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8章 老高头

    既然问过了话,耿当就领着王笑主仆往回走,七拐八角再穿到大堂时,便听到有哀嚎声传来。

    之前大堂虽然也有不少人求饶叫冤,却只是嘈杂,此时这个哀嚎却有些撕心裂肺。

    王笑顺着那哭声看去,却见是个干瘦老者伏在地上,向一个官差不停磕头。

    那老者衣裳破烂,手上带着枷锁,花白的须发乱糟糟,脸上涕泪横流,哭起来的时候瘦瘦的脖子上像只包了一根骨头,只看起来颇为可怜。

    被逮到巡捕营来的多是些悍匪或老油条,纵有一些被冤枉的,也多是闷不吭声的老实人,少有这样歇斯底里哭的,便都把目光落在这老头身上。

    “哭嚎个啥子!”一个戴着枷销,脖子上纹了老虎的大汉骂道:“老子竟与你这样的窝囊玩意儿坐一个牢子,没来由丢了老子的脸。”

    又有一个身材削瘦,面相油滑,还留着山羊胡子的汉子笑嘻嘻道:“这牢里有吃有喝的,关上个一年两载出来,又是一条好汉。哭啥哭?”

    便有人朝那山羊胡道:“你关上一年两载还能出来,这老头怕是要没那许多光景喽。”

    “哈哈哈哈,瞧他这又瘦又老的,竟还能偷东西,佩服,佩服。”

    “你们这些光棍关了就关了,不兴人家在外面有婆娘?”

    一帮老油条便七嘴八舌议论起来,时不时便有人哈哈大笑起来,显得颇为皮滑。

    缨儿见这些人有的纹面、有的满脸横肉、有的奸滑、有的带着刀疤……她心中害怕,拉了拉王笑。

    王笑却是不走,还看得饶有兴趣,他觉得自己太喜欢这群人了。

    他甚至看到那个山羊胡汉子一边笑嘻嘻的,一边偷偷从官差身上顺走了一串钥匙以及一个荷包。

    发现王笑的目光,那山羊胡汉子将手指放在嘴上“嘘”了一声,还眨了眨一只眼睛。

    王笑亦是眨了眨眼。

    巡捕营真是个好地方,三教九流,人才市场。

    “吵什么吵!”一个面相凶恶的官差喝道。

    接着,他拿了条鞭子在那老头身上重重摔了一鞭,骂咧咧道:“老不死的东西,嚎,让你嚎,有胆偷银子没胆认。”

    那老头挨了一鞭,摔在地上嗷嗷直叫,脸上泪水更甚。

    “官爷呐,小老儿真的是冤枉呐,那银子真不是小老儿偷的……”

    “不是你偷的?”那官差冷笑道:“还敢跟老子嘴硬。”

    说着又一鞭甩下去。

    耿当看不过眼,过去拦住那官差,轻声道:“袁环,怎么回事?”

    王笑心中好笑,这官差竟名叫‘圆环’。

    袁环瞥了耿当一眼,不耐烦道:“你别管闲事。”

    “俺是怕你捉错了人。”耿当低声道。

    “老子告诉你,这回老子还真没捉错人。”袁环冷笑道,末了他还自言自语地喃喃道:“一天到晚俺俺俺,哪招来的土冒……”

    耿当脸色一变,嚅嚅着正要开口。

    忽然听到有人笑了出来,一个有些稚气的声音道:“哈哈,这回没捉错人,那就是前几回捉错人喽。”

    “少爷,你不要乱说。”缨儿拉了拉王笑,轻声道。

    一时间,却有不少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那纹着老虎的大汉讥讽道:“这狗屁官差,一看就不是好鸟,果然是个时常逮错人的,哈哈哈哈。”

    “笑什么笑。”袁环鞭子一挥,凑到王笑面前盯着他狞笑道:“哪来的小兔相公,后面洗干净了吗?敢到环爷面前放肆。”

    王笑眨了眨眼。

    这家伙面相又不好,嘴里又不干不净的。

    正好自己又是个痴呆。

    于是他直接啐了一口,啐在袁环眼里。

    “老子干了你丫的祖宗!”袁环怒极,举起鞭子就要挥下去。

    王笑既然敢啐他,就是余光中看到耿正白从那边过来。

    “住手!”

    果不其然,随着耿正白一声大喝,袁环手中的鞭子硬生生地停了下来。

    “干什么!”耿正白走了过来。

    袁环其实并不太怕耿正白这个把总,因为他自己的亲爹还是个千总。

    但众目睽睽之下,他却也不能在把总面前放肆,骂咧咧道:“把总,这个小免崽子取笑我,还啐了我一脸。”

    众人目光看去,王笑背着双手,一张好看的脸上带着纯良无辜的神情。

    耿正白便在袁环肩上轻轻拍了拍,压低声音道:“这位公子家里与都司大人相熟。”

    袁环脸上阴晴不定起来。

    既然拿出都司大人来压了,那自己就是被白欺负了一顿,这场子一时半会也找不回来,他只好朝耿正白拱拱手:“知道了。”

    袁环这算是给耿正白一个面子。

    他转过身,一脚踩在那老者身上,恨声道:“老不死的玩意,让你他娘的多嘴,接下来有你好受的。”

    接着他提着那老者就要走。

    “慢着,这案子你还没说明白呢。”耿当忽然道。

    袁环没想到自己才给耿正白一个面子,耿当反而还敢跟自己叫板,咬了咬下唇,神色愈发狠厉起来。

    “耿蛋是吧?你刚进巡捕营,有些规矩怕是还没弄明白吧。”袁环盯着耿当,冷冷道。

    他念耿当名字的时候,发言故意含糊了些,听着便有些像‘蠢蛋’。

    “他说自己是冤枉的,俺们就要再问清楚。”耿当道。

    袁环手指在他胸膛上点了点:“有些规矩你不懂,我告诉你,新来的多看、多学、少开口。知道了吗?”

    耿正白并不想得罪袁千总的儿子,拍了拍耿正的背,道:“别插手别人的案子。”

    耿当道:“可是这人是冤枉的。”

    “冤枉?”袁环踩在那老者背上又加了些力道,踩得那老者惨叫了一声。

    他听着这惨叫声狞笑了起来,向耿当道:“好,你说他冤枉,可以。但若是我没捉错人,你以后但凡见到我,恭恭敬敬叫一声环哥。”

    这要求听起来并不算过份。

    袁环看着自己脚下的老头,心中却知道,只要耿当答应了,就等着一辈子被自己踩在脚下吧。

    耿正白向耿当摇了摇头。

    耿当低着头,有些犹豫起来。

    那老者却是苦嚎道:“小老儿真是冤枉的……”

    “好,俺答应你。”耿当道。

    袁环笑了笑,吩附人去把苦主和人证叫回来。

    “好香油坊的郝老板是吧,昨天你丢了一枚三两六钱的银子,是也不是?”

    “是。”

    袁环点点头,又问道:“这老高头是个卖油翁,时常在那你进油,是也不是?”

    “是。”

    “昨天你丢了银子,正好是老高头来沽油时,是也不是?”

    “是。”

    “你丢了这枚银子,有店里的伙计做证,是也不是?”

    “是。”

    袁环在郝老板身上一拍,道:“把银子拿出来。”

    郝老板眼睛转了转,颇有些不情不愿地探手入怀。

    “利落点!不会吞你这点银子。”

    袁环抢过郝老板手中的银子,往身后一个胥吏手里一抛,道:“老方,你掂掂,几两几钱。”

    老方一手捧着这银子,另一只手抚着长须,微眯着眼,轻轻一掂,显得极是专业。

    没有人能怀疑老方掂钱的手艺。

    “三两六钱。”

    一语说完,耿当脸色一变。

    袁环面露得意,摸着自己的嘴走了两步,忍不住笑了出来:“有些人呐,总喜欢多管闲事。老子明明白白地办案子,他非要横插一手。这下没话说了吧?”

    耿当一拍脑门,拉起地上那依旧哭嚎不止的老高头,问道:“你说,咋回事?”

    老高头一把鼻涕一把哭,道:“小老儿真是冤枉的啊。”

    “呸,人证物证俱在,还敢叫屈。”袁环又是一脚踹在他身上,骂骂咧咧道:“不是偷的抢的,你哪来的这么大一枚银子。”

    王笑微微皱眉,心中暗道,就这样稀里糊涂地办案,还敢称人证物证俱在、明明白白?

    他这般微带嘲讽地想着,旁人却颇有些服气,叹这案子办得不错。还有人说这老高头太滑头,惯会哭丧。

    “你说你这银子哪来的?”耿当见老高头模样凄惨,又问了一句。“你再不说,俺也救不了你。”

    “这银子……是小老儿……卖了一双儿女换来的呀!”

    老高头终于忍不住喊了出来,声泪俱下,枯木般的身体不停抖动,让人望之不忍。

    一听这话,那纹着虎的大汉骂骂咧咧道:“没用的老玩意,卖儿卖女,你他娘还不如真去偷。老子竟跟你这种窝囊废坐一个牢子。真他娘的晦气!”

    “卖儿女?”袁环鞭子狠狠摔在老高头背上:“卖儿女?卖得了正好三两六钱吗?我看你别叫老高头了,叫老滑头好了。”

    “就是。”郝老板站了出来,指着老高头道:“他那双儿女骨瘦如柴,眼见就是养不活的,送人都没人要,谁会花银子买?”

    那方姓胥吏亦是抚着长须,摇头道:“这年头人命如草,穷人家养不活孩子多的是抛在路边,卖不了这个钱,卖不了喽……”

    “耿当!愿赌服输,你别在那婆婆妈妈的了。”袁环道。

    王笑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他有心为耿当与老高头出头,却又不想惹人怀疑,一时心中颇有些犹豫。

    “算了,不管了。”

    他咬了咬牙,还是站了出来。

    “郝老板,你怎么知道这枚银子就是你的?”

    郝老板见眼前突然跑出来一个富贵公子盯着自己问话,愣了一愣。应道:“我当然知道,这银子我天天看,如何会不认得?”

    “天天看,你在店里也看吗?”王笑又问道。

    “对啊。”

    王笑又问道:“沽完油也看?”

    “对。”郝老板不知底细,只好耐着性子答到。

    下一刻,王笑飞快地抢过他手里的银子。

    “你干什么!”郝老板吓了一跳。

    却见王笑跑到长桌边上,拿过一个喝水的碗,倒上水,直接就将银子往里一丢。

    “你要拿我的银子干嘛!”郝老板破音道

    王笑抬头头道:“这银子不是你的。”

    “小兔……小兄弟,你胡说!这银子如何不是他的?”袁环神色有些可怕。

    “你们看,这银子丢在水里,一点油腥都没有,肯定不会是油坊里出来的。”王笑的声音回荡开来,颇为清脆。

    耿当挠了挠头,心想,这王家三公子不是个痴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