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六章 发病

    肌肉男旅友里一个短发女孩看到他搞笑的样子,气的眉毛都竖了起来,怒吼一声道:“柳铁,这孩子的体表特征明显是在发高烧,至少39度以上,已经很危险了。

    你当逗猫呢,滚一边去,别捣乱。”

    说着她疾步凑到张角身边,摸了摸张角的额头,从背包里飞快的拿出一条毛巾和苏打水。

    之后短发女孩用半瓶水浸湿了毛巾,捂在张角的额头降温,将剩下的苏打水杵进张角的嘴巴,轻声说道:“同学,醒醒,醒一醒。

    你发高烧了,得马上降温、补水,来喝一口,喝一口水。”

    被凉毛巾一激,昏迷中的张角恢复了些神志,下意识的开始小口吞咽,把水喝进了肚子。

    短发女孩见状松了口气,扭头吩咐肌肉男道:“柳铁,你多拿几条毛巾,用凉水浸湿,备用。

    这孩子发烧的温度太高,得不断换凉毛巾降温才行。”

    “姜江,你这人真差劲,就知道指使我干活,还不给好脸看。”肌肉男幽怨的埋怨了一句,却还是老老实实收集了旅伴们的毛巾,朝不远处的车站洗漱台跑去。

    这时张角已经渐渐清醒过来,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望着短发女孩声音沙哑的感谢道:“谢谢,谢谢...”

    “别多说话,你现在需要休息。”短发女孩笑笑,从背包里摸出两版药来,抠出几片,喂进了张角嘴里,“这是退烧和治感冒的药,含服着见效快,不过有点苦,你忍一忍。”

    张角点点头,用口水浸润着药片,不一会就感觉苦味在嘴巴里蔓延开来。

    不过这点苦味比起他曾经经历过的苦难、艰辛,实在太微不足道,张角毫无异样的含着药片,连嘴角都没抽动。

    短发女孩见状有点诧异的道:“同学你年纪不大,但很能忍耐呐。”

    “我这个人天生就对苦味比较迟钝。”张角闻言笑了笑,有气无力的说道。

    短发女孩不在意的点点头,将张角额头上已经被体温烫到温热的毛巾取了下来,换上了肌肉男递过来的凉毛巾。

    就这样通过一段时间的物理降温,加上及时补充水分和药物的作用,张角出了一身大汗后,体温顺利降了下来。

    短发女孩摸摸他额头,感觉已经退烧,又从背包里取出盒方糖来,递给张角道:“同学,你现在流了太多汗,还生着病,很容易低血糖。

    这是自然产的蔗糖,虽然比不上营养素,但对身体负担也比较轻,吃一块吧。”

    营养素,是用各种在自然环境下生长的农牧产品浓缩、淬炼制成的特效食品。

    其效用类似于古代灵植,能够让身体毫无负担的吸收,并有固元养神、增强体质,间接延长寿命的神奇作用。

    是近代最伟大的发明,没有之一。

    也是最近数百年来推动人类社会向外开拓、殖民的最重要推手。

    时至今日,营养素的种类已经数以百计,按效用强弱分为‘甲、乙、丙、丁’4个等级。

    而丁级营养素一斤500克的价格便在5至7金元之间,之后每提升一个等级,价格更是暴增10倍,常吃的话恐怕只有富豪才能负担。

    张角从出生到现在还从来没吃过一口这种高档货,连自然产的蔗糖都觉得太贵,不好意思接,连连摆手道:“大姐,谢谢您的好意。

    我的身体自己知道,没关系的。”

    短发女皱皱眉头一本正经的道:“我是医学院大三的学生,给你提供的是专业意见,也请你尊重我的专业知识,不要讳疾忌医。”

    张角虽然不愿意欠人太多人情,但既然已经接受过帮助,再再三拒绝未免显得不识好歹,只好接过方糖,当着短发女孩的面开封拿出一块放进嘴里,连声道谢。

    而当糖块化开,浓浓的甜味流进喉咙,张角真觉得全身一暖,舒服了很多,忍不住望着短发女孩称赞道:“吃糖真的很有用,大姐你虽然还是学生,但医术很高明啊。”

    “那当然,”一旁的肌肉男听到这话露出与有荣焉的表情,笑嘻嘻的道:“我们姜江可是海京大学医学院本硕博连读的高材生,真不优秀吗。”

    如今的大周王朝早已衰落,空留下一个‘宗主国’的名头,旗下封国上千年前便已纷纷取得了完全的自治权,‘鲁洋’自然也不例外。

    并且现在的鲁洋国封君家族甚至整个贵族体系也都已经没落,实施的是君主立宪制政体,国内君、卿、大夫三级贵族仅还领有少量领地,其余都是国家公共区域。

    而海京直辖市就是鲁洋国最大的一块公共领地,也是经济中心,整个都市圈面积超过一万平方公里,人口超过三千万,占全国人口总量的三分之一强。

    海京大学是海京市最著名,教学、科研、师资力量最强的公立大学没有之一,在整个东大陆也小有名气。

    医学院又是海京大学的王牌院系,能考上的自然是天之骄子。

    张角想要闯荡的城市恰好就是海京,闻言睁大眼睛道:“原来你们是海京来的啊,真是太巧了,我正要去海京呢。”

    “你要去海京,”柳铁好奇的打量着张角道:“小小年纪孤身一人还生着病,跑那么远干什么?”

    张角笑笑道:“去混生活啊,大都市里机会不是多一点吗。”

    “就你还混生活!”柳铁错愕的道:“多大了就装成熟,说这种话。”

    张角笑着道:“我今年刚满15,投胎技术没掌握好,一不小心父母双亡又无亲无故。

    没老能啃,只能自己养活自己了。

    好在初中已经毕业了,不算是文盲,以后边打工,边自学着考‘同等学历’,争取慢慢混出头吧。”

    “这么励志,”似乎被张角的乐观所打动,柳铁愣了一下,竖起大拇指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道:“你很不错啊小朋友。”

    姜江也流露出欣赏的目光,点点头说:“有这样的心态很好。

    只要能保持初心,你一定会出人头地。”

    “承您吉言了,医学生姐姐。”张角笑着道。

    说话间荆山驶往海京的‘流光’031号火车,缓缓驶进了荆山县地下车站。

    核子反应堆驱动的水滴状巨大车头牵引的上百节车厢慢慢停住,宛如巨型蜈蚣似的车体两侧数十扇拱形圆门无声滑开。

    张角望着那敞开的车门露出憧憬之色,勉力站起身来,再次感谢过姜江、柳铁后,走向自己未知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