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七百零六章 乱起

    风生火起,弥漫晴空。

    开始的时候,见多识广的苏书并没觉得有多出奇,只客套的随口赞了1句,“角兄,你超凡天资还真是卓绝。

    不仅觉醒了复数幻想种,还都拥有着强力的神通。”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发现头顶的火烧云已经掩住了正午烈日的辉煌。

    青色卷风也渐渐勾连在一起,不断扩散,慢慢的竟然将赤虎国民医院附近的空气,都抽取的稀薄了几分。

    可明明空中的异象已经显化到了骇人的程度,对地面的影响却微乎其微,甚至温度都没上升几度。

    如此内敛的能量聚集,终于让苏书脸上流露震惊之色。

    老老实实的钻回了机甲腹中,转身御风飞升,离地尺许的踏空疾行,瞬间远离了赤虎市区。

    张角瞥见这一幕,嘴角浮现出一抹浅笑,喃喃评价道:“虽然圣母了点,但还算知道敬畏、进退,作为盟友也合格了。”

    之后他用心操纵着空中的幻想种继续聚了会力,等到感觉漫天风火已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时,缓缓举起右臂,猛地挥下。

    随着这个动作,已经将小半个赤虎市区笼罩的红云、青风瞬间纠结成为一体,紧接着化为漩涡般的螺旋形态,从空中猛的砸向急救中心。

    落地的瞬间,烈焰爆燃,风助火势,发出一声恐怖巨响后,仿佛爆发的火山一般,将地面的一切摧毁、吞噬。

    产生的震荡蔓延开来,将爆炸中心周围几十条街区化为乌有。

    产生的烟雾则如核爆时的蘑菇云般缓缓升空,不断扩散,将死亡的征兆尽显于人间。

    几十公里外的荒郊,逃亡的赤虎市民被巨响惊动,骇然回望,看到巨大的黑云升空,心情不由变得更加忐忑不安起来。

    治军的人都知道,兵一上万,无边无际,更何况几十万无自觉组织、纪律的民众聚在一起。

    漫山遍野的一坨,由赤虎军警检判署的数千部队在周围分散守护,暂时没有外患,但内忧却是不可能照顾的周全了。

    而边城之地,民风彪悍。

    再加上赤虎市又曾经临近灵异浩劫之地虎交领,敢在此处短居、常住的至少都有几分胆色。

    心思一乱便有人生出了‘是死是活要朝上,死也要做个开心鬼,反正可能活不成了,不如怎么痛快怎么来’的想法来。

    尤其一些无牵无挂,又缺少远虑,疏散时只图轻松,连颗糖果都没拿的青少年,走了大半天的路,早就已经饥肠辘辘,公家发的食物又不够吃,更是慢慢的恶念滋生。

    其中一伙早就认识,又住在同一间出租屋里,昨晚成群结队被疏散的烂仔,望见周围那些大包小包带足方便食品的难民吃吃喝喝,目光变得越来越歹毒。

    里面最年轻,也最没心机的1个忍不住咬牙切齿的道:“,大家平平住在一个城里,他们带着薯片、面包,吃的有滋有味,却根本不顾别人的死活。

    公家那些人也是没脑子,发东西吃,没带食物跟带着食物的一样待遇,这不是故意让我们挨饿吗!

    反正现在又是疏散,又是爆炸的,荒郊野外也不知道能挨多久,不如咱们抢他娘的,好歹混个饱死鬼。”

    青年人少有克制,有了主意之后往往马上便血充大脑,不计后果的想做就做。

    因此讲完这番话后,那年轻人咽了口吐沫,眼睛直勾勾的望着不远处一个吃面包夹腊肠的大叔,竟真的迈步冲了过去。

    却被旁边一个年纪比他稍长,面相也稍稍聪明些的同伴一把拉住,“疯狗啊,你真疯了。

    军警检判署的差人现在一眼就能看见咱们,你冲过去抢人,可能连半个面包夹肠都没吃完就得吃枪子。

    抢东西也得用脑啊。

    跟我来,咱们往人群的里边去。

    拿家伙,掌握超凡力量的军警现在都在外围,夹心地方的公家人都是只会动嘴的废材,一巴掌就扇没声了。”

    “雕豹哥牛啊,脑子就是灵,我听你的。”疯狗闻言很是服气的道。

    周围其它烂仔相互看了看,交换着眼色,默默跟在那个花名雕豹的青年身边,一起朝人潮中心钻去。

    同一时间,返回疏散队伍的苏书已经下令,武装导弹车向赤虎城公立国民医院原址瞄准,做好精确进行核武打击的准备。

    之后她紧盯着雷达屏幕,迟迟没有下达最后的发射指令,突然就听身后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苏署长,我都已经把急救中心的灵异领域破坏掉了,你还在等什么啊。”

    “我命令,丁三七型核子弹头4枚、辛二型中子弹7枚…间隔3秒依次发射。

    打击点以赤虎国民医院为中心,坐标乙轴七九五…执行!”苏书闻言先没理会那声音,直接满脸严肃的下达了攻击命令。

    几辆导弹车上的攻击手马上次序重复着她的命令,按下了击发按钮。

    顷刻之间,一枚枚的导弹尾翼冒火的‘嗖嗖嗖…’极速升空。

    不过一两秒钟后,赤虎市区方向传来一连串的爆炸声,紧接着边升起了一朵朵真正的核爆蘑菇云。

    这时苏书才转身望着刚才开口的张角,语气里带着点埋怨的道:“超高敏感雷达都没发现踪迹,你行动堪称神鬼莫测啊,张顾问。”

    张角哈哈一笑,没搭理这话茬,后退一步,把手伸出指挥车的车门外,感受着一股股温热的气流道:“苏署长,这里距离赤虎市的距离还是太近,辐射热波都能感觉到…”

    “可几十万的普罗大众,露夜奔波10几个小时,已经是移动的极限。”苏书闻琴弦而知其雅意的打断了他的话,“再不下令休息的话,恐怕会出乱子…”

    她的话还没讲完,突然听到车外有喧闹声响起,不由暗暗叹了口气,“看来不是可能会出乱子,而是乱子已经出了。”

    “乱世用重典啊苏署长。”张角闻言想起苏书之前尽心尽力疏散赤虎市民的圣母表现,忍不住提醒道。

    苏书冷冷一笑,杀气弥漫的回答说:“慈不掌兵,大义之下我也许会发发善心。

    可面对那些不识好歹恶徒,下手可绝不会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