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3章 四少爷

    沈姨娘与张姨娘、王玉儿一起出来,沈姨娘便笑着邀张姨娘母女去自己院中小坐,张姨娘闲着也是闲着,能去听沈姨娘说说笑话,便很有些意动。

    王玉儿却不想去,带着自己的丫环便往自己的院子走去。

    王笑本是与潭香在池边闲坐着晒太阳,忽然见王宝跟在王玉儿主仆身后走着,模样还颇有些鬼祟。

    王笑心中突然萌生出一个念头,便对潭香说道:“我去与弟弟妹妹玩,一会回来。”

    潭香便笑道:“好,三少爷不要去太久哦。”

    王笑一脸天真地点了点头,朝着王宝的方向便跟了上去……

    “小姐,你今日不该向三少爷打招呼的。”

    说话的丫环名叫芳醅。

    她是张姨娘特意给王玉儿讨来的一等丫环,样貌秀丽、性格沉稳,又比王玉儿大上几岁,不似别的小丫头般毫无心计,由她侍候着,王玉儿便时时有人提点。

    此是芳醅说完,王玉儿便笑应道:“他毕竟是我三哥,见面打声招呼而已。”

    芳醅轻声解释道:“我见四少爷与大夫人有些不高兴。”

    王玉儿轻声道:“我明白的,只是见三哥今天似乎有些不同。”

    “小姐明白便好。”

    说着,芳醅心中微微有些叹息——大家大族之中,痴呆儿与庶女这种身份,连互相问个好也要惹人白眼,可怜自家小姐,小小年纪就得学着知书达礼。

    忽然,她发觉有只手在自己股间摸了一下。

    这一下吓得芳醅整个人一抖,她转头一看,却见是王宝。

    惊呼声本已到了喉咙里,此时她却不敢喊出来,只好慌慌张张行了个万福,道:“四……四少爷。”

    “四哥?”王玉儿转过头,有些疑惑。

    王宝脸上带着些奇怪的笑意,抬起一只手放在鼻前,手指轻轻抚着掌心,像在回味着什么。

    “五丫头,你愈来愈不把我放在眼里了。”王宝道。

    王玉儿一听便有些失措,低声道:“四哥,妹妹定然不敢这样的。”

    王宝皱了皱眉,凶恶地瞪了她一眼,道:“你凭什么与那白痴打招呼,我进去时都未见你有如此殷勤。怎么?那死掉的女人生的三个孩子就全是了不起的?连个痴呆儿也能爬到我头上!”

    他这话与其说是王玉儿听的,倒不如说是自己发泄。

    王玉儿听了这样肆无忌惮的话,几乎要吓呆在那里。过了一会才轻声道:“四哥你是与母亲一起来的,妹妹给母亲行了礼,一时便没顾得上。”

    “你少糊弄我,”王宝道:“或者你寻点东西赔给哥哥,或者以后我像欺负那痴呆儿一样欺负你。”

    十四岁的王宝说的这句话,听在九岁的王玉儿耳里——其实是觉得有些幼稚的。

    但她知道自己这四哥真做的出来,打骂自己、泼脏东西、或许欺负自己的丫环等等,想来便觉不堪其扰,而且也没处告状,长辈们只会说是闹着玩,自己便不止一次见过他将三哥打得极凶,还把和了尿的泥往三哥脸上抹……

    这事王玉儿曾告诉过张姨娘,张姨娘却只让她别管,她多问了一句,却被亲生母亲打了一巴掌

    “你一个庶女,倒管起嫡哥哥间的事来了,谁给你的能耐?”——王玉儿永远记得张姨娘说这句话时的表情。

    此时,她真的怕这些事落在自己头上。

    “四哥,妹妹给你赔罪,要不然我把这个给你。”

    说着,她摘下手中的玉镯替过去。

    这是她极喜欢的镯子,摘时还有些心疼。

    王宝讥笑道:“我要你这玩意做甚?你以后若是听我话,我倒还可以多送你几个。”

    “妹妹没有别的东西了啊。”王玉儿道。

    “呵。”王宝笑了笑。

    他便指了指芳醅,脸上露出些奇怪的表情来。

    “那也没别的办法,把你这丫环让我一天吧。”

    半个月前,王宝刚与房里的丫环春醴经了人事,如今最是有些上头的时候,此时一看芳醅,他只觉浑血都涌到脑子里。

    今天他本来是打算教训王笑一顿,再让他把缨儿让给自己。可惜从杜康斋出来时没看到缨儿,又见王笑与大哥身边的潭香呆在一处,没办法教育王笑。

    他本有些失望,正好瞄到容貌皎好的芳醅,再想到王玉儿也是个好欺负的,便跟了过来。

    他心里还有些得意,父亲这个姓张的小妾一院子人都是闷不吭声的性子,欺负了就欺负了。一个丫环,对于自己而言本就是个予取予求的物件,只要王玉儿不声张,又能有什么事?

    王玉儿年幼懵懂,此时听到这样的话,脸上颇有些迷茫,道:“四哥,你又不缺人伺候。”

    芳醅却是如当头一棒,一下子慌了神,忙跪在地上哭着求王宝饶过自己,声音很是凄惨。

    王宝便蹲下来,在芳醅耳边轻声道:“你若不应,我有的是办法整你们,让崔婆婆打死你也没有人替你出头。但你若依了我,以后好日子有的是。要胭脂要首饰,哪样我拿不来给你。”

    芳醅却只是不停摇头。

    她心中泛起极大的恐惧,就四少爷这种年纪,自己与他出了事,哪会有什么好日子?要点胭脂?呵,等待自己的只有被大夫人拖出去打死一条路。

    如此想着,她顿时泪眼婆娑起来,又不敢哭得太大声,以免连累了自家小家的名声,只好苦苦哀求着,连“饶命”这样的话都喊了出来。

    这般楚楚可怜的姿态落在王宝眼里,他心中那个念头反而更强烈起来,便拉过芳醅的手,将她往无人的院子里拉。

    王玉儿虽然还没明白过来,但看芳醅哭得可怜,也知道被王宝带去不是好事。她便紧紧抱住芳醅的另一支胳膊求王宝不要这样。

    见这模样,王宝心中大为光火。

    “我今天是给你面子。”说着,他又推了王玉儿一把,凶道:“你也别哭闹,不然我让崔婆婆打死你的这丫头。”

    一句话将王玉儿吓住,只好拿一张哭得眼泪巴巴的小脸看向自己的四哥。

    芳醅亦是觉得绝望,飞来横祸,自己竟是前后都是死。

    王宝正暗自得意,肩上忽然被人拍了一下。

    他转头一看,却是王笑。

    “痴呆!我没来找你,你反倒送过来。”王宝眉头一拧,嫌恶地骂道。

    王笑道:“你要找我做什么?”

    王宝不耐烦道:“你今天运气好,我没空你理,快滚!”

    说着抬脚就向王笑踹过来。

    王笑闪身躲过,反脚一勾。

    王宝年纪小,又不知节制,每晚与春醴玩耍,白天还要上学堂,连着弄了十几天,身子颇为虚浮。被这一勾,登时摔在地上。

    王笑本就见到他有两团黑眼圈,此时又看他如此孱弱,便道:“都这样了还调戏丫环,别的不说,你这小树一棵,身子骨就吃不消。”

    王宝顿时暴跳如雷,爬起身便向王笑打过去,一边还怒吼着:“你个白痴蠢猪!竟然敢打我!”

    他堪堪扑到王笑面前,王笑格了一记,一只手便“啪”一声在他脸上打了一巴掌。

    这一巴掌倒也不重,却分外响亮。

    王玉儿还在哭,却几乎忍不住要笑出来。

    王宝脸上不痛,心中却觉得极是屈辱,气得面目狰狞,张牙舞爪再次扑向王笑。

    可惜他身高体格都不如王笑,竟被王笑一手提住两只手腕动弹不得。

    王笑转头对王玉儿道:“你们先回去,切记今天的事不要对别人说。”

    王玉儿愣了愣,点点头,飞快地拉着芳醅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