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十三章 新工作

    笑笑馆的谐星学员不算什么正式职业,一个月只发30元的生活费,在海京这种大都会连糊口都不够。

    好在剧团老板也知道报酬太低,所以把学员们的工作时间放的极为宽松,除了剧院生意火爆的周末必须全班外,其余时间都只要求上半天班,并且周1到周五还能得到1天的轮休。

    有这么多的空闲时间打零工作补贴,再加上老板还轮流给学习表演和上台实践的机会,在火热梦想的鼓动下学员们倒也能咬牙坚持下去。

    张角以前也是这么的生活,除了将演员作为主职努力外,还得坚持客串餐厅服务生、便利店售货员、工地小工...才能生活下去。

    不过现在情况有了不同,成功凭依幻想种后,他有了更赚钱的打工机会。

    现在的世界可不是什么太平盛世,民间极为崇尚武力,除了不求上进的雕丝废宅外,中产稍上的富裕阶级无论男女,普遍都将健身、练武当成最大的时尚。

    不求真有什么成就,最起码身体能练出腹肌、人鱼线,再懂几个搏击动作,显得更有魅力。

    而有这样庞大的需求,自然就有相应的产业集群出现。

    像海京这样的都会城市,大大小小的武馆、健身搏击俱乐部就有数千家之多,相关职位不计其数,其中就有张角心仪的目标。

    啃完猪骨头第二天,大清早嗑完糖修炼后,张角坐公交车来到海京市中心的华阳街头。

    这里高楼大厦林立,钢铁丛林将天幕都遮住了一半。

    穿过马路来到一座名叫益达的商场中,张角坐着观光电梯直上顶层,走进了自己的首个求职目标,‘极点’搏击俱乐部。

    前台几名浓妆艳抹的接待小姐见他过来,其中一位马上热情的起身、鞠躬问道:“先生您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吗?”

    张角笑着道:“那个,我看了你们网上的招聘公告,来应聘陪练的。”

    听他既不是会员,也不是潜在客户,招待小姐姐本来笑盈盈的脸一下垮了下来,职业化的笑容瞬间消失不见。

    随手拿起呼叫器道:“郑哥、郑哥,前台有人来应聘搏击陪练,请出来一下。”,之后朝张角干巴巴的道:“去那边的沙发上等一会吧。”

    “谢谢。”张角点点头坐到了一旁。

    几分钟后一个中等身材,肌肉壮硕,穿着的白衬衣、黑马甲看起来几乎快被撑破的青年男人,从俱乐部里大步走了出来。

    和前台的姑娘们眉开眼笑的打过招呼,贫了几句嘴,男人走到张角面前,上下打量着他皱皱眉老气横秋的道:“年轻人,就是你要应聘陪练吗。

    体格看起来不太行啊。”

    “主管,您别看我瘦,筋骨里面有肌肉啊。”张角急忙绷紧全身的肌肉做了个健美的动作,大声道:“从小我就练武,相当的壮实,最适合当搏击陪练了。”

    “是吗。”郑主管不置可否的笑笑,“陪练可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能干个一年半载就算做的长久了。

    很多人赚的钱还不够看伤,买药吃的。

    大部分想不花时间、不费脑子来赚快钱的家伙,干个一、两周就坚持不住辞了职,所以我们才在网上长挂着招聘广告。

    你要是也这么想趁早别来,省的以后后悔。”

    “我是想来赚个快钱,”张角想了想老老实实的说道:“你们招聘广告上写着工作时间可以自由选择,4个小时就算全班,薪水每日一结。

    我能打工的时间不多,所以选来选去感觉最适合干的就是搏击陪练了。

    不过我真的从小练武,身体底子好,坚持的住,不信您试试。”

    “那你跟我来吧。”听他语气诚恳郑主管犹豫了一下,朝张角招招手道,领着他通过门禁,进了极点俱乐部。

    俱乐部里的场地很大,规格四四方方,左边摆满了各种健身器材;

    右边是用玻璃幕墙隔开的游泳馆;

    靠墙的空间建有瑜伽、韵律操、动感单车等各类专门健身场馆;

    中间摆着几个和正规搏击比赛同等规格的擂台,和模仿笼斗的软塑料充气笼子。

    因为时间太早,俱乐部里工作人员多过会员,擂台一多半都闲着。

    郑主管随便指了个空擂台让张角装备好护具后上去,之后竟然连衣服也不换,直接脱了鞋,带上两只拳套亲自跳上了场。

    “主官,您是要亲自试我吗?”张角见状诧异的脱口而出道。

    “对头,我可是职业军人出身,”郑主管活动了下手脚道:“拳头重的很。

    你能吃得消我的拳脚,应付俱乐部里的客人就不成问题,准备好了吗?”

    “来吧。”张角心里有些紧张,嘴巴却毫不露怯的说。

    话音落地,郑主管已经一个垫步,冲到了张角面前,一个摆拳朝他的面颊打去。

    如果是两人对打,张角这时一定侧身后退,然后用刁手擒拿敌人的胳膊,制其关节,但现在是陪练,他却只能用手护住脑袋硬挨。

    郑主管的拳头果然很硬,一拳下去打拳套怦然作响,因为太大意,张角并没有运转气血护体,震的半边脸都麻了起来。

    郑主管一记重击之后并没有继续出手,望着张角道:“怎么样,能坚持吗?”

    张角心里骂娘,表面却若无其事的晃了晃拳套道:“主官看来真是经过正规的军事训练啊,身体素质真好。

    不过我还坚持的住,咱们继续。”

    看到他的表现不像强撑,郑主管愣了一下,错愕的道:“小子可以啊,看来我还真是小瞧了你。

    再撑住下一套组合拳,咱们就签合同。”,调整了一下姿势,左右手交错出击。

    听到这边拳头打击的声音大作,俱乐部里那些闲着没事的教练、陪练纷纷围了过来。

    看了一会热闹,几个和郑主管有交情的家伙便在擂台底底下笑嘻嘻的开起玩笑来,“老郑认真了嗨。

    人家看起来也就是10几20岁,来混口饭吃,你这么做合适吗。”

    “郑主管风采不减当年,不愧是前特种部队吊车尾的存在,这拳头打的砰砰的。”

    “你懂什么,这叫‘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踢北海幼儿园’,好手打不过,咱还打不过个小青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