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四章 报应

    张角被刁难后神情显得有些怯懦,却还是低着头争辩道:“可是我看《丧葬公益救助条例》里,只要灵堂有亲属守着,10天内都能…”

    被张角反驳,胖大娘恼羞成怒插话道:“条例是条例,实际上哪有人占用公益灵堂那么久的。

    你今天上午就得去把尸体火化,然后给我走人。”

    “按照咱们荆山的风俗,”张角迟疑了一会,露出倔强的模样轻声说道:“人死之后停灵至少得过3天才能安魂,否则的话会走不安稳。

    我爷爷才死了1天,你就要赶我走,这不合规矩,我不会离开。”

    古语有云,‘穷**计,富长良心’,这话虽不全对,但却十中六、七。

    社会地位非常显赫的人,往往不会对底层民众太过苛刻,很多平凡之人却像是个点燃的火药桶一样,稍稍受到一点冒犯便勃然大怒。

    这倒不是有钱有势的人个个天性善良,而是因为他们拥有的东西实在太多,自热而然会生出为了一丁点利益牺牲名声并不值得的想法。

    而生活困顿者即便天生良善,但因为生活中积累了太多怨气的,当面对比自己更弱势的群体,有了发泄的管道时自然就会表现的异常苛刻。

    那胖大娘就是如此,明明自己不占理却因为张角的争辩气的满脸通红,眼睛里似乎要冒出火来。

    但张角是孤身发丧,灵堂里冷冷清清一个亲友都没有,在祭堂闹腾,令丧主丢面子、难看,迫使其屈服的伎俩使不出来。

    真砸灵堂把事情闹大,胖大娘又不敢,再生气也没办法,最终只能恨恨的朝棺椁,“呸。”的吐了口吐沫,怒声道:“小小年纪就厚着脸皮沾国家便宜,一点羞耻心都没有。

    有你这样的孙子,你爷爷就算停灵3年也死不瞑目!”,愤愤的离开了灵堂。

    按照鲁洋旧俗,在灵堂之上侮辱别人死去的先人,乃是不共戴天的大仇,在古代就算当场格杀也情有可原。

    张角望着胖大娘远去的身影,眼光渐渐变的阴沉,伸出胳膊将棺椁上的口水仔细擦干,默默回到香台旁蹲了下去。

    不一会,烧盆里的青烟又升腾起来,缥缥缈缈随风而逝……

    深秋,天晚的早,下午五点半钟夕阳就已经缓缓落山。

    6点天色已经全黑,下班后特意晚走了十几分钟的胖大娘,偷偷摸摸去殡仪馆餐厅向大师傅讨了几袋剩肉菜,骑上大轮自行车朝家赶去。

    鲁洋人有发丧时招待亲友吃席的习惯,所以殡仪馆对外营业的餐厅菜色丰富,且经常有大鱼大肉剩下。

    普罗大众日子艰难,剩菜也是油水。

    只是这些好处平时都被厨子以及殡仪馆里有权的管事们瓜分,普通员工只能看着眼馋。

    这次还是胖大娘住校的女儿周末回家,她想给孩子补充点营养,苦苦哀求,才分润了一些。

    出了殡仪馆的大门,胖大娘用力蹬着车轮,孤身一人走在冷清的水泥路上。

    车把上小半只猪蹄髈、几个干炸肉丸、辣椒炒蛋…温热的菜香随风飘散,直往她鼻孔里钻。

    胖大娘本来就是嘴馋的人,下意识就想要伸手进塑料兜里捏个丸子吃。

    可想到每天辛辛苦苦在工厂卸货的老公,她的手又缩了回来,咽了口吐沫,自己劝说自己道:“又不是单位聚餐的时候,那么馋干什么。

    再说了易胖体质,喝凉水都长肉,已经200多斤了,还吃什么肉菜。”

    说着说着想到一会孩子、丈夫大口吃肉的样子,她嘴角不自觉的浮现出开心的笑容。

    就在这时,路旁一颗大树后突然闪出一个人影,将一根木棒狠狠插进了胖大娘的车轮里。

    自行车瞬间被卡住,胖大娘被惯性一下甩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

    因为身体过重,她着地的胳膊发出‘咔嚓’一声脆响,折成了奇怪的角度,脸也摔的鲜血直流,模糊了双眼。

    可奇怪的是这时脑袋已经完全懵了的胖大娘,丝毫都感觉不到疼痛,只是心疼女儿晚上在吃不到肉菜,借着月光,望着地上混上泥土的蹄髈、丸子,可惜的嘟囔着,“菜,都是好菜…”,昏死了过去……

    几分钟后,面无表情的张角出现在惠民超市。

    昨晚卖货的老人不在,换成了个样子机灵的年轻小伙子,见了张角热情的招呼道:“你好啊同学,需要点什么?”

    张角愣了一下,下意识的问道:“请问以前卖东西的徐伯去哪了?”

    “你说的是老徐头吧,”小伙子脸色一变,有着凝重的答道:“他死了,昨天夜里咽的气。

    你认识他?”

    张角错愕的张张嘴巴,“不是太熟,不过这两天买东西的时候经常见,闲聊过几句。

    昨天晚上还跟他买了两罐牛奶呢,怎么就,就走了呢。”

    “人生无常啊,”小伙子叹了口气道:“年纪到了,什么事都不好说。”

    张角点点头不再开口,走到货架前拿了两袋最便宜的方便面,结了账。

    走出超市,他来到隔壁的白事铺子,买了1刀纸钱、两串金银元宝,来到街角在路口画了个圈,写上‘徐伯’二字,烧掉了纸钱、元宝,起身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在鲁洋小城市里最繁华的地带往往在火车站附近,荆山县也是如此。

    宾馆、餐厅、浴室、足疗店、洗头房…灯红酒绿的街道,以地下车站为中心扩散开来,24小时人流不断,和城郊的冷清形成鲜明对比。

    没钱打车,甚至连坐公交车的5文钱都不舍得花的张角,走了1个多小时的路,终于筋疲力尽的来到车站街一处公共行礼寄放点。

    寄放点里上千只铁柜子整整齐齐的贴墙码放着。

    张角来到柜门上用白漆写着号码‘56’的柜子前,从口袋里摸出把钥匙,打开柜门,将里面的笔记本电脑取了出来。

    笔电显得非常老旧,四四方方又厚又重,一看型号就过时很久,不值几个烂钱。

    可张角却异常仔细的将电脑检查了一遍,这才松了口气,携着笔电出了寄放点。

    热闹的大街上灯火通明,路边饭馆不时有人进出,饭菜的香味便顺着敞开的门飘散出来,萦绕街上。

    心事一了,张角顿时有些饿了,却不敢乱花钱,用空着的从上衣口袋摸出方便面,将里面的面饼捏碎,用嘴巴撕开包装,就着香味吃掉混了个半饱,迈着疲倦的步伐,返回了殡仪馆。

    转眼到了深夜,他在灵堂棺椁旁的草席上坐下,打开笔电,在许多游戏,电影、电视剧视频文件里寻找好久,终于找到一个无名的加密文件。

    按照张道仙以前交代过的密码解密,点开文件,一段言传身教的修炼视频顿时出现在张角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