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九章 小飞象

    愿力这种东西虽然是种精神力量,看不见摸不着,但在人类社会从古至今都有着衡量标准。

    五千个身体健康、精神正常的成年男性,加五千名身体健康、精神正常的成年女性,心无旁骛的关注同一件事务一万次呼吸的时间,所能汇聚的愿力总和,就是一个愿力点。

    而驾驭幻想种有三种层次,凭依、显化以及分神。

    其中‘凭依’是指通过同化,将幻想种拥有的种种能力大幅度弱化的具现在自己身上;

    ‘显化’是指将幻想种弱化后的投影在现实世界具现出来,驱使者可以在自己目光所及的范围内操控其行动;

    ‘分神’则是将幻想种由虚化实,实力毫无削弱的完全具现,并可以命令幻想种没有限制范围的自住执行一些命令。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幻想种没有独立的神智,只有智能,就像电脑一样,可以通过固定程序处理很复杂的文件,却不可能有丝毫的开创性。

    也就是说由邪恶传说中诞生的幻想种,分神自动执行任务时一定表现的十分残暴。而由善良故事里诞生的幻想种则会充满慈悲。

    绝不可能出现现实里好人激情犯罪,坏蛋良心发现那种例外。

    此外无论是凭依、外显还是分身,都不用一蹴而就,可以徐徐渐进的进行。

    当然这种‘渐进’也有限度,不可能投入一丁点愿力,就收货巨大的好处。

    比如张角想要初步凭依‘封神遗泽’里最弱小的幻想种,获得其基本能力加持,都得一万左右的愿力点才能实现。

    而想要完全凭依,所需愿力点的数量还得再乘以30不止,就更别提外显、分神了。

    这需求听起来有些夸张,但实际上一个有几千万、上亿忠实粉丝的超级巨星,一天什么都不做就能收获上万愿力点。

    活动期间,一场大型演唱会的电视、网络播放,就可以入账数十万点愿力。

    就更不要说那些影响力巨大,言行能够左右鲁洋甚至人类世界国计民生的强势政治人物、商界巨子了。

    只不过对于一个默默无闻,只靠在剧院门口撂街演出的谐星学员来说,积攒愿力就太难了,一整年时间可能都凑不到1点。

    所以张角只能另辟蹊径,用歪门邪道来博人眼球。

    采取的手段就是变装表演。

    而今经过5年孜孜不懈的努力,他装扮的‘变装示威狂’虽然臭名昭著,却已经几十次登上海京本地媒体版面,并有了‘小飞象’的绰号,在网络上颇具盛名。

    只不过这种靠出位表演吸睛的办法,无法像真正的人气明星那样长时间、累积性的获得公众关注,所以至今也没能存够初步凭依幻想种的愿力。

    但这一时刻已为时不远。

    感受着愿力的汇聚,张角狂奔至大卖场一层的餐厅外,舒展手臂,做出一个飞行的动作,引来了玻璃窗后无数手机的镜头拍摄。

    之后他开始绕着卖场狂奔,间或杂耍式的翻跟斗、劈腿跳、鱼跃纵…极尽奇形怪状之能事。

    因为没跑进建筑物里,只在公共区域活动,所以广场保安对张角根本无可奈何,只能按照内部规章报警后,守在门口看热闹。

    不一会,一辆警车飞驰着赶到了‘山岚广场’,在街边停车,推门下来了一男一女,一老一少两个巡警。

    那接近老年的男巡警一副‘油条’样子,下车就摘下警帽当扇子在手里扇着,嘴里不满的说道:“这大热的天出警真是够呛,不过能看个稀罕物也不错。”

    说话间他远远看到狂奔的张角,马上认了出来,脸上顿时变得更加难看,“难缠了,是小飞象。

    这家伙很懂法律,每次出现都穿着泳裤,商场顶楼有健身房、游泳池,所以不算公共场合裸露身体,行为不典。

    再加上身体上总写着标语什么的,能说成是个人示威游行。

    属于宪法赋予每个鲁洋公民的天生权利,咱们警察不能干预,这方面出了纰漏,是最麻烦的。

    头疼啊头疼,小吴,实在不行一会做个记录就走吧。

    你刚刚警专毕业还在实习,我呢马上就工作满35年退休了,关键时期咱们就都别自找麻烦了。”

    听到这番话,一旁五官精致,留着一头齐耳短发,身穿深灰色制服,英姿飒爽的年轻女警却并不认同,咬牙切齿的道:“巡长,一会你什么都别管,直接去找报警的保安做记录。

    其他都交给我来处理,绝对没有后患。”

    说完之后,女警撒开两条笔直的大长腿朝张角飞驰而去,嘴里还大喊着,“你这个死不要脸的小子,给我站住、站住!”

    张角闻言转身一看,先是没太在意,可当看清女警的脸后眼睛一下瞪大,马上加速狂奔,两人一追一逃围着卖场转起圈来,顿时引起了更多的注意。

    绕了几圈,感觉观众已经开始产生审美疲劳,张角突然停住脚步,一脸无辜的望向女警。

    女警气喘吁吁的追来,怒气冲冲的伸手拍着他的脑袋,怒斥道:“跑啊,再跑啊,死小子。

    脸皮这么厚,竟然在公共场所裸奔,你是暴露狂吗,嗯,是变态吗?”

    张角一边无力的挡着女警的巴掌,一边轻声狡辩道:“我穿着短裤呢,怎么能是暴露狂呢。

    大夏天的那么多人穿着短裤打赤膊,难道都是变态吗。

    再说了,你没看到我身上写着‘支持大开拓,力挺营养素平价化’的标语吗,这是政治诉求,而宪法赋予了每个公民表达自己意愿的权利。”

    “狗屁政治诉求,”女警一脚踢在张角小腿的迎面骨上,“你别乱找借口了,你就是个喜欢博人眼球,被人关注的心理变态。

    好几年了,你做这种事已经好几年了吧,次次都换标语,内容还前后矛盾,真是,真是太可恶了!”

    以张角已经修炼《军道武力》入门的身体素质,自然不可能被凡人所伤,但他还是装作疼痛难忍的样子,抱着小腿嗷嗷直叫道:“你干什么呀,这是滥用暴力懂吗,滥用暴力,属于犯罪行为。

    警察就能这么随便殴打一个什么违法行为都没有的民众吗?”

    看到张角痛苦难当的样子,女警脸上露出一丝后悔之色,却还是压低声音嘴硬的道:“那你去告我啊,死小子。

    活了20岁,谁对你好,谁对你坏都不知道吗!

    这么疯下去,万一有一天暴露了,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你猜不到吗?

    等到社会渣子、变态狂、暴露癖这样的标签,通通贴到你身上的时候,你就完了。

    仔细想想吧,现在给我赶快消失。”

    张角闻言灰溜溜的挠挠头,趁着绿灯的机会跑出广场,穿过马路,真就消失的不见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