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9章 袁千总

    大堂上,众人围着那只碗,大大小小的眼睛瞪了好一会。

    突然,那些三教九流的人犯都哄堂大笑起来。

    “大家伙,瞧这银子,便像是这牢里的菜一般,清汤白水,硬得咬不动,还他娘的半点油腥也没有,哈哈哈哈。”

    “莫不是这脑满肠肥的郝老板太小气,又给舔干净了吧?”

    “这小胖球若有这等技艺,大可替老子也舔一把。”

    王笑看了一眼脸色如猪肝一样的郝老板,心道,这个话就有点过份了。

    但不知为何,他还是低下头,偷偷笑了笑。

    袁环听到这些起哄却极有些气愤,拿着鞭子打了一圈,骂道:“都起什么哄!这算什么?谁知道是不是老高头把银子洗了。”

    “嘿嘿嘿,老高头若是有这样的脑子,老子就不是广安坊第一神偷了。”那山羊胡子的高瘦汉子应道。

    “那你是什么?”有人搭腔作捧哏。

    山羊胡子大笑道:“让老高头当第一,老子当第二。”

    “哈哈哈哈……”

    登时又是一片哄笑。

    袁环气极,一鞭子就重重向山羊胡子抽去。

    山羊胡子眼珠骨碌转了一圈,咧着嘴笑着,身子飞快地闪到纹着老虎的大汉身后。

    啪!

    鞭子被纹虎大汉手里的镣铐挡下来。

    纹虎大汉眉毛一竖,手向前一套,直接便将袁环提起来,狞笑道:“老子肯让你们逮,是给你们叶千总面子,你丫敢朝老子招呼,要了你的小命信不信?”

    袁环被铁链挂着,脚不能着地,心下大骇,嘴里不停嚎叫起来。

    场上又是一片哄笑。

    “干什么!”

    随着这一声大喝,一个中年军官从后堂走出来,他四十余岁,颧骨颇高,看起来有些精干阴狠。

    袁环连忙喊道:“爹,救我!”

    袁庆目光狠狠在袁环脸上一瞪,袁环连忙改口道:“千总大人,救我。”

    “白老虎,把人放下。”袁庆道,声音很是威严

    白老虎狞笑道:“放人可以,但这小子动不动拿鞭子招呼,老子也怕在这牢里被人欺负了。”

    袁庆便走过去,压着声音说了几个字。

    王笑站得不远,能勉强听到是“给你天字四号房”之类的,大概这巡捕营的牢房还有三六九等之分的。

    白老虎这才嘿嘿一笑道:“好!”

    说着将袁环放了下来。

    袁庆四顾一看,又问道:“这又是怎么回事?”

    那个叫老方的胥吏便连忙凑上去将事情经过细细讲了。

    袁庆朝桌上放着水和银子的碗看了一眼,目光便盯在了王笑脸上。

    王笑努力展现出一幅人畜无害的天真表情。

    被这样一个带着杀气的阴森军官看着,若说心里没有紧张那是假的。

    袁庆若有深意地看了王笑一会,淡淡道:“既然罪证不足,就把人放了吧。”

    老高头的狂喜与郝老板的失落在王笑眼里却像是失了色彩。

    他忽然意识到,在这个时代,有些人一句话就可以决定另一个人的生死。

    那对于自己呢?

    这个姓袁的千总是不是一句也话也以左右自己的命运?

    下一刻,袁庆转过身,朝大堂后面走去。

    “呵,真是个机灵孩子。”他丢下一句话。

    被这样赞了一句,王笑却很有些不爽——自己本来就很机灵,要你说吗?

    于是这个‘机灵的孩子’撇了撇嘴,在许多人的目光中,摆出一幅傻憨的模样……

    耿当既然答应了王珍要照看好王笑,便准备将他们主仆二人送回去。

    正当他打算跨上马车的时候,却见后面马车上的王笑飞快地跑到自己面前。

    “三公子怎么了?”耿当颇有些疑惑。

    王笑道:“耿大哥,这个你拿着。”

    说着,他拿了几块碎银子塞在耿当手中。

    银子是出门前王珍给的,本就不算多,此时王笑只好一股脑塞给耿当。

    “这,俺怎么能要你的钱呢?”耿当像是被那银子烫了一般,将手收了回去。

    “你答应收养那个女娃,这便需要花银子。另外那两个狱卒没在你那捞到好处,还是要打点一下,以免以后生出龌龊。还有老高头,不妨让他将一双儿女赎回来。”王笑语速极快,如连珠炮般说道。

    耿当极有些惊讶。

    这王家三公子听说是个痴呆儿啊,那这是在做什么?

    下一刻,王笑又将那银子推回他手里。

    “这银子你当借的也好,送的也好。你义气深重,为人方正,因此我心中敬仰。又见你济危扶贫,便也想出一份力。再推却,就是瞧不起我。”

    若是别人有这样的行事话语,耿当自然颇为感动。

    但一个痴呆儿这样,便让他觉得有些诡异起来。

    莫非是自己的真诚与正直感动了上苍,于是借王家三公子的躯壳来勉励自己?

    那边缨儿上了马车,刚要伸手去拉王笑,却见自家少爷飞快地跑到前面,她连忙又跳下来,提着裙子小跑着追了过来,正好见到王笑将银子递出去。

    缨儿便有些愣怔在那里……

    回去的路上,王笑很快就发觉缨儿有些异样。

    说起来也是,自己今天做的确实有些过了,换着花样的闹腾,怎么也不像是一个五岁智商的痴儿行事。

    卖弄什么呀,若是被这丫头看出来了,还得编一套说辞。

    比如:前天被打了一棍子,所以突然开窍了。

    有些假啊。

    但也只能这样了。

    于是,王笑郑重地看向缨儿,开口道:“缨儿啊……”

    他平时都是叫‘缨儿姐姐’,此时这声唤则显得有些不同,这是语重心长说正事的口吻。

    没想到只喊了这一声名字,缨儿便愣愣地落下泪来。

    少女的睫毛很长,泪珠又大又晶莹,滴了两滴之后便径直在脸上划了一道泪痕,梨花带雨,看起来极是楚楚可怜。

    王笑吓了一跳。

    这丫头总不会是发现,她的少爷死了,被自己借尸还魂了吧?

    “你不要哭,事情不是那样的。”其实他也不知道缨儿认为的事情是哪样。

    王笑这还是第一次哄女孩子,一时有些手忙脚乱起来,无非是说“怎么了、不要哭”之类的。

    “少爷……少爷你果然还是这样……”缨儿道。

    王笑愣了一愣:“还是哪样?”

    缨儿抹着泪,抽泣道:“少爷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待别人好,你给官爷银子,交待他让老高头把孩子赎回来,缨儿都看到听到了。”

    唔,你都听到了?我果然还是败露了。

    王笑只好轻叹了一声。

    却听缨儿又道:“十年了,少爷果然还是没有变过。当年你救我的时候也是像今天这个样子。旁人都说你傻,我却知道少爷你一点也不傻,只要见有人需要帮忙,少爷可以成为最聪明的人。”

    “是……吗?”王笑愣在那里。

    “少爷啊,你又忘记了吗?缨儿与你说过好多遍呢。那年,雪下得好大好大,积雪巷的雪有半个人高……”

    “所以才叫积雪巷?”

    “哈哈,对啊,缨儿都没发现。”缨儿又哭又笑起来,含着泪道:“那年少爷你跟着祖夫人去给下人送炭,走在巷子里的时候摔了一跤。祖夫人拍着少爷身上的雪说没事,但少爷你就是赖着不肯走呢,你说雪下面有个人。本来所有人都不信的,但少爷你又哭又闹的就是不走,祖夫人又是最疼你的,便让人将雪铲开,才发现冻僵的缨儿呢。”

    王笑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他只好拍着缨儿的背,道:“都过去了。”

    “缨儿想祖夫人了,少爷你想不想?”缨儿说着,伸手握过王笑的手,轻声道:“祖夫人走了以后,缨儿就只有少爷一个亲人了。”

    王笑忽然有些恍惚。

    脑海中,忽然浮现出漫天的白雪。

    年幼的孩子跑来跑去,冻僵的少女紧紧闭着眼,老祖母的面容和蔼,带着让人安定的宠溺笑容。

    “我的孙儿不是傻子,总有一天,他会比你们都要聪明……”脑海中隐隐有个慈祥的声音在说,能让人感觉到被溺爱的喜悦。

    一时间,他分不出自己是现代的灵魂附在王笑身上,还是自己就是多了一段记忆的王笑。

    只好抚着额头皱了皱眉。

    “少爷,你怎么了?”

    “大概是有些晕车吧。”王笑道——都出现幻觉了。

    马车晃来晃去,王笑被自己‘晕车’的笑话逗得轻轻笑了一声。

    但这一刻开始,他知道自己就是王笑。从这一刻开始,他不要再时时刻刻担惊受怕有人发觉自己的异常。

    他伸出手,把缨儿脸上的泪抹干净,笑道:“原来你是个爱哭鬼,每天哭一次鼻子。”

    “哪有。”缨儿颇有些不服气,道:“因为想到祖夫人才哭的,要是她看到今天少爷的作为,也不知该有多高兴。”

    “我很机灵吧?”王笑稍稍试探道。

    缨儿便理所当然道:“我家少爷当然聪明,总有一天,会比所有人都聪明……”

    马车回到王家,耿当便算是完璧归赵,拱了拱手,自行离去。

    王笑看着他的身影,心中便盘算起来——这小伙子心眼实诚,又有些身手,该怎么和他套交情?

    王家的两个门房,一个酒糟鼻一个麻子脸的却是偷偷打量了王笑主仆一眼,心道三少爷这两天连着出门,每次缨儿姑娘还都是哭着回来,想必是这傻孩子在外面受了欺负。

    于是两个门房对望一眼,各自心道:“咱们一定要把门看好了,别让三少爷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