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七百零八章 大人物

    闻道教假托远古大神西王母与女娲、高古道廷领袖元始天尊、灵宝天尊、太上老君之名,设立‘五御’领导群邪。

    其中‘昆仑殿’代表的乃是西王母一脉,名字取意自传说中的妖族先祖至尊西王母,居住的神山,昆仑。

    而‘亚圣’这位子代表着‘五御’的真传种子。

    张角那曾经六亲不认,试图杀子求道的母亲张亦可,如今便是闻道教中女娲一脉‘山河大社’中的亚圣。

    理论上只待五御退位,亚圣们便可以一步登天,继承尊位,其地位大致相当于封建国家里面的储君。

    但可惜的是闻道教里的五御最起码也是神话等级的修为,想等他们死掉在上位,千年、万年也不见得能如愿。

    历史大半亚圣都是比五御先老死,没能继承尊位。

    好在凡是能成为闻道教五御者,先不说品行如何,必然都是超凡资质卓绝,又有大气度、大能力、大野心、大抱负的盖世豪杰。

    又有闻道教数十万年的底蕴作为成道之资,修炼堪称一日千里,到一定程度后自然会将人生目标转向成就不朽的更高层次。

    慢慢把凡间尊荣、权势视如鄙履,最终踏入位面、星空的探索之旅,以寻求大道更深奥的玄妙。

    这时亚圣便自然而然的熬出了头,所以也不是完全没有‘登天’的机会。

    张角通过多方打探,对于闻道教的体系已经十分熟悉,听到那青鸟的话,知道虎交领附近的边城灵异之乱,真是惊动了教里的大人物。

    心中一动,一方面很想要探探这位跟自己母亲地位相似的,昆仑殿亚圣的实力底细;一方面又觉得现在就接触闻道教中这么高层次的人物,是不是早了一点。

    一旁的苏书看到他阴晴不定的脸色,觉得有些奇怪,却还是为张角解了围,望着青鸟道:“原来是教中昆仑殿亚圣麾下的使者。

    你既然知道张顾问的身份,应该也知道我是谁吧。

    能不能解释一下,惜薮君为什么要施展这样大规模的广域法咒,迷惑我手下跟疏散市民呢?”

    青鸟感觉苏书不仅主动搭话,提到自己的主人的时候还不卑不亢,一点都没有为尊者讳的意思,语气反而像是在质问,心中不觉更加恼怒。

    可它虽然只是只妖禽,却智慧早开,知道如今虽然闻道教在幕后治驭江楚的大格局未变,但随着一连串国争、大战失利,江楚传统贵族势力、新兴军方势力隐隐变得越来越不安分。

    一个边疆少将虽然不是什么震动朝纲的大人物,却也是手握军权的地方实力派,无缘无故不宜招惹。

    但它又怕表现的太麻木不仁了,又让主人丢脸,因此语气不善却又不过分的道:“苏将军,你不要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君上本来是用强力的法宝、符箓,安抚方圆千里之内普罗大众的负面情绪,免得化为邪恶扩散的粮资。

    恰好发现你在地上大开杀戒,感觉就算杀的都是可杀、该杀之人,这种时候也不合适。

    所以才用安神咒帮着你镇压形势,你应该感激才对。”

    “原来是这样。”苏书不置可否的道,既没继续质问,也没改口说什么感谢的话,很现实的道:“可这里距离核爆地带太近,我计划休息一会就继续赶路,撤离到安全地带的。

    现在在惜薮君施法之下,九成九的人都痴迷了,该什么办呢?”

    青鸟见她根本就不识好歹,也没心思继续跟苏书搭话,奶油童声渐渐变得尖锐起来,“我来就是奉命跟你说一声,安神咒两刻钟的时间自会解除,于人体无害。

    到时候你想继续什么计划都可以,但君上希望你不要再因为细故大开杀戒,惊得几十万人负面情绪横生。”

    “我麾下武装人员不足,不以杀止乱的话,几十万人一旦全乱起来,伤亡无法控制,就不只是滋生负面情绪这么简单了。”苏书回敬了一句,也说明了自己刚才大开杀戒的苦衷。

    青鸟却不愿在跟她斗嘴,恼怒的嘟囔了一句,“既如此你好自为之吧。”,煽动翅膀直上苍穹,不一会就消失在一片幻光之中。

    张角手搭凉棚目送青羽子飞远,漫声道:“驱使妖鸟作为传话使者,这位惜薮君果然不愧西王母真传之名啊。

    苏署长,你这么不给人家面子,真的好吗。”

    “我只是进我的责任而已。”苏书面无表情的道:“张顾问,一会法咒的效力消失,我怕再生变故,你是传奇强者,能不能帮我稳定下局面。”

    “当然可以了。”张角耸耸肩道:“刚才也就是你没求助,否则的话…”

    “否则的话,你恐怕已经把这几十万人杀掉一小半了吧。”苏书皮笑肉不笑的道:“张顾问,坦白讲你的杀性实在太重。

    我是想要以杀止乱,不是打算把疏散改成屠杀,希望你一会帮忙稳定局面的时候,也不要动手杀人。

    免得收不住架势。”

    同一时间,十几里外的一片青云之上,一个相貌清秀,身着素白道袍,少女模样的女子坐在一辆由戾龙拉着的青石车上,目闪奇光,耳朵微微颤动着喃喃说道:“这家伙原来还是个杀星,倒很合我的性子。

    小青,你对他的观感怎么样啊?”

    龙车车厢的墨玉扶手上,妖鸟青羽子卑躬屈膝的立着,听到主人问话,脸上拟人化的露出谄媚表情回答说:“君上,我都没跟他说上话,也谈不上什么观感,就觉得是个挺普通的人。

    这都怪我在君上身边呆的久了,见惯了高山大川绝世俊杰的人物,再去看小土堆、河沟什么的就看不出好了。”

    “小青啊小青,你虽然开窍有了智慧,”道袍女子笑盈盈的道:“明厉害、懂进退,眼界却终究小了些,瞧不起那些草莽英雄。

    需知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大泽龙蛇竞争,未尝生不出绝世人物,再说了,那位张顾问据说出身隐世传古家族,说起来也算是有根基、底蕴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