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二章:逃

    经过那样一场大战,整个村子已经几乎被夷为平地了,幸存的村民走出教堂清理着自己的家......或者仅剩的一些东西。

    最惨的是那些死去亲人的的尸骸找不回来了,都被娜兰尼的大招给吸入了地下,这会儿不知道在下面和哪一尊阎罗在一起呢。

    因失血过多导致昏厥的娜兰尼被送进教堂内修养,幸好村民们躲在教堂内没看到她放大招的场面,要是给他们看到,估计这会儿早就跑没影了吧。

    鲍曼打了一发信号弹到天上,希望博士他们一行人能看到,他毕竟不是专业的医疗人员,而且不只是娜兰尼,还有十几名受伤严重的村民需要救治,他可处理不了,只得祈求伽希亚快些回来。

    他也只能尽力去做些力所能及的事,他和留下来帮忙的玛莎和玛娜给伤者擦汗,喂水,尽力的去止血和清理伤口。

    一身是劲用不完的契科夫溜出去帮村民们清理残骸了,那样也好,他那力道不适合救人,只适合杀人。

    不知过了多久,已经有两名村民因为得不到有效的救治而离世了,鲍曼根本无计可施,他们伤得实在太重了。

    现在让他担忧的是娜兰尼的情况,她现在应该是失血性休克了,得不到救治基本也是必死无疑的。

    幸好外头传来契科夫的欢呼声,只见他扛着不停挣扎的伽希亚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脸黑成锅底的宋瑜。

    “那就交给你们吧。”

    鲍曼摆了摆手,他实在太累了,十分需要抽根烟压压惊,便慢慢走了出去。

    刚走出大门,就看到已经在抽烟的安德烈站在外头吞云吐雾。

    他便走过去,安德烈发现他过来了,也递了根烟给他。

    “你这家伙,装备不带多点,净带烟了。”

    嘴上是这么说,但他还是自觉的掏出打火机点了起来。

    “了不得啊,名牌货色,叫啥彭?”

    安德烈看到了他手里满是精致花纹的打火机,当时就挪不开眼睛了,这可是好东西啊。

    “别扯淡,想想该咋办吧。”

    鲍曼自己也搞不清楚,只要和安德烈这货站在一起自己就想说粗话,他记得小时候也不是这样的,难道说男的大了也会十八变?

    “那能咋办,你都不懂我怎么会懂,听契科夫说敌人是狠角色啊,射出来的箭都自带爆炸效果的。”

    他们这边可没有对付爆炸物的办法,更别说那爆炸物还可以抛射,那躲掩体岂不是没用了?更何况他们这次出来弹药本来也不多,本来想着是来搞首次接触,谁知道第一次接触就和人家干上了,这叫个什么事儿嘛。

    “你有什么路子?我们得暂避锋芒了。”

    “你别说,还真有,那个领路的......叫啥来着?库塔,嗯,他家好像就在森林里。”

    安德烈琢磨着,突然想起那个地精第一次溜走好像就是往森林里跑的。

    “森林算是个好去处,那他现在在哪儿?”

    “带完路又溜走了,还拿了我一包干粮。”

    想到这儿安德烈就生气,带个路还要报酬,关键是还不便宜,自己的干粮都没了。

    “现在只能等那个妞醒了,她知道怎么叫那领路的出来......这次我可不会给他报酬了!”

    安德烈恨得直咬牙。

    “话说你们去那么久都拿了什么?”

    鲍曼想着能让博士那个体型的人不远万里跑过去拿的一定不是俗物。

    “也没什么,就是些补给品,武器、食物什么的,哦,还有个亮澄澄的保险箱,博士说那是机密,不给打开。”

    说着他往不远处看去,胖墩墩的博士背上背着一个大铁坨子,正在指挥村民搬残骸,虽然语言不通但还是一本正经的指挥着,那样子看起来颇为喜感。

    “说不定真是很重要的东西呢,没见他自己背着呢嘛,这是可是他把自己当肉盾都要保护的东西唉。”

    其实就算无法交流,那些村民还是努力迎合着博士的命令,基本上他手往哪儿指他们就往哪儿搬,估计是服从于强者的天性,不过博士也不算是强者啊,难道体重上的强者也算?

    伽希亚不愧是专业的,在她的精心照料下,没等多久娜兰尼就醒了。

    “我必须走了,释放了那样大规模的法术,教廷一定知道是我,它们很快就会派更可怕的力量来斩杀我......也包括与我有接触的人。”

    娜兰尼躺在长椅上,脸庞已经慢慢恢复了红润,但说话还是有些颤抖。

    “森林!我们躲去森林里!你能找到那个库塔嘛?叫他带我们进去!”

    安德烈不喜欢明知道有敌人在靠近,自己却还在磨嘴皮子,他更倾向于快点离开这儿。

    “你们愿意躲进森林里?”

    娜兰尼看起来有些惊讶,在她的印象中没有任何人愿意在那片森林里久留,那是流放之地,囚禁罪恶之人的绿色地狱。

    某种程度上那里又是其他种族和生灵的天堂,因为大部分人类都不愿意进到里面,被放逐进去的人类又大多是被囚禁在其中的,所以许多族裔得以在里面繁衍生息,他们成功在这片几乎没有人类存在的绿色世界建立起了属于自己的家园,比如地精库塔就是其中之一。

    “你们真的不明白?”

    看着安德烈疑惑的表情,她就知道这些人根本不知道那片森林是怎样的地方。

    没有办法,只得一五一十的告诉他们,毕竟这些人救了自己的命,要是就这样眼看着他们掉坑里,自己心里必然是过意不去的。

    “那你说是准备来干掉我们的敌人可怕还是未知的危险森林可怕?”

    安德烈一句话就问得她无言以对,的确,那片森林再怎么可怕,依然是存活的机会,可是如果等教廷派那些真正的狂热者过来,就算自己能逃脱,他们几人也必死无疑啊。

    “没话说了吧,快点叫那小子过来吧,留在这儿等死可不好玩。”

    见娜兰尼低头不语,安德烈也不想等了,急切的催促着。

    “那些村民怎么办?也带进森林吗?”

    鲍曼属实不想带一群累赘,不是他残忍,而是不管怎么选其实两边危险程度都不低,村民必然不是对方的首要目标,跟着自己反而更危险,还会拖累移动速度。

    “他们不会进森林的,他们在这里生活了很许多年,比谁都清楚那片森林的危险程度。”

    娜兰尼没说出的是,那些村民害怕跟着她进入森林,毕竟那里算是她的领域。

    “我们要跟着主上!”

    玛莎两姐妹大叫着从一旁窜了出来,一人一边抱住安德烈的手。

    “别这样叫我嘛,怪不好意思的。”

    这一抱让安德烈闹了个大红脸,不由得摸了摸脑袋。

    “好吧,我已经联系库塔,等他来我们就可以出发了。”

    娜兰尼微笑着看着这一幕,翻手变出一个蓝色宝石,然后随手将其捏碎了。

    幽深静谧的森林里,在树洞里乱窜的地精库塔突然一愣,然后毫不迟疑的钻入了森林中,几下身形就融入了森林中,迅速向村庄方向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