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八章 吃货

    ‘笑笑馆’算是海京艺术街规模中等偏上的剧院,占地面积过千平方米,分为上下5层。

    其中1、2两层是售票厅和6间小剧场,3层是开放式的员工活动区域,4楼是独层的大剧场,5楼是戏剧主题的咖啡餐馆。

    而之所以会将员工活动区域设置在3楼而不是顶层,据说是因为剧院主人希望给观众一种‘浸入’式体验,可以和剧场演职人员零距离接触。

    因此3层食堂完全用透明玻璃幕墙间隔,并且对外营业,所以规模颇为可观。

    走进食堂,左边是一长排摆着几盆半满炒菜,几大碗腌咸菜,一大盆米饭,两笼馒头的硬塑料柜台;右边则是一排排摆放整齐的长条木桌、木椅。

    显然在观众最少,大部分剧场演职人员放假的周2,食堂菜色比平时逊色不少。

    不过张角并不挑食,看到炒菜里有回锅肉已显得极为满意,马上取了餐盘,凑过去,舔着脸对打饭大妈说:“徐姨好啊。

    您今天瞧着红光满面的,应该有什么好事吧。

    我今天就惨了,一早就在剧院门口发传单,早饭都来得及吃,又累又饿的。

    您给多打点米饭,再给多来点肉。

    回锅肉我最喜欢吃了,几勺都吃的下去。

    还有鸡蛋,西红柿炒鸡蛋也多来点,拌米饭吃超开胃的。

    鱼,腊肉您也给我打一点,吃点鱼肉营养均衡。”

    大妈翻翻白眼,似乎很瞧不上张角的花言巧语,但手下的饭勺却还是给了情面,无论是饭还是菜都给的满满当当。

    “谢谢徐姨了,还是您心疼我们这些穷学员。”张角心满意足的端着餐盘道了声谢,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下,大快朵颐起来。

    刘松也打了份午餐坐在他身边,用一种怒其不争眼神瞥着张角道:“打个饭而已,你看你那贱样,就差对食堂阿姨跪舔了。

    你是猪啊,为一口吃的这样。”

    “从造型上看,咱俩谁像是猪啊,”张角撇撇嘴道:“你纯粹是羡慕嫉妒恨,明明吃的一样多,结果你长成了肥猪,我却仍然保持着苗条、健美的身材。”

    “你去死了,”刘松佯做怒声道,把自己的餐盘也推到了张角面前,“吃吧、吃吧,吃死你。

    我忘了中午有约会,得和萍萍吃大餐,这份猪食也喂给你了。”

    笑笑馆剧院有规定,演职人员只有头份员工餐可以免费,一餐盘吃光,再打就得收钱。

    这倒不是老板苛刻,毕竟这分量就算是一般壮汉也能吃饱,无奈对于张角这种大胃王来说,就显的不足了。

    所以刘松很多时候哪怕有事不在剧院吃饭,也都先打好那份免费的员工餐,留给张角再走。

    张角呢虽然从不跟着搭档蹭吃蹭喝,但对于好友这点不花钱的照顾却还是会欣然接受,以免显得太过计较,伤了情面。

    而这次自然也不例外,张角还照常嘴巴很贱的调侃道:“吆,有人真去跪舔喽,滚吧、滚吧。”

    “呦,有单身狗被噎的说胡话喽。”刘松笑着站起身来还击着,“吃的粮中粮,方为狗中王。

    角子,你已经距离狗王不远了,加油吧。”,扬长而去。

    张角望着拍档远去的背影,无声的笑笑,狼吞虎咽的将两大餐盘食物一扫而空,悄然起身,走进了剧院3楼的洗手间。

    在马桶隔间,他关门锁好,脱光衣服,露出精壮的身躯,猛一股劲,周身气血流转,体表的毛细血管瞬间膨胀,肌肉鼓起变得硬如磐石,皮肤则像是刮干净毛的牛皮一样,隐隐泛起一股油润的光泽。

    这是五年苦修结出的硕果。

    坚持不断的修炼让张角还没成年就迈入了《军道武力》第1级的‘石斧’境界,顺利蜕变为1级超凡者,并一直缓慢的向着‘铜戟’境界挺进。

    但可惜《军道武力》的修炼虽然对资质要求不高,却必须补充大量营养以支撑高强度锻炼带来的消耗。

    而身为没什么遗产可以继承、学历可以依靠、人脉可以利用孤儿,张角根本不可能整天大鱼大肉的补充营养,就更不用说时常服用营养素辅助修炼了,所以修行速度始终无法提高。

    此时他时而用单手3根指头做伏地挺身,时而倒立着支撑住身体不断旋转,快速变换动作,在小小的空间里利用自身体重消耗着气血。

    随着独特节奏的呼吸声,张角周身毛孔逐渐打开,像是煮沸的水壶一样升腾起丝丝蒸汽,刚吃下去的饭菜很快就消耗了一半。

    之后张角盘膝坐下,开始闭目吐纳空气中的灵力,淬炼神魂,直到感觉继续下去会透支身体,才重新睁开了双眼。

    结束锻炼,他掀开马桶水箱撩着里面的凉水洗干净身上的汗渍。

    蹲在马桶上痛痛快快排出了体内的食物废渣,擦干净屁股顺便晾干身体后,穿上衣服大步离开了厕所。

    之后到更衣室取了自己的背包,他出了剧院,步行着来到海京市的标志性建筑群‘山岚广场’,躲着监控镜头,在广场外围边角一棵硕大的梧桐树下站定。

    午后的大太阳下,人呼吸都觉得吸进去的空气发烫,室外行人稀少。

    张角从背包里取出一白、一黑、一红三+盒油彩,先用白油彩把整张脸涂白,之后用黑油彩在眼睛和鼻子画了3个黑圈,最后用一层厚厚的红油彩涂红嘴唇。

    做完这些,他施施然的再次脱光衣服,从背包里拿出件小象造型的紧身泳裤穿好,用手指蘸着油彩在胸口和肚皮上写下‘支持大开拓,力挺营养素平价化’的热门政治口号。

    最后把所有东西收好,背起背包,狂奔向不远处的大卖场,整个过程动作异常冷静,丝毫没有犹豫或者不好意思的扭捏。

    因为踩过风,知道哪个位置隐蔽,所以张角换装时并没被什么人发现,可他一放飞自我,马上引起了注意。

    数以百计刚刚吃饱午饭,留在餐厅里蹭着冷气打瞌睡的白领,透过落地玻璃窗远远看见一个,被小象承载着的自由灵魂飞驰而来,先是目瞪口呆,随后精神一震,骚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