

    “倒也没什么不方便的。”脑筋转动着张角摆摆手道,摸出手机拨通了柯东泽的电话,“柯兄,不好意思,我有个朋友远道而来,约我一起吃饭叙旧。

    我说另外有约了,她却不依不饶,非的要跟着唉,真是麻烦。”

    如今在伊远政坛,无论是明里的权势,还是暗中的影响,张角都已在柯东泽之上。

    所以柯东泽闻言识趣的笑着说:“是女性朋友吧,跟着就跟着好了,我也带个女伴去。

    咱们今天就来个2对2约会,哈哈哈哈。”

    这话等于把政治密议改成了私人联谊,张角满意的道:“那好,咱们待会见。”

    挂断电话后他朝李滨主笑笑道:“商量好了,一会你跟我一起去绿柳山棋牌俱乐部吧。

    不过老实说那里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无非就是主体建筑不计成本的造在了地下,又用法阵掩护着,显得私密、雅致、气派些而已。

    唬唬普罗大众还成,可像你这样的豪门贵女见了,恐怕连眼前一亮的感觉都不会有。”

    李滨主闻言直白的道:“像绿柳山的棋牌俱乐部那种地方,就算修成茅屋,也很值得一去。

    稀罕的是层次啊层次,走吧,咱们现在就赶过去,路上顺便吃点东西。

    到了地头再大吃大喝,就显得太挫了。”

    张角哑然失笑的摇了摇头,却没再多说什么,拦下辆出租车,朝绿柳山驶去。

    才刚拐过一个街区,突然间一声轰然巨响突然响起,震得出租车玻璃分崩离析,化为碎片。

    街道两旁无数高楼大厦的外窗、玻璃幕墙,也都被震的碎裂开来,从空中刀刃般的落下,割的路上行人头皮血流,哀嚎一片。

    出租车司机惊骇之下,本能的一踩刹车,瞬间急停,虽然系着安全带,可脑袋还是向前猛地一拱,撞在方向盘上,昏厥了过去。

    坐在后排的张角跟李滨主本来也被出租车急停生出的推背力,推的向前撞去,却在千钧一发之际身形违反物理法则的一个悬停。

    尔后两人直接从没了玻璃的车窗,蹿出了车外。

    面色凝重的抬头望向巨响传来的方向,虽然目光被楼宇挡了个结实,但张角还是从一道冲天而起的黑色烟柱判断出,爆炸发生地很可能是刚刚建成的‘破晓大教堂’。

    黎戈聃作为伊远首都,一向治安良好。

    别说群死群伤的恶性公共爆炸案了,明面里就连聚众打架斗殴的不良事件,都少之又少。

    张角脑海中据此闪过一个念头,“奥斯土其人出手了吗,就算知道新月教廷非常激进,可也没想到竟然激进到了这种程度。

    自身陷入了大麻烦中无暇他顾,又没借口外交抗议就直接使用最简单、暴烈的方法,在别国首都制造大爆炸示威、示警。

    简直比我还要疯狂啊!”

    思索间他开口说道:“老板,爆炸的地点好像是破晓大教堂,我过去看看。

    你赶紧报警。”

    “千万小心,不要逞强。”李滨主点点头道:“打完电话我就去支援你。”

    听她的口气张角便知道,李滨主应该是做出了跟自己一样的判断,冷峻的道:“放心吧老板。

    黎戈聃可是伊远的首都,有传奇甚至神话强者坐镇,就算新月教再激进、疯狂,也不可能炸完人之后还想着闹事。”

    说话间张角心念转动,卤门中飞出四条丈许真龙,环绕四周,御风托起了他的身躯直冲霄汉,跨越摩天大厦,朝破晓大教堂飞去。

    人还在空中,张角就看到整座教堂已经化为了断壁残垣。

    主体建筑倒塌了至少三分之一,剩下的也是摇摇欲坠。

    这种情况下每耽搁一秒钟都可能造成更大的公共灾难,张角疾速俯冲落地,望着遍地血泊、尸骸、残肢,跟受伤哀嚎的普罗大众,鼓动神魂之力,大声呼喊道:“大家不要慌,救护车已经赶来了。

    我现在先把你们转移到安全一点的地方,不要乱动更不要挣扎。”

    说完之后,他驱使着封神遗泽中的四海龙王,显化出无数缕无形风索,缠绕在伤者的身上,将他们轻柔的托起,朝远离教堂废墟的街面吹去。

    同一时间,张角还以意念沟通光明本源,望着数百米外教堂神殿只还剩一半完整的黎明之子圣徽,灌输进了海量的光明之力。

    刹那间,那半截圣徽散发出比太阳还要辉煌的光芒,照耀四方,笼罩了整条街区。

    凡是沐浴在这光芒中的民众,未受伤者惶恐顿失,心底生出无穷勇气,伤者泽无论伤势大小,全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复原。

    就连被炸断了手脚的残障也都断肢再生,总之只要剩下一口气在,就必然能保住性命。

    几分钟后,有救护车鸣着警笛飞驰而至,却已经失去了赶来的意义。

    一旁的张角看了一眼从救护车上跳下来的,医生、护士、担架员们错愕的表情,杨扬眉毛,将灌输进不远处半塌神殿圣徽中的光明力量撒去。

    转身正想要再次御风而起,却发现李滨主正在身后目瞪口呆的望着自己,不由露出一丝浅笑道:“老板,你还真过来了。”

    李滨主却没有理会他的招呼,满脸震撼的嘟囔着,“这黎明之子还真的是很灵验啊,没怎么样呢就展现神迹,救了那么多人的性命。

    值得一信!”

    原来她看的并非张角,而是刚才显示奇迹的半毁圣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