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582章 京城事

    岑兆贤重新披上官袍,站在武英殿中接受齐王召见,只觉一切都这么不真实。

    品阶不变,从吏部调到礼部,其实算是下迁。但他知道,自己入了王珍的眼、得见了齐王,往后的前程将不可同日而语……前提是能活着回来。

    ——接近罗德元竟真能带来这样的机遇?我还真是先见之明。

    这一刻,岑兆贤心中隐隐便泛起一丝得意……

    而周衍看向罗德元,却还是觉得有些尴尬。

    但他的先生们说了,这次起复罗德元,还有一层目的便是向百官展示齐王的胸襟。

    昔年唐太宗能容魏征,容一个小小的罗德元又有何妨?

    这边想着,周衍便很是勉励了罗德元几句,又嘱咐他们尽力任事。

    岑兆贤得了齐王几句叮嘱,心头登时火热不已。

    等接见完毕,几人往后退去时,他却听齐王又说了一句:“王珰,你留下。”

    岑兆贤心中好奇,悄悄转头看去,只见齐王竟是对王珰露出满脸笑容。

    这笑容完然不同于方才端着的假笑,是实打实的亲切热情。

    “王老五,你可算是出来了……”

    出殿前隐隐听到齐王这样说一句,岑兆贤忍不住再次回头偷瞄,正见到王珰嘻嘻哈哈地在齐王肩上拍了两下。

    “哇,你现在这气势不错嘛……”

    岑兆贤眉毛一抖,一颗心跳得厉害,良久都不能平静下来。

    趁着在殿外等王珰的这会功夫,他不由向罗德元轻声问道:“你说,五公子这来头实在不小啊。”

    “你休要一天到晚钻营这些。”

    岑兆贤哼了一声,道:“你别跟我装,你这臭脾气还能一路升迁,莫非是早投靠了怀远侯?侯爷这一系权柄之重……”

    罗德元眉头一皱,极是不悦。

    他却是不解释,反而避着岑兆贤往边上退了两步,紧紧抿着嘴。

    ——开玩笑,在这皇宫内交头接耳,万一被记一句‘殿前失仪’,可是要被罚俸的……

    ~~

    这一日,朝廷终于下榜安民,并派出使节与唐中元议和。

    对于京城百姓而言,战乱似乎暂时远离了京师。楚朝就像一个垂危的病人又撑过了一口气。

    有人觉得它病入膏肓,迟早还是要亡;也有人觉得细心调理或许一切还会好起来,至少眼下看来,齐王监国以来已有明君之像。

    齐王周衍自己却很焦头烂额。

    和王珰见了一面,这个唯一的朋友又走了,周衍却还要面对一摊子乱七八糟的事……

    接见完礼部一行官员,他又与王珍及宋信兄弟朝议。

    “与唐中元议和之事,朝中百官颇有非议,主和者有,主战者亦有。派系之争愈演愈烈,如何是好?”

    王珍道:“殿下不必担心,派系之争自然有弊处,但也并非完全是坏事。时局瞬息万变,有时该谈,有时该战,殿下可因时制宜,该和谈时重用一批人,该征伐时重用另一批人。如此,政事悉数取决于殿下。”

    周衍一愣,若有所思起来。又问道:“朝中党争,亦是此理?”

    “不错。若无党争,帝王何以牵制百官、圣心独裁?”

    “王珍。”宋信不悦,低喝了一声,道:“谈正事。”

    宋礼也看了王珍一眼,对视间摇了摇头。

    “两位是担心殿下太看重这些权术之道?”王珍却是笑了笑,又道:“党争消耗国力、遗祸无穷,这不假。但殿下既已莅国临政,这些弯弯绕绕还是该洞悉。有些事严防死堵、避而不谈,不如融会贯通。所谓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宋家兄弟对视一眼,一时竟无言以对。

    周衍再看向王珍的目光却又有些不同。

    他忽然觉得——若是早让王珍当自己的先生,或许自己的进益会完全不同。

    但这个念头却也只能是想一想,如今也不可能将宋先生换了……

    ~~

    殿中几人商议完政事,周衍便又单独留下王珍,表达了一番赞扬钦敬。

    王珍苦笑道:“殿下过誉了。我如今所为,只能‘缓’当前局势,若要‘解’局,还需等舍弟回来。”

    周衍便问道:“不知姐夫何时能回来?”

    王珍微微一滞,心中轻叹了一声。

    “何时能回来呢……”

    ~~

    王珍出了宫,却也不回家,而是去了锦衣卫衙门。

    锦衣卫人手几乎被王笑抽调一空,耿叔白与小柴禾这些日子不断筛选训练,才堪堪将各级武职补足。

    王珍走到大堂,与耿叔白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到悲悼之情。

    王珍作为张永年至交好友,耿叔白更是由张永年一手提拔。如今张永年死讯传回京城,他们二人的悲痛并不比张家老小少半分。

    但此时不是说这些事的时候。

    “辽东可有消息?”

    耿叔白道:“只知建奴防线甚密,侯爷尚未有消息回来。”

    王珍默然片刻,道:“今日过来,我要再抽调两千精锐。”

    耿叔白抱拳应下,斟酌该派谁去。接着,便听王珍缓缓道:“……配合我二弟重夺东江镇。”

    堂中气氛一凝。

    诸人纷纷站起,连耿叔白与小柴禾都抱拳道:“我愿亲往。”

    王珍摇了摇头:“还需你们坐镇京师。”

    说着,王珍目光在堂中扫过。

    座中镇抚、千户都是刚刚提拔上来的,他并非太了解……于是,目光便落在庄小运脸上。

    庄小运见王珍望来,极是激动。

    “卑职誓死办成此事!”

    他知道眼下这种时候王珍还想重夺东江镇意味着什么——辽东消息不至,侯爷必已陷入危局,自己这些人要以东江镇为据点,想办法牵置建奴,接回侯爷。

    对于庄小运而言,这件事他必须去做成……

    -------------------------------------

    梦里,战场上巨大的杀喊声再次轰然响起,张永年的人头高高扬起,耿当拼命冲上去,抢回张永年的无头尸身,无数刀便向他劈下来,接着轰然一声炮响……

    “啊!”

    耿当惊醒过来。

    “耿将军……”

    “杀啊!”耿当大叫一声,一拳打在来人的胸口。

    “耿将军,是卑职……方勇勇。”

    耿当睁眼看去,却见面前的是方勇勇,这才喘了几口气。

    伤口上的血不断溢出来,他浑身的布带都已被浸湿。

    “张大帅呢?”耿当四下看着,喃喃道:“这是在哪……”

    方勇勇道:“张大帅已经葬下了,这里是京城。”

    “京城……侯爷回来了吗?俺要见侯爷……俺没守住蓟镇……俺又没做好……”

    方勇勇一时手足无措起来,嘴里的话也是乱七八糟。

    “耿将军,你别这样。京城里好多大官,好多大将军……有个大官说,让耿将军你好好调养,说是建奴已经退了……”

    “退了……”耿当喃喃道:“俺要见侯爷。”

    方勇勇挠了挠头,道:“卑职也不知侯爷在哪……对了,刚才有位姓庄千户大人来看过将军,坐了一会,前脚刚走。”

    “小运?”

    耿当喃喃一声,突然站起身便想向外跑。

    他伤还未好,这一下摔在地上,却是又绽出满身的血。他却是咬咬牙,不管不顾地便向外冲。

    这里似乎是个伤兵营,营地中有许多绑着布条的伤员缓缓走着。

    耿当目光扫去,却不见庄小运的身影。

    他踉踉跄跄向前找去,“嘭”的一声又摔在地上……

    有马蹄声响起,有人跨下马扶起耿当。

    耿当抬头看去,便见到庄小运。

    他蓦然又放声大哭。

    “小运……俺又办砸了……呜呜……张大帅死了……俺又办砸了……”

    庄小运抬头看了看天色,伸手拍了拍耿当的肩,叹道:“老当,别哭了,你好好养着,我得走了。”

    耿当拉着他的衣角不放,喃喃道:“你先告诉俺,侯爷在哪?”

    庄小运默然片刻,心道:“我去把侯爷接回来。”

    那边方勇勇扶住耿当,庄小运便重新跨上马,向营外驰去。

    “你去哪?俺也去!”

    忽听身后耿当一声大喊。

    庄小运回头看去,只见耿当扯开身上的布带,踉踉跄跄向自己这边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