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7章 产业链

    巡捕营虽说是营,历朝下来已扩建成一个占地极大的衙门。

    进了大门,先是一个颇大的校场,一侧的架子上放着些刀枪剑戟之类的武器,挂着些弓。校场另一侧则是靶子与马房。

    地上有些杂草,显然这校场上没有多少人操练。

    也不知是王笑的错觉还是什么,一进巡捕营,他便觉得视线变得暗红下来。

    地上沙土间似乎沾起着陈年的血迹,暗暗的、旧旧的,让人有些压抑。

    穿过校场,进到一个大堂。

    大堂上人很多,有些嘈杂。中间摆了一排长桌,长桌后面坐着老胥吏执着毛笔正记着什么,桌子前面则是穿着巡捕服的公人排着队,手里还捆着各种五花大绑的贼盗,像是在等着登记。

    “清河巡逻王明明,捕获偷鸡贼一名,记末等功一笔……”

    诸如此类的吆喝了一句之后,便有各种各样的求饶声响起。

    “小的冤枉呐,那鸡,是自己飞到小的怀里的啊……”

    不像是在缉盗,倒有些像在市场卖菜做生意。

    王笑颇有些好奇地四下张望着,跟着耿正白叔侄二人穿过大堂,一路上七拐八绕,时不时有人抱拳唤一句“耿把总”,走了一会之后才到巡捕营的牢房区域。

    耿正白让牢头开了一间审讯房,让耿当领着王笑进去坐着等,自然有人去将犯人押过来。

    耿正白是个小把总,回了巡捕营便有不少事找上来。于是他叮嘱耿当看顾好王家三公子,自己便先去忙旁的事。

    这个房间颇有些阴森的气氛,缨儿有些害怕,紧紧拉着王笑的手。

    王笑便轻轻在她手背上拍了拍,安慰道:“缨儿不怕。”

    他声音沉稳,缨儿便觉得安心了些,却也没发现自己的少爷没往日那么傻气。

    不一会儿,两个狱卒便领着一个高个青年进了审讯房。

    这青年高高瘦瘦,脸上带着不少淤青,看起来却颇有几分清秀。他身上穿的确实是一身黑衣,但不是想像中那种夜行衣,反而像是捡了几条黑色的破布稍稍裁剪后套在身上。此时他手上脚上都戴着颇重的镣铐,走起路来叮叮当当,显得有些笨拙。

    耿当看到这青年进来,颇有几分激动,站起身向王笑问道:“三公子,你快给俺看看,这人是不是杀手木子?”

    他少年心气,想要捉捕名震京师的连环杀手,再加上这是他当上官差后捕的第一个犯人,不免有些期待。

    王笑装模做样的打量了两眼之后,摇了摇头道:“不是的。”

    “怎么会不是。”耿当愣了愣。

    看着眼前这个模样生得极好看的富家公子,耿当也不知道他‘痴呆’到了何种程度,便挠了挠头,不甘心地又问了一句:“他是不是昨天打死罗德元那个?”

    “他不是,昨天那人,不一样。”王笑颇为坚定。

    “咋就不是呢。”耿当颇为失望起来,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那这只是个普通凶犯了?这小子有几分身手,俺费了好些气力才逮着的。”

    王笑听说这高瘦青年身手不错,便又打量了他几眼,似乎对他颇感兴趣。

    却听耿当对那高瘦青年道:“你倒底姓甚名谁?因何杀杜掌柜?早点交代了让俺报上去。”

    那高瘦青年却只是闭着嘴不说话。

    “嘿,逮了个哑巴回来。”耿当道,声音有些气恼。

    一个狱卒探过身来,俯耳对耿当道:“这小子在牢里也是一句话不说的。依小的看,他未必就不是杀手木子。再说了,这小子杀人是许多人都瞧见的,小耿爷你还不是想怎么报就怎么报。”

    他最后这句话却是贴着耿当的耳朵说的,声音颇轻。

    王笑虽然没听清他具体说了什么,却也还能猜到,杀良冒功他都听说过,这种添油加醋的事自然不会少。

    耿当却是直接摇了摇头道:“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俺想实实在在地领功劳。”

    那狱卒脸上的表情便有些讪讪然起来。

    王笑便心中暗道耿当此人实诚。

    “只是这小子一直不开口,却是麻烦。”耿当又气恼地说了一句。

    那狱卒便再次讨好道:“小耿爷若想要他开口,小的一会就对他用刑?”

    耿当犹豫了片刻,对那高瘦青年提醒道:“你可想好了,若是再不开口,俺便让人用刑了。”

    那高瘦青年闭着嘴唇,就是不说话,但眼神中似乎有些犹豫。

    王笑对他印象颇好,便看着他的眼睛点了点头,示意让他说话。

    “我杀了杜家兄弟,要判几年?”

    就在快要被带走的时候,高瘦青年还是开口说道。

    “嘿,要判几年?”耿当咧嘴一笑,道:“你杀了三个人,当然是杀人偿命。”

    高瘦青年愣了愣,眼神颇有些黯然。

    他又看了王笑一眼,问道:“你们在指认我是不是一个叫‘木子’的杀手?”

    “然后呢,你是吗?”耿当没好气道。

    “我可以是!”高瘦青年语气甚急,又道:“你要我认什么罪都可以,只要官爷你能答应我一个请求……”

    “嘿,你当小爷我是来与你做生意的?”耿当有些不快,自语道:“还以为是条大鱼,原来是个没骨气的。”

    “官爷,官爷,你听我说。我姐姐、姐夫都让姓杜的害死了,家中只有一个四岁的侄女,只要官爷你能替我照看,我什么罪都能认。”他说着,又转头看了看那两个狱卒,道:“我知道你们巡捕营的规据,要是拿到大盗,赏银二十两。只要有五两银子官爷就能将我侄女养大,我什么罪都能认的。”

    王笑在一旁听了,心中暗想:“这小子有点傻,这种事当众说出来……”

    然而,当他转头看向那两个狱卒,却见他们脸上非但毫无惊讶,反而带着些期待的笑意。

    王笑方才恍然大悟——这个‘规矩’显然就是这些狱卒告诉犯人的,让这些要被问斩的犯人捡些大罪认下来,骗朝庭的赏银,然后大家分银子。

    这是一条产业链啊。

    当着自己的面,毫不顾忌的说这种事,看来这个产业链还相当成熟。

    果不其然,那两个狱卒便围着耿当劝说起来。

    他们也不提要耿当分银子,这种事,到时候赏银下来了,但凡不是傻冒,都不会忘了他们这样的知情人。

    因此,两个狱卒口口声声只是说那四岁的小女娃该有多可怜。

    “小耿爷,此事对所有人都没坏处,能得银子不说。关键是还能救一个可怜的孩子……”

    耿当两条粗眉拧在一起,显得颇有些纠结。

    这个刚刚当上官差的青年,也立志过不要被楚朝官场上那些龌龊事腐化。但这第一个案子,世俗就向他伸出了一双有力的推手。

    往前走一小步,冒功领钱救人,看起来一点坏外都没有。但以后呢?以后每一桩案子,都有人能让自己与钱沾上边。

    高瘦青年看向耿当,目光满是期待。

    “你姐姐、姐夫是被杜掌柜害死的?”终于,耿当问道。

    高瘦青年恨声道:“不错,我姐夫原在杜良骏手下干活,后来这畜生窥觑我姐姐,便伙同他兄弟打死了生生打死了我姐夫,还掳走了我姐姐……我姐姐……”

    他说着,眼中泛起了目光。

    耿光有些默然,喃喃道:“你杀了三个人,肯定是要偿命的。”

    “我愿意偿命,可是我小侄女是无辜的。”

    耿当重重叹了口气,咬了咬牙道:“俺也不要你认别的罪,你家侄女俺替你养。大不了,俺以后少买些酒喝。”

    一句话说来简单,这个时代,要扯大一个孩子却绝不是易事。

    对于耿当而言,也是经历了不少心理争斗——如今才拿住第一个人犯,就要养他家里一个口人,长此以往,自己那点俸禄够吃什么。

    王笑却是暗暗摇了摇头,暗道耿当这家伙以后在巡捕营混不开的。

    人家两个狱卒满心期盼地看着你,就等着你带他们一起发财。你到好,自己往里垫银子就算了,断人财路,以后谁服你?

    王笑心中这般暗自摇头,他看向耿当的目光却微微有些欣赏起来。

    哪知那高瘦青年盯着耿当,思索了一会之后,居然淡淡道:“你不用我领罪,我不信你。”

    “嘿,你还跟俺来劲了。”耿当颇有些恼火,“你待如何?”

    高瘦青年看向王笑,道:“我信他,他像是有钱的,我听你们喊他王家公子。”

    耿当又气又笑,忿忿骂道:“穷生歪计的东西,俺没看出来你小子还是人精,你想得美。现如今哪个大户人家招丫环不是挑挑捡捡?哪里招不到好的丫环?你侄女才多大,又不能干活,人家犯得着给你养吗?”

    王笑颇有些愕然,听了耿当这句话他才明白,原来这年头,能给人家当丫环居然还是可遇不可求的好事。

    由此可见楚朝贫苦人家生活的艰辛,毕竟,若是能活得下去,谁愿意做下人?

    一时间,耿当与高瘦青年的目光都向王笑看去。

    耿当暗想,他只是个痴呆,如何能做决定?

    高瘦青年则是有些期待——他见王笑与缨儿身上的衣服都是上等料子,脸上的气色也是极好,丝毫没有贫苦人家那种长年风吹日晒导致的脱皮与红斑。自己的小侄女若能进这样的大户人家,便不用再担心挨饿受冻、横死街头,长大以后甚至还能像这个大丫环一样体体面面……

    缨儿在一旁听着,心中也觉着这家人可怜。她有心想要帮忙,又知道自己一个丫环做不了主,便轻轻握着王笑的手,目光颇有些恳切。

    王笑被几人看着,有些不爽起来——都看我做什么,都忘了我是个痴呆了吗?

    他心中有个想法,又不想让人看出自己不是痴呆。

    想了一会之后,他走到那高瘦青年身边,踮起脚在他耳边悄声道:“耿当不欠你人情,你就不信他。那我也没有白替你养侄女的道理……这样吧,你给我当护卫,以后替我做事。”

    高瘦青年一愣。

    却听王笑又说道:“你别多说。若是同意,你就点点头。告诉耿当去哪里接你侄女。”

    高瘦青年看着他脸上天真烂漫的表情,颇有些呆住。

    但他能看到这个奇怪的孩子眼神的真诚。

    于是高个青年点了点头,对耿当说道:“我侄女在东垛桥二巷西边第七座屋子里,还请你们照料……”

    看着两个狱卒将人带走,缨儿忍不住向王笑问道:“少爷,你和他都说什么了?”

    王笑道:“我说,能帮忙,但要先问大哥。”

    “那少爷你为什么要和他说悄悄话?不想让缨儿听吗?”

    王笑道:“刚才那个人,和滚蛋也说悄悄话,我学他。”

    “少爷啊,人家官爷的名字是‘耿当’,不是‘滚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