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5章 沈姨娘

    “我不用去,给长辈问安吗?”

    樱儿正在给王笑梳头,觉得颇为好笑,道:“少爷竟难得想去给老爷问安?往日你最怕去杜康斋的。”

    王笑本就是不想去,便又试探道:“不去也行?”

    樱儿道:“少爷你又忘了吗?老爷和二少爷两天前就去了京郊的田庄,明天才会回来呢。”

    王笑微微有些讶然:“还有田庄?”

    这感觉便像是,一不小心就听说自己在市区外还有个别墅。

    刀子正巧端了面盆进来,笑道:“说起田庄,分明是我们少爷的,却被人觊觎……”

    “休要说些捕风捉影的。”缨儿打断道。

    刀子忙止住话头,心知缨儿是为自己好。

    刀子知道这些话在自己屋里说虽然没什么,但万一让人听到,却要降自己一个乱嚼舌头的罪名。若是坏了少爷与几位堂亲兄弟间的情份,打死自己也不为过。

    王笑心中郁闷,听起来自家资产不少,手里却连点现金都没有。

    “缨儿姐姐,我们今天出门吗?”

    缨儿正拧毛巾给他擦脸,闻言便笑道:“不出去呢,以后我们就呆在院子里好不好。”

    王笑心道:那哪成?我还要去把玉佩赎回来,还要查清楚是谁想杀我。

    他只好撒泼卖乖起来。

    缨儿笑吟吟地在他脸上捏了捏。

    “少爷,缨儿刚拧的毛巾呢,手里暖和吧,嘻嘻。”她说着用手搓他的脸,把话题岔开。

    缨儿虽是王笑的丫环,但两人之间占主导地位的却还是她。

    小姑娘昨天听说自己少爷被打了闷棍,回了房间之后还偷偷哭了好久。

    她下定了决心不出门,王笑便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

    早上用了些糕点之后,缨儿便捧了些木制玩具出来陪王笑玩。

    王笑心中实在是对这种低龄儿童的东西嗤之以鼻,奈何缨儿又祭出“少爷今天好奇怪哦”这种话来唬他。

    他只好也脱了鞋爬到床上,盘腿与她对坐着——推七巧板。

    “少爷,你看,这像不像一只鱼。”缨儿玩得颇有些高兴。

    王笑翻了个白眼。

    太幼稚了吧姐姐。

    “一只鱼,缨儿记一筹,到你了。”缨儿又道。

    王笑只好随手摆了一下。

    “哇,少爷好厉害哦,这是一只鹤吧?少爷记两筹。”

    “为什么鱼一筹,鹤两筹?”

    “因为鹤更难一些啊。”缨儿理所当然道。

    王笑一头黑线,心道:“姐姐你这个判断依据到底是什么,记分很不严谨啊。”

    ……

    上午的阳光透过窗纸洒进来,颇为柔和。

    初秋的的天气有些暖。

    缨儿昨天哭了一夜没有睡好。此时她坐在床上,觉得身上暖烘烘的,于是眼皮一闭一闭,一会儿之后便打起了盹。

    王笑小心翼翼地伸手一推。

    “少爷,轮到你摆了……”

    缨儿小小声地嘀咕了一句,接着便倒下去呼呼大睡起来。

    王笑自己下了床穿上鞋,踮着脚便往屋外走。

    想了想,他又转回来,拿被子盖在缨儿身上。

    傻丫头一个,居然想用七巧板留住我——看着缨儿熟睡的样子,他摇着头笑了笑。

    这个时间刀子正在府中的大厨房打饭,王笑穿过院子,便飞快地向外面跑去。

    良久之后,他终于找到了后院大门,昨天他和缨儿正是从这里进出的。

    “三少爷。”

    王笑点点头,脸色平静地往门外走去。

    下一刻,他却被两个家丁架了起来。

    “你们干嘛?我要出去。”

    这两个家丁一个酒糟鼻一个麻子脸,两人对望了一眼,麻子脸道:“三少爷你怎么能出去……呢。”

    “我昨天就出去了。”王笑颇有些不忿。

    “昨天是缨儿姑娘带着少爷你的……呀。”酒糟鼻道。

    这家丁还不太熟练以这种逗弄孩子的语气说话,最后一个‘呀’字念得便有些飘忽。

    只听这语气,王笑心中就已气极,恨不能打他们一顿。

    再一听这两人说的这话,敢情没有缨儿带着,自己就出不去了。

    “我告诉你们……”王笑一皱眉,语气间便带了些威势。

    他打算侧漏一些霸气来压住这两个家丁。

    但转念一想——痴呆了那么久,突然反转肯定会引人疑心。何况还有个凶手要对自己不利。

    大丈夫能屈能伸,这种深宅大院争抢家产的事多了,鬼知道这些家丁是谁的人?

    “我要告诉缨儿姐姐,你们欺负我!”他说道。

    两个家丁对这种威胁不以为意,却还是在脸上浮起一种很假很亲切的笑容来。

    “三少爷就不要为难我们了……哦。”

    “快回去……哦。”

    说着,他们将王笑放下来。

    王笑只好整理了一下衣裳,往回走去。

    “哦你们个头哦”

    虽然有些窝囊,但谁活着能不受点窝囊气,他一边在心中安慰着自己,一边循着印象引原路往回走。

    但两刻钟之后,他发现,自己居然迷路了。

    在路边的假山石上踢了一脚,他暗骂连这个庭院也与自己作对。

    “哈哈哈哈……”

    身后传来一个女子的笑声。

    王笑转头看去,却见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女子,领着两个丫环正看着自己。

    这女子妇人打扮,模样算是很美的,脸庞白皙,梨窝浅浅,一双眼睛颇为明媚。

    王笑却觉得她看起来有些傻气。

    “这不是笑儿吗?”她捂着嘴笑着说道:“怎么?不认得妾身了?妾身是你娘亲呀。”

    两人大眼瞪小眼。

    王笑一脸迷茫。

    娘亲?你也就比我大十岁左右——这大概是个后娘吧。

    下一刻,他的脸被捏了一下。

    “每次看都觉得这孩子长得太俊了,像极了妾身,哈哈哈哈哈……”

    她笑得也不刺耳,也没什么嘲笑意味。相反,笑声还很真诚,甚至点好听。

    就像是她讲了个很好笑的笑话,把自己逗得咯咯直笑。

    王笑撇了撇嘴——这个女人笑点又低,又有点傻气。

    “叫声娘亲来听听,哈哈哈哈……”

    王笑没好气道:“我迷路了。”

    “哈哈哈哈,你迷路了?”女人笑得花枝乱颤,手在自己面前连连摆了好几下,道:“竟能在自己家里迷路?你那个形影不离的傻丫头呢?”

    似乎觉得自己‘形影不离’这成语用得极有趣,她又是一阵笑。

    听到她说缨儿是个‘傻丫头’王笑微微有些恼火,心中暗道:“笑点这么低,也不怕把自己噎死。”

    他懒得理这个女人,转过身一脚深一脚浅地走去。

    “哎哟,生气啦?哈哈哈哈……”那女人却是跟上来,“好啦好啦,姨娘带你回自己院里。”

    王笑也不是真的生气,便由她领着往自己院里走。

    路上这姨娘又向她的两个丫环道:“你们刚才听到了吧?哈哈哈哈……”

    话还没开始说,她自己先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好不容易缓过气,她才接着道:“说了他丫环一嘴,他还置气呢,哎哟,你们看这张小脸蛋都气白了,哈哈哈哈……”

    那两个丫环只好捂着嘴陪她笑。

    王笑心里无语。

    他能看出来这女人不是出于恶意,只是喜欢打趣说笑。

    但确实是有些聒噪。

    好在路途不长,走了一会之后,拐过小径便看到自己的小院。

    缨儿与刀子正一脸焦急的往外跑着,显然正在找王笑,此时抬头见了便飞快跑上前。

    她们眼巴巴地看着王笑,恨不得马上过来,却还是先向那女人道了个万福:“见过沈姨娘。”

    “哈哈哈哈……”沈姨娘一只手抚着额头,好一会儿才道:“哎哟,这是‘烧刀子’吧,哈哈哈哈,说起来是妾身的罪过,给你起了这样一个名,哈哈哈哈……”

    刀子头埋得更低了。

    沈氏笑了好一会,王笑几乎以为她要岔过气去。

    一会之后,沈氏将手腕上的一只镯子解了下来,塞在刀子手里。

    “算是妾身给你赔罪。”沈氏笑道,“但是我起的这名字,哈哈哈哈,真是太有趣了,我实在是……太机灵了。”

    “来,这个给缨儿丫头。”沈氏又摘了件首饰。

    “笑儿,这下你不恼妾身了吧?这孩子,哈哈哈,还不许我说缨儿是傻丫头……”

    王笑很有些恼火,要不是因为自己是个痴呆,他恨不能问一下沈氏:“你的笑点就是不是长在了脚底板上?”

    几人稍稍说了会话,等沈氏主仆三人离去,缨儿便连忙跑上来拉着王笑的手。

    “少爷,是姨娘把你带出去了吗?怎么也不说一声呢,吓坏我了。”。

    王笑也不否认,这个锅让沈氏背了就背了吧。

    “少爷你不许姨娘说缨儿是傻丫头吗?可缨儿就是傻呢,女红做得都不好……”

    王笑本以为今天的外出计划就这样泡汤了。

    然而午饭后,他却迎来了意想不到的转机。

    王珍身边的丫环潭香跑过来请王笑。

    “大少爷让三少爷过去?为什么?”缨儿颇有些意外。

    潭香道:“我也不知道为何,只知道来了四个客人,大少爷便让我来请。”

    王笑便由这两个漂亮丫环引着,一直到了前院会客的厅里。

    “少爷你进去吧,缨儿在外面等你。”

    王笑点点头,进了大厅,只见主位上坐着一个年轻人,应该就是大哥王珍。

    王珍二十八岁,穿着读书人的长衫。他相貌堂堂,微微有一些发福,身上书卷气很重,有着一种与人为善的和气感觉。

    另外四人分坐在客座上,虽衣服制式不同,但似乎都是巡捕一类的人物。

    其中一人王笑倒也认得,正是清水坊衙门的捕头冯丰。

    总不会是来捉拿自己的吧?他心想。

    “三弟来了,过来坐吧。”王珍道。

    王笑便过去乖乖坐下。

    王珍也是刚到不久,他也不着急开口,先是着人去备了茶水点心,方才不慌不忙地看向来客。

    最先站起来的是五城兵马司的胥吏邓景荣。

    邓景荣拱了拱手,态度有些谦卑,道:“大少爷勿怪,因有桩案子要问三少爷,因此,小的领了三位上差前来拜会,实在是打扰了。”

    接着几人就是一通见礼。

    王笑旁观了一会,勉强算是明白了过来。

    邓景荣这个五城兵马司的胥吏,大概算是这个时代的城管。

    冯丰这个清水衙坊捕头,大概算是派出所的警力。

    而另外两人则是京师巡捕营的,这却算是刑警了。

    整件事情大抵是:派出所的冯丰觉得案子棘手,推给了刑警,于是城管邓景龙便领着他们来找自己录口供了。

    “这下,唐芊芊这女人果然是把肚子……不对,把案子搞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