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十二章 演武

    自建的租赁房大都没装冷气,所以头些年刚开发时,每到夏天晚上吃过饭,那些刚被海湾街廉价房租吸引来的租客,都会到自家天台上打牌、乘凉、闲侃,把天台挤的满满当当,。

    现在的渔湾街虽然越来越繁华,吸引力越来越强,但这种中、底层海漂族喜闻乐见的消遣却渐渐消失不见,被逛商场蹭冷气所取代。

    而这正和了张角的心意。

    环顾四周一片寂静,他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将金糖丢在天台角落,脱光衣服放在麻袋上,开始运转血气修炼起来。

    和白天在厕所隔间的狭小空间里锻炼完全不同,这次张角的动作大开大合、劲道威猛,慑人胆魄,但因为运动开了,筋肉里气血膨胀行动间稍显笨拙的短处,也暴露了出来。

    可这乃是无可奈何之事。

    吃甘蔗不能两头甜,低阶的武士、修士无论修炼什么功法,都必然会有缺点只是大小不用而已,等到修炼的境界高了,自然而然就会得到弥补。

    而且张角修炼的《军道武力》层级足够高端,对于短板有着强力的修正,气血运行路线能极大增强人的奔跑能力。

    并设计了很多在疾驰中蓄力猛击,一击见极击败、击杀对手,震慑敌人躲闪,避免近身的杀招,也不怕对手缠斗。

    此刻在夜色下身立高处,孤身一人,体内能量储备前所未有充足的修炼着的他,将《军道武力》石斧境界的特性几乎发挥到极致。

    一步就踏出4、5米远,三、两步便横跨整个天台,拳挥足蹴间劲风呼啸,气势强的仿佛能开山裂石。

    越打越觉得酣畅淋漓,张角不知不觉间将苦修当成了享受,直到肌肉酸疼到难以坚持,才停了下来。

    一边慢走着平复气息,一边暗暗感受了一下,他发现这一趟拳打下来竟然足足抵得上平常4天多肉身修行的成果,心里不由暗叹幻想种的强大,欢喜的想到:“刚才那样高强度催发气血修炼虽然**负荷极大,但一天两次还是能坚持的。

    而且有了把垃圾食品吃出营养素效果的能力,再也不怕修炼过头留下暗伤。

    这下发达了呀!

    真没想到把丁级营养素当饭吃能有这么大的好处,有钱可真好,不过现在我也能享受这种福利了,哈哈哈…”

    畅想了一下未来,张角抖干净身上的汗水,把剩下的金糖吃光淬炼过神魂,穿好衣服,施施然的下了天台。

    可等他嘴角带笑的回到租屋,表情却一下僵住,好心情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屋里刘松一脸坏笑的望着张角,指了指身旁的短发女孩道:“角子,怎么才回来,同同姐来看你都等挺长时间了。

    我女朋友刚打电话约我去看夜场的电影,先走了哈。

    你们慢慢聊,慢慢聊。”,不顾张角哀求的眼光,扬长而去。

    屋里只剩下了张角和短发女孩,而那女孩赫然就是白天在‘山岚广场’教训张角的女警。

    这位新科巡警的名字叫柳同,既是张角的房东女儿,也是五年前曾经在荆山地下车站救治过张角的那位海京大学医科生柳铁的妹妹。

    人世间也许真有缘分这种东西。

    在荆山车站救治过张角后,柳铁和张角上了同一班地下列车,因为怜悯他小小年纪就孤身去海京讨生活,便半价租了家里的房子给张角。

    从此张角便在柳家租屋里落户,一直生活到现在,期间面试上‘笑笑馆’的戏剧学员后,认识了环境和自己迥异的刘松。

    两人脾气投缘,刘松又是性情中人加上恰好交了个‘吞金兽’一样的女友,经济变得紧张,就搬出租金昂贵的单身公寓和张角合住在了一起。

    而张角从此以后就开始交全份的房租,并自己主动承担起水电费用。

    相处日久,因为他再困顿也从不向人叫苦求援;

    如非万不得已绝不愿意依赖他人;

    欠下大人情后一定千方百计偿还,但对于小小的帮助却不生硬的拒绝,并没有因为自尊心太强丢掉人情味的为人让柳家姐妹非常认可,渐渐当成了亲近弟弟。

    看到张角尴尬的样子,柳同心里有些不忍,但知道这时不能心软,眉毛一竖向下指指点点的道:“小子,你知道白天的事造成多大影响吗?

    你真的疯了吗,每过几周就做一次那种事,是觉得自己那儿值得炫耀吗?”

    “姐,我也是男人啊,你一个警专毕业的人民公仆,怎么能那么讲!”听到柳同的话,张角羞的满脸通红,不满的道。

    柳同闻言冷笑一声,上前用手用力拍着张角的脑袋道:“我骂的就说你这个男人,给我清醒一点啊小子。

    你都已经20岁了,还做这种疯事,真觉得这个社会简单是吧。

    你死赖着没违法,警方是没理由浪费公共资源去调查你,但那些无良媒体不一样。

    真要是引起社会关注,有足够的新闻价值了,他们一定会想方设法的调查你,曝光你的身份,连你小时候吃什么奶粉都能给抖出来。

    到时候你怎么办!”

    张角默默想到:“真要有那一天愿力一定滚滚而来,我就牛叉了啊。

    说不定能一下子跨过凭依境界,把“伏断星”显化出来。

    这样的话驱使幻想种时,我最少能相当于一个3级‘抵千武士’外加‘知玄修士’,属于响当当的复合型中级武力。

    虽然放到荒野或者种族战争里仍就是炮灰一个,但最起码高级了很多,算是垃圾中的战斗机了。”

    但这些想法他却不能说出来,只好继续保持着沉默。

    而看到张角一声不吭、垂头丧气的样子,柳同的态度渐渐缓和下来,老气横秋的道:“你还年轻,还有大好的前途。

    如果没办法控制在公共场所裸奔的**,要去看心理医生,不能放任自流,懂吗?”

    “我没裸奔啊。”张角小声争辩道。

    “你穿成那样和裸奔有什么区别。”柳同怒吼一声道:“好了不说了,气的我脑血管都快爆了。

    吃饭了吗,我妈做了猪骨头汤和酱大骨,分量多的吓人,走,一起去啃骨头吧。”

    “狗才啃骨头好不好…”张角不满的抗议道,却老老实实跟在柳同身后,走出了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