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百八十四章 演戏

    然而俞道静对此有自己的顾虑,魔教为宁泽恩效力多年,坏事可少干,如今改弦更张,朝廷和武林能否接纳自己,而且宁思孝继位之后对魔教极力拉拢,故此俞道静眼下还有些拿不定主意。

    这次南下闹事原本是狼牙军的活,但宁思孝事后总觉得有些不放心,毕竟如今己方的实力跟官军差距不小,所以他才又找到俞道静,希望魔教派人支援,俞道静权衡利弊,眼下还不能得罪宁思孝于是就答应了,特意派妹子俞道和带队,临行前俞道静特意关照过妹子,到时候见机而动,如果狼牙军等人实在不行,魔教犯不上给他们陪葬,另外也可以伺机接触一下罗天宝,看看有没有办法通过他跟朝廷搭上关系,为将来更换门庭做准备。

    俞道和个人是倾向外甥罗天宝的,所以这回带队南下就想着如何跟讨逆军合作,没想到刚抵达陪都就得知独孤三藏等人行刺太子失败,宝树等人被擒,独孤三藏当时正愁人手不足,一看俞道和等人来了是喜出望外,当时就要求对方帮自己救人。

    魔教跟狼牙军从以前就不和,早在宁泽恩活着的时候双方是勾心斗角,不停争宠,如今俞道和又已经憋着跟讨逆军合作,故此对于营救这事并不积极,独孤三藏也看出来了,当时把宁思孝搬了出来,并且暗示已经怀疑俞道和等人想跟讨逆军勾结。

    俞道和知道独孤三藏在宁思孝面前说的上话,如今己方还没下定决心,此时跟大幽闹翻是多有不便,于是俞道和最终只能答应帮忙,这才有了上次大牢的事。

    其实众人当时早就潜入了陪都,只是一直未得机会,结果华宁当天在虎贲军门口得知了罗天宝来找史彦,正好当时后者在接受问话,华宁一看有机可乘,就故意挑拨罗天宝闹事,自己则通知俞道和等人行动,最后在其的配合之下众人居然得以脱身。

    当时罗天宝跟俞道和动手,也认出了对方,故此刻意留情,众人才得以逃脱,事后俞道和等人很感激,觉得罗天宝没忘本,对于帮助狼牙军跟他作对这事内心是更加不安,结果后来独孤三藏,华宁等人又搞出了拉拢李布,高玉兰这一套,俞道和知道这会给罗天宝添麻烦,可碍于形势又不便公开反对,只得故意找独孤三藏以及高玉兰等人的邪茬,这就是以往的经过。

    如今俞道和通过接触发现高玉兰与自己想的不太一样,当下便大致向其介绍了整件事的经过,高玉兰闻听是恍然大悟,心中隐隐有了主意。

    “俞前辈,这么说您真不愿跟我家少帅为敌?”

    “那是自然,我就这么一个外甥,能不疼吗?”

    “那要是我家少帅领兵打到这里您是帮他还是帮狼牙军?”

    “那自然是帮天宝啊,独孤三藏他们算什么东西?你问这话什么意思?”

    “其实…”高玉兰凑近俞道和似乎想说什么,可神色一变,连忙冲俞道和连连鞠躬。

    “俞前辈对不住,晚辈不该在这里乱走,还望你切莫怪罪。”

    俞道和先是一愣,心说这丫头怎么突然又说起这事了?可忽然她察觉到身后似乎有人,而且对方轻功不弱,所以自己刚才一度没有发现,俞道和也不笨,当时就隐约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当即故作生气道:“你这丫头到处乱闯,莫非是奸细不成?”

    “晚辈冤枉,晚辈的命是诸位救的,此生做牛做马都报答不过来,哪敢有他念?”

    “少来,你这种人我见得多了,能背叛一次就能背叛第二次,今天我非好好教训你不可!”

    俞道和说着抬手作势要打,躲在暗处那位看不下去了,当即走了出来。

    “俞女侠,高小姐你们俩怎么在这儿?”

    俞,高二人一看来的正是“鼓上飞仙”周黛,高玉兰当即故作惶恐状道:“六总管你来的正好,刚才我正在这里四处闲逛,结果被俞前辈看到,她非说我是奸细,六总管你想要不是你们搭救我的命差点送在大营,我背上的伤你昨晚更是亲眼所见,我能是奸细吗?”

    高玉兰此时故意摆出一副委屈的样子,周黛见状忙安慰道:“高小姐放心,对你我们绝对相信,你容我跟俞女侠说几句。”

    周黛说罢当即来到俞道和面前道:“俞女侠您这又是何必呢?高小姐新来,觉得新鲜,四处看看也是人之常情,您又何必多心呢?我看这就是一场误会,瞧我的面子上就算了。”

    俞道和闻听冷笑了一声:“瞧你的面子?周黛你说话的口气未免也太大了吧?别以为大伙叫你一声六总管你就多了不得,在我这儿你还不够一盘菜!”

    俞道和这话其实挺伤人的,周黛闻听也颇为生气,但她知道魔教的人自己得罪不起,当即只得压着火,赔笑道:“是…我在您面前当然算不得什么,那您就当看在我家大总管乃至当今天子的面上,这事就算了吧。”

    俞道和一听对方把宁思孝都搬出来了,再不收手有些不近情理,再说这原本就是做给周黛看的一场戏,于是俞道和当即冷笑了一声:“行,把天子都搬出来了,也罢,看在陛下的面上今天的事就算了,不过对这个姓高的丫头我信不过,今后她最好小心些!”

    俞道和说罢装作气呼呼地走了,眼看她去远了,周,高二人才长出了一口气。

    “六总管幸亏你来了,否则今天这事还不好收场了,这俞道和怎么回事?处处针对我?”高玉兰此时故意对周黛埋怨道。

    周黛一笑:“你别在意,她是罗天宝的亲姨妈,你和李将军背叛讨逆军,她自然不待见你们,不过没事,这里她说了也不算,你今后尽量避开她就是了。”

    高玉兰闻听是故作恍然大悟状,之后周黛带她回了住处,这场风波才算过去。

    转眼到了将近黄昏,暗堡里的人都准备吃晚饭了,可忽然八总管车大力急急忙忙地跑了进来。

    “大总管,大事不好了,官军杀来了!”

    车大力嗓门也大,这一嗓子暗堡里的人几乎都听见了,众人是无不惊骇,独孤三藏赶忙上前拉住车大力说道:“究竟怎么回事?”

    车大力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道:“我也不清楚,刚才我按习惯出去等庙里的和尚送饭来,结果就听到前山传来了喊杀声,接着那个常给我们送饭的小和尚永智急急忙忙跑来,说官军不知怎么把庙给包围了,说要强行搜山,方丈他们阻拦不住所以派他来通知我们赶紧跑,咱们这儿似乎暴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