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章 仙人跳

    “我是一个痴呆。”

    “切记切记,我是一个痴呆。”

    王笑在心中默念了两遍,努力管理着自己的表情。

    地上那个男子脸朝下趴着纹丝不动,看后脑的伤可以判断出,死得很透了。

    王笑前世一辈子过得平平安安,没经历过什么大凶之事,这还是初次近距离观察人体后脑勺的内部形态。他强压着想呕的冲动,摆出一脸空洞的神情。

    “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张恒语气极快,“被这小子撞见我了,若是他说出去,我的大好前程就要毁于一旦。”

    王笑用余光看去,见阶前那美妇抱着双臂,样子风情万种,眼中却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讽意。

    “那你待如何?”她开口道。

    说着,她目光在王笑身上来回睃巡了一番,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又道:“这便是王家三少爷吧,还真是极俊俏。”

    张恒无心理会,他来回踱了两步,忽然抬起头,嘴里迸出几个字来。

    “一不做,二不休。”

    王笑不敢乱动,用余光看去,只见张恒俯身拾起了地上那块带血的大石头。

    那石头原先似乎是用来压老坛酸菜的,但看这美妇,显然不是会做酸菜的——王笑心想。

    张恒的手有些抖。

    他只是个清贵的读书人,一辈子没做过杀人这种粗活。

    刚才打死了罗德元那是意外,这下再要打死这个痴呆儿却是另一回事,张恒难免有些怯场,但想到自己的绵绣前程,他咬了咬牙,高扬起手里的大石。

    忽然,王笑蹲下身去。

    “咦,豆花。”

    张恒低头看去,只见这个粉雕玉琢的少年转头看向自己,一脸傻笑地开口说道——

    “哥哥,是豆花啊,能盛一碗吗?”

    张恒愣了愣,心道,哪来的豆花?

    他顺着王笑的指尖看去,却只看到罗德元的后脑勺。

    “嘘。”却见王笑手指放嘴上,压低声音道:“不要告诉别人哦,缨儿姐姐不让我在外面吃东西。”

    “呕……”

    张恒真心觉得这个痴呆儿太恶心了,他再次咬了咬牙,手里的大石头终究是挥不下去。

    他的目光转来转去,过了良久,他还是放下手里的石头,来回又踱了两步,忽然一把拎起王笑。

    “说,这里是怎么回事?”

    “煮豆花吃。”王笑道。

    张恒厉色道:“谁煮豆花?”

    王笑有些迷茫,像个不知所措的孩子。

    “说,谁煮的豆花?”张恒又问了一遍。

    王笑脑中飞速地思考着,他张了张口,本来想说“我煮的豆花”,但下一刻,他硬生生将话头收住。

    眼前这个神色狠戾的青年绝不是个好糊弄的,一旦他发现自己能有正常对话的逻辑,一定不会手下留情。

    于是王笑用呆滞的眼神望向前方。

    “说话!谁煮的豆花?”张恒神色愈厉,猛然扬起手一巴掌狠狠摔在王笑脸上。

    白白嫩嫩的脸瞬间泛起一片淤红。

    王笑飞快地闭上眼,以免张恒看到自己眼中的怒意。

    你给我等着。

    但,现在的情形,干脆哭出来吧。

    决定了!应该哭出来。

    少年用力挤了挤眼,却是一滴泪也没有。

    哭,快哭。

    “我太惨了,从小被人抛弃,还英年早逝,死后还穿越到一个痴呆儿身上,惨不忍睹啊惨不忍睹啊……对了,说起来,这个院子也是我家的产业,可真富啊现在。”

    哭不出来。

    王笑张开一丝眼缝偷偷看去,只看到张恒眼中精光迸出,极警惕地观察着自己的表情。

    完了。

    台阶前的美妇忽然道:“恒郎,你快走吧,以免再让人看到。”

    “那此处怎么办?”

    “若有人问,奴家便说:我夫君逗弄王家少爷,不小心被他推倒在这石头上。如何?”

    张恒沉吟了片刻,眼睛一亮,道:“好。”

    他一掀长衫,俯下身将罗德元翻了个面,把那石头垫在脑后的伤口处。

    做完这一片,他忽然声色俱厉地又向王笑喝问道:“谁干的?”

    王笑依旧一脸茫然。

    美妇道:“一个痴儿,你逗弄他做甚?”

    她握起张恒的手,柔声道:“你路上千万小心些。”

    张恒点点头,打开院门,四下探了探,飞快地闪身出去……

    美妇款款过去,栓上门栓,手轻轻撩了撩头发,转过身来深深看了王笑一眼,忽然笑道:“你不是个痴呆。”

    王笑吓了一跳。

    他转过眼看去,只见眼前的女人一双眼睛如深潭一般。

    一对眼,他飞快地低下头,不开口说话。

    这女人莫不是在试探自己?

    对,一定在试探自己,刚才自己表现的明明是那么的像一个傻子——王笑在心中给自己打了打气。

    “奴家名叫唐芊芊,王公子你可以叫我芊儿。”

    她莲步轻移走上前来,伸手在王笑脸上轻轻抚了抚,秀眉轻蹙,柔声道:“痛不痛?瞧把这张俏脸打的,怪叫人心疼呢。”

    吐气如兰。

    王笑感觉一颗心扑通扑通跳,脑中却只有一个念头——“我还是个孩子啊。”

    “王公子就别装了,你进来第一眼看人家时,奴家就知道你不是个痴儿。”唐芊芊悠悠道:“你一看奴家,眼中就藏了防备,怎么会是个痴儿。是怕奴家吃了你吗?”

    王笑咧开嘴“嘿嘿”傻笑两声,道:“你不给我豆花吃……”

    唐芊芊捂着嘴轻笑起来,眼睛弯弯的。

    “怎么,奴家若真去盛一碗豆花,王公子敢吃吗?”

    哈?这女人怕是真做的出这种事——王笑发现,自己真的遇上了硬茬。

    “来,奴家给你擦点药。”唐芊芊执起王笑的手,便将他拉进了屋里。

    屋中物件不多,桌上摆了些书,有一股脂胭的淡淡香味,进门最显眼的却是一张大床,还挂着淡雅的帷幔。

    王笑被按在床上,他发现这女人看着柔柔弱弱,力气却是极大。

    自己显然是打不过她。

    他实在是有些紧张,不知道这女人要给自己敷什么药。

    其实现在脸不怎么疼了,不敷药也不要紧的——他犹豫着要不要开口告诉唐芊芊,又担心对方是在诈自己。

    唐芊芊的手在王笑脸上来回抚了抚,眼中秋波流转。

    下一刻,她往王笑身上压过来……

    王笑吓了一跳,下意识就喊道:“别这样。”

    唐芊芊并不放手,眼中笑意更甚,轻声问道:“王公子承认自己不是痴呆了?”

    王笑暗悔不迭,心道,还不如就让她那个了算了。

    “放心吧,奴家不会杀你的。”唐芊芊道:“你家二哥是个厉害的,杀了你,对奴家也没好处。”

    听了这样的话,王笑也不知是该松口气,还是该更害怕。

    “其实,我……一直是有些傻的。”王笑只好一脸诚恳地说道:“你放心,今天的事我一定不告诉别人。”

    “真的吗?”唐芊芊露出一个颇为纯真的好奇表情,就像个懵懂的小女孩,“但是奴家不信呢。”

    “我说话算话,一定不说。”

    “但奴家还是不信呢。不如这样?让公子成为奴家的人,想来这样便可以放心了。”

    她的手又开始划来划去……

    想到屋外还横着她的死掉的夫家,王笑深吸了两口气,挤出一个无辜的表情。

    “唐姑娘,你别这样。”

    “那公子不妨告诉奴家,为何要假装成一个痴呆?”唐芊芊悠悠道。

    这,从何说起呢——王笑颇有些为难。

    “唐姑娘,大家都有秘密,你何必要逼我呢。”他无奈道。

    “哦?”唐芊芊眨了眨眼,放慢语速道:“王公子你的秘密藏在哪里呢?不如让奴家的秘密与它……会一会?”

    王笑:“……”

    这显然不是去幼儿园的车,他觉得自己有些晕车。

    “奴家可不是开玩笑。”唐芊芊的手又抚到了王笑脸上:“看这张脸,以后得迷死多少女儿家?奴家真的不介意把你……”

    好吧,这是你逼我的。

    “我不是痴呆,但你也不是那个死者的妻子。”王笑只好硬着头皮道。

    “哦?”

    “一开始看你的神情我就觉得奇怪了。”王笑道:“再看你这床,只有一个枕头,榻前也只有你的便鞋。屋中除了几本没翻过的书,根本没有死者生活的痕迹。”

    “所以呢?”唐芊芊显得颇感兴趣。

    “根据那‘恒郎’来的时间及死者回来的时间推算,你这应该是——仙人跳。”

    “何谓仙人跳?”唐芊芊贝齿轻咬,问道:“莫非,是一种闺中的招式?”

    王笑颇有些无语,只好道:“用老话说,叫‘扎火囤’。”

    唐芊芊含笑不语。

    “猜对了?”王笑略有一丝得意。

    “勉强算是……一语中的。”唐芊芊又笑道:“那王公子不肯就范,是怕奴家‘扎’你吗?”

    王笑试着从她身下起来,挣扎了一下却是一动也不能动,只好无奈道:“姑娘若想要钱财,我可以给你。”

    “是吗?奴家可听说王家的财产都攥在王老爷与老二手上,再看三公子你这身上也没有‘别的’硬东西呀……”

    “我……我下回可以带给你。”

    “真的?”唐芊芊眼睛亮亮的,似乎很是惊喜,“公子还愿意来见奴家?”

    “一定,一定。”王笑连忙道。

    “但奴家不信呢。”

    唐芊芊说着,忽然一把将他的腰带扯下来。

    王笑吓了一跳,连忙闭上了眼。

    再睁开眼去看,却见唐芊芊已将腰带上的玉佩解了下来。

    “这便当作公子留的信物。若往后你不来,奴家便告到王老爷跟前。”唐芊芊道:“便说是……你弄大了人家的肚子。”

    王笑颇为无语,那玉佩他也不知好劣,一时也没别的主意。

    却见唐芊芊站起身,将玉佩收了,开门喊了一声:“花枝。”

    不一会儿,一个模样颇丑的丫环也不知是从哪跑了出来。

    这名叫花枝的丑丫环进了屋,恰恰撞见王笑从床上爬起来,正在绑腰带。

    两人对视一眼,花枝转过脸去,正了正神色。

    王笑颇觉有些无辜。

    唐芊芊淡淡道:“你家老爷死了,去清水坊衙门报个案吧。”

    “是。”花枝低声应了,转身便往外跑。

    唐芊芊则凑着王笑耳边,媚语如丝地轻声道:“一会衙门的人来了,得要编一套说辞,免得人家知道我们之间的秘密……”

    她将‘秘密’二字咬得有些重。

    王笑耳朵里有些痒。

    却听唐芊芊道:“你且这般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