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十七章 四两拨千斤

    被人一连拒绝两次,让苏盏气的牙根痒痒,再不愿意和张角废话,转身就要离去。

    但这时张角却转念一想,如果超凡协会真像苏盏说的那样,是鲁洋境内非常出名难以加入的超凡者组织,未来很可以给自己的履历增色不少,吸人眼球,心中不由改变了注意。

    话锋一转道:“可是仔细想想,一个这么大的超凡组织,诚意满满的邀请我加入,我一个菜鸟太不识相的话未免不识抬举,只能答应下来了。”

    苏盏有点跟不上张角的思路,楞了一下,重新转身后一方面对自己初次募新峰回路转马到成功感到开心,另一方面又有点讨厌张角说话暧昧不清大喘气的态度。

    不过还是工作业绩更为重要,她勉强笑笑说了句,“加入我们是最明智的选择,你不会后悔的。”,拿出协会特别定制的记录仪给张角拍了张照,记录了一下身份资料和掌纹信息,完成了登记。

    接着又给张角发了份《超凡协会新人须知》,“张先生,现在你就是超凡协会海京分会的会员了。

    跟我过去归队吧。”

    “这边的位置视野好,我还是继续呆在这里好了,呃,不违反什么纪律吧。”张角却拒绝道。

    “随便你了。”苏盏再忍不住心里的怒火,没好气的道,独自一人回了超凡协会的队伍。

    而这时仿佛卖便宜货的超市开门前几分钟,会蜂拥来大批顾客般,数以千计年龄各异,穿着各色各样改良型轻便古装的超凡者;

    身穿各式各样战斗服荷枪实弹的民间武装人员、机甲战士与一批批好像春游般坐着校车的超凡科系大学生不断涌来,看的张角目瞪口呆。

    不过虽然虹桥现场短时间内多了这么多人,却没一个拿出手机拍摄的。

    这是因为异族战争过于残酷,为防止普罗大众恐慌,无论规模大小都不得私自拍摄。

    所有相关影像记录必须由官方媒体剪辑、制作、发布,违令者视为严重刑事犯罪,轻则终身监禁,重则现场格杀。

    虹桥颜色变浅后又过了将近20分钟才完全消失,现场气氛登时变得紧张起来,很快就再无人随便交谈。

    在这死一般的寂静中,本来瞧着平淡无奇的小区大门,渐渐给人一种巨兽张开的待人而噬的血盆大口的恐怖感觉。

    当着无形的肃杀气氛浓烈到时,距离小区围墙最近的公寓楼顶,数不清的狰狞异族突然狂奔着闯进众人的视线,从天台边缘飞跃而起,向外闯去。

    从这些不速之客被藤蔓缠绕的身躯,外露皮肤上的鳞片,鹰爪一样的手掌,凸出的嘴巴以及满口尖锐的獠牙可以判断,它们正是人族的死敌之一蜥蜴人。

    张角既在博物馆里看到过蜥蜴人的标本,也在动物园看到过被豢养在铁笼子里等待乖乖喂食的活蜥蜴人,还曾在电视、电脑上看过不少次人类与蜥蜴人作战的实录场面。

    但他从来没想过真实的蜥蜴人冲锋竟然如此彪悍、凶狠,不仅是对敌人更是对他们自己。

    “简直是神精病啊,竟然什么辅助器具都没有就从几十米的高空跳下来。

    低级超凡者恐怕都得摔残废喽,这是想拿人当肉垫子,死一个够本,杀俩赚一个啊!”张角心中闪过一个不靠谱的念头,默默为临近小区围墙的人默哀了一下,毫不犹豫的转身撤到了街对面。

    第一次和异族接触,他行事显得异常小心。

    这时小区围墙上,防卫军布置的空气炮上已经发动了攻击。

    挤压吸满空气的弹仓猛然打开,炮管激发,射出一股股粗大的旋转气柱,只要扫中从天而降的蜥蜴人,便将其绞的粉碎。

    漫天浊绿色的血液和碎肉渣小雨般的落下,大约一半的不速之客还在空中就失去了生命。

    剩下那一半则被高高跃起的猿型机甲挥拳阻击,揍成了肉饼。

    这看起来是场完美无缺的阻击,观战的张角心里正感到赞叹,突然异变发生。

    飘落的血雨洒在小区外躲避不及的人类身上,马上冒出滚滚绿烟,像是强硫酸般腐蚀的人皮开肉绽。

    受伤者疼的失去理智,在地上不断翻滚,哀嚎声此起彼伏却又戛然而止。

    因为伤者往往喊过几声后便双目圆睁着龇牙咧嘴的失去了生命。

    而那些击杀蜥蜴人的机甲,粘上敌人血肉的部位也被腐蚀的外壳消融,露出内里贯穿神经系统的接驳线。

    机甲虽然并未失去战斗力,却动作明显变得不再流畅,威力大打折扣。

    望见这一幕,作为现场指挥官的章袖震马上做出预判,冷静的下达了命令。

    现场待机的武装运兵车的车顶瞬间掀开,一颗颗湛蓝色的水晶球飘了出来,悬浮到半空中定住,散发出海浪一样的波纹,不断扩散,相互交汇成一道光幕,将小区外方圆五十米的街区整个罩住。

    与此同时,国民防卫军所有军人连同所有的民间武装人员全都听令,后撤到了光幕之外。

    而刚刚做完这一动作,便有更多的蜥蜴人出现在小区外围公寓楼顶,疯狂奔驰跳跃着从天而将。

    没了空气炮和机甲的阻击,他们很顺利便着地。

    本来因为体魄天生就比人类强壮许多,出击前注射了激发全身潜能的药剂,更重要的是先天就拥有猫科动物一样杰出的平衡能力,落地后的蜥蜴人并不会摔死。

    反而会因为身受重伤毫无生存希望的困兽之斗,爆发出更可怕的搏命攻击。

    可穿越蓝色光幕时的强大电流,却让他们在半空中瞬间失去平衡,改写了接下来的命运。

    看着不远处下饺子一样自寻死路的敌人,章袖震始终平静的脸色变得更加从容,好整以暇对簇拥在身边的民间武力组织头面人物们笑道:“这些蜥蜴人真是越来越狡猾,残忍了。

    一群囚犯竟然也敢仗着世世代代生活在沼泽烂泥地里,耐受酸瘴腐蚀的种族特性,往体内注射强酸发动自杀式攻击。

    要是碰到缺乏经验的现场指挥官,说不定真就让他们弄得手忙假乱,但在我面前耍这种小伎俩就是班门弄斧,自寻死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