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577章 诛心礼

    没有人能形容皇太极这一刻的脸色。

    甚至没有敢看皇太极的脸。

    相比福陵和永陵,昭陵乍听之下并没那么重要。

    福陵葬着先汗,永陵葬着爱新觉罗列祖列宗。至于昭陵,当今皇上毕竟还没住进去。

    但在场的所有大清臣子都明白,昭陵对皇太极个人的意义远远胜过福陵与永陵……因为里面葬着海兰珠。

    战台下面还在厮杀。

    战台上,没有人敢动弹一下。

    只有可怕的沉默……

    皇太极身后的史官捧着起居注,一双手抖个不停。

    只有他最明白海兰珠对这个皇帝陛下意味着什么……

    这些年,他记录了太多关于这位元妃娘娘的事,已到了有些厌烦的地步。

    他还记得元妃去时自己记下的那一句“妃已薨,上恸甚,一日忽迷惘,自午酉始瘥”。

    当时陛下确实是有些过分的,毕竟先汗逝世时都未曾见他那样哭过。于是自己只好再给陛下添一句‘继而悔曰:太祖崩时,未尝有此,天之生朕,岂为一妇人哉。朕不能自持,天地祖宗特示遣也’。”

    ——叫你那么宠她,祖宗生气,降祸了吧?

    没想到陛下不懂自己的一片苦心,“然燕闲游瞩辄思慕不自已”。

    接着,元妃丧期又是一场风波,英亲王阿济格、郡王阿达礼、辅国公扎哈纳……一个一个王公大臣因为没有停止享乐,纷纷被连坐削爵。

    “癸巳,都察院参政奏言:今者皇上过于悲痛,大小臣工不能自安,切思夫妇人伦大道。皇上眷爱情固难已,但以臣等愚见,皇上于情宜哀,于理未免太过矣……”

    一众大臣都劝了,陛下还是那样,当时史官也无奈,只好又提笔又写下三个字:“帝不听。”

    ——叫你不听,现在又降祸了吧?

    史官心里想着这些,偷偷转过眼看着皇太极的颤抖的身体,又想道:“一会不知要怎么记?”

    ——还有什么比‘恸甚’更甚的词呢?

    ~~

    东面是山林大火,西北面是昭陵的火,两团火在夜色中泛着怪异的光。

    皇太极眼中的光芒更加怪异。

    没有人敢动弹一下,臣子、将领们都低着头,侍卫们抬着御辇既不敢走也不敢放下,连臂上的肌肉都不敢抖动。

    良久,一声暴怒炸开。

    皇太极转过头,抬手指向王笑。

    “朕要活捉了王笑!”

    朕要让他受尽世间所有酷刑,朕要剁碎他每一寸骨肉……

    战台上“咚”的几声响,几个将领磕了头,迅速领命下去。

    所有清兵都感受到天子的怒火,愈发拼尽全力向前杀去。

    那边援军已冲到大营外。

    这一场互相嘶咬的战争似乎便要以这样惨烈的方式结束。

    没有胜者,皇太极、王笑都遭受了巨大的损失,承受着对方给的沉重伤害。一人一刀、一刀又一刀地捅在对方心口上,都到了各自心理能承受的极限……

    下一刻,大营后面突然一阵混乱。

    一支不知从何而来的近两千人的小股骑兵趁着夜色掩至附近,突然发动了攻势。

    杀喊声又是大作。

    接着,一声清叱划破夜空。

    “狗奴酋!你的海兰珠老子带来了!”

    皇太极一愣,他许多年没从别人口中听到‘海兰珠’这个名字……

    王笑一愣,他没想过自己会在这里再听到秦小竺的声音……

    ~~

    “哪里来的两千人?”所有人心中都有些疑惑。

    下一刻,秦山海最先反应过来。

    象牙山,他留下了八百伤员歇养,又安排八百人护卫。

    “杀!”秦山海大喊道。

    回应他的是老卒们的欢呼……

    刀光剑影,战场上数不清的人沉浸在厮杀当中,有一道身影高高跃起。

    王笑抬头看去,一瞬间恍然以为自己回到了京城。

    “王笑,你快看我的绝招啊……”

    小女子大呼一声,脚踩在枪杆上,便如离弦之箭一般飞了出去。

    ——这是当时和秦小竺一起劫文家银子的一幕,王笑一直没有忘记过。

    这一次,他又看到了飞在天上的秦小竺。

    她依然是那咋咋呼呼的样子,张开手,如燕般掠过。

    然而距离太远,她身子陡然一坠,向敌阵中摔下去。

    ……

    “小竺!”王笑大喝一声,飞快向前冲去。

    他也不去砍人,一刀扎在马腚上。

    战马受惊,疯了一般向前冲去,不停地撞飞一个又有一个清兵。

    “侯爷!”

    关宁铁骑紧紧跟上,攻势愈烈……

    秦小竺还在往下坠,她一手握着长刀,另一只手却拿着一个东西,下坠前猛然便向战台上掷过去。

    “狗奴酋!送你一个见面礼吧……”

    ~~

    命运似乎开了一个奇怪的玩笑。

    经年之前,王珰曾经很是委屈地抱怨过:“王笑的女人欺负我的女人。”

    皇太极不知道的是,他这个大清朝九五之尊的帝王,居然能和一个下三滥的败家子有一样的际遇和委屈……

    ~~

    战台上,皇太极的身体颤抖起来。

    他不可置信地看着空中飞来的那团黑影。

    他不敢想像,有人敢动他的海兰珠。

    ——你们……怎么敢?怎么敢?!伊人已逝,你们怎么能碰她的遗骸……这就是你们自诩的礼仪之邦?!无耻!卑鄙!下作!

    愤怒如巨浪般涌起来,皇太极心火熊熊燃烧,只觉胸膛都要炸开。

    ~~

    接住她——王笑心里只有这一个念头。

    接住她——皇太极心里也只有这一个念头。

    这一刻,只有一瞬间。

    骷髅划过天空,速度飞快,又似乎极为缓慢。

    皇太极想要走下御辇,却觉得双脚像是灌了铅一般沉得迈不开……

    “砰!”

    一声统响。

    有东西在皇太极视线里炸开,化为齑粉,扬扬洒洒从空中飘落!

    像是科尔沁草原珠日河冬日的落雪……

    “不!”

    ~~

    “噗!”

    济尔哈朗才拦在皇太极身前,忽觉脸上一片温热,有东西在视线中喷涌而出,眼前一片腥红。

    一股凉意从脚底泛上来,济尔哈朗整个人都僵在那里……

    “皇上!”

    皇太极没有在回答他,只是还瞪着一双无比愤怒的眼,口鼻之间不流地有血流下来。

    那血是淤血,已经有些发黑,看起来没有半点新鲜感,像是早就没有了生机。

    “太医!快!快……”

    济尔哈朗任由脸上的血停滴下来,他也不擦,只是疯了一般地提过张源。

    “张源!你在做什么?!快!快治陛下啊!”

    张源颤着手,小心翼翼地探了探皇太极的鼻息。又如触电一般飞快俯倒在地上,重重磕着头。

    “皇上……皇上……奴才有罪!”

    “不!”

    济尔哈朗悲嚎一声,只觉天旋地转。

    这一刻,他只觉得天崩地陷,所有一切都坍塌下来……

    ~~

    史官手里的笔一颤,在起居注上点了一滩大大的墨迹。

    他觉得今夜的一切都那样荒唐而不真切。

    这个九五之尊的皇帝竟这样便被活活气死了?

    这几年来,一次次自己都以为陛下要死了,没想到偏偏是这个时候……

    忽然,他脑中灵光一闪,忽然想到什么。

    ——有什么比‘恸甚’更甚的词呢?

    “恸极而崩!”

    ~~

    “皇上驾崩了!”

    一声声极尽惊慌的嘶喊划破夜空……

    王笑丢掉手中的火铳,在敌兵的人海中奔向秦小竺。

    记忆里,夜色下的积雪巷有个小姑娘以树枝作剑舞,忽然唱了一句奇奇怪怪的东西,既不像诗也不像歌。

    “山海关外秦小竺,誓杀奴酋皇太极!”

    “哈哈哈,誓杀奴酋皇太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