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十章 斗富

    一行人先是找饭馆吃了顿饭,接着便来到了湘北县城头一座大戏楼--雅韵阁,由于这次前来巡演的戏班颇为著名,故此戏楼里此时是座无虚席,罗天宝等人还是加价才好不容易弄到了二楼的雅座。

    罗天宝从小就喜欢看戏听书,从前京城有名的戏楼书场他几乎都逛遍了,但因为过去就是个小镖师,故此雅座是从来不敢问津的,这次在二楼一坐,看得清楚,坐得舒服,还有茶水点心伺候,感觉真是恍若隔世。

    没多久戏就开场了,罗天宝在京师长大,名家大角见得太多了,要说这家戏班的演出如何登峰造极其实也谈不上,不过确实有可圈可点之处,罗天宝也搭上太久没看戏了,一时间是颇为过瘾,是连连喝彩。

    计百达等人都是围着他转的,既然他高兴,众人也就跟着喝彩,最后计百达提出来:“天宝,要不咱们打赏些?”

    罗天宝知道一般有钱的戏迷看到精彩高兴处都会打赏戏班一些财物,一方面是表达喜爱之情,一方面也是为了显示身份,这种事他在京师见过太多了,只是以前自己就是个小镖师,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这么做的一天,不过他一琢磨自己如今也有这财力,而且这戏看得确实过瘾,当下便说道:“那二师兄你就看着办吧。”

    计百达闻听这就把戏楼的人叫来,打赏了白银一百两,湘北县城虽然繁荣毕竟是个小地方,一次性打赏这么多的并不常见,弄得戏楼的人也是颇为激动,当即按惯例喊了下去,一时间看戏的不禁纷纷交头接耳,不少人对着罗天宝他们这里投来了艳羡的目光,弄得后者众人是颇为得意。

    “地字桌打赏白银二百两!”结果众人才没高兴多久只听戏楼的人接着喊道,罗天宝等人都是一愣,心说这是有人故意在和自己斗富啊,不禁是纷纷朝地字桌的方向瞧去。

    只见那一桌坐了二男一女,相貌俊秀,衣着华丽,一看就不是寻常之辈,罗天宝不认识,计百达和丁歇可知道对方是谁,一时间不禁是神色微变。

    “原来是任家兄妹。”

    “二师兄你认识他们?”罗天宝闻听不禁好奇道。

    “当然,他们是神兵山庄的人。”

    罗天宝闻听不禁恍然大悟,说起神兵山庄那在江湖中可谓大名鼎鼎,老任家祖上原本以打铁为生,世代积累出过不少名匠,一直到六十年前任家出了个奇人任思明,这位不单铸造兵器的手段冠绝当时,而且还是个武学奇才,他觉得一辈子当个铁匠没多大出息,于是便利用江湖中人对自己作品的追求,以兵器换绝艺。

    任思明打造的兵器在当时堪称一绝,江湖中人都以能得到他的作品为荣,故此有不少人就答应将自己所学传授于他,任思明天赋过人,加上肯下苦功,最后终于博采众长成为了一代武学名家,到了他晚年功成名就,便在江左选了一处风景如画之地盖了一处庄宅,因为任思明晚年许多作品不再轻易出售,大都收藏于此,故此江湖中人就管这里叫做神兵山庄,意为天下神兵尽出于此。

    到了任思明之子任傲那一辈,更是将自家的武学加以整理,形成了自己一套独特的体系,从此之后神兵山庄不再单单是一股江湖势力,更是一个正经武学门派,弟子门人遍布天下。

    原本神兵山庄和金斗堡井水不犯河水,并没有什么仇怨,可问题出在林云飞早年机缘巧合得到了上古神兵,号称天下第一利器的碧血鸳鸯剑,而神兵山庄号称收藏着天下名剑,可却没一样能比得上碧血鸳鸯剑,无形中就被林云飞压过了一头,任家上下内心就不禁有些嫉妒。

    今晚坐在地字桌的,正好是当今神兵山庄大庄主任永年的三个子女,长子任剑真,次子任剑笑,以及小女儿任素素,他们这次是跟着神兵山庄二庄主任永昌一同来参与天柱大会,其实白天罗天宝一行人和他们都见过,只是因为当时在场的人太多,这三兄妹又不是主角,故此罗天宝才没有印象。

    这三兄妹也是晚上无聊,故此来湘北县城散心,没想到在雅韵阁遇上了罗天宝等人,神兵山庄在江左财雄势大,号为名门,故此任家三兄妹平日张扬跋扈惯了,如今一看罗天宝他们出风头顿时心中不服,加上又有碧血鸳鸯剑的事情在,故此他们才特意出价二百两,摆明了就是故意挑衅。

    对于此中内情罗天宝不清楚,丁歇和计百达可有所了解,当时就有不服之色。

    “早就听说任家兄妹平素目中无人,没想到今天居然惹到咱们金斗堡的头上,反正左右无事,今天就与他们斗一斗。”计百达边说边就想将戏楼的人给叫来,罗天宝见状感觉不妥,赶忙出言劝阻。

    “二师兄,我看还是算了罢,不就看场戏吗?他们愿意打赏多少是他们的事,咱们又何必赌这口气呢?”

    计百达闻听是不以为然:“天宝你这人就是太良善,咱们金斗堡在江湖上是何等声威?哪能当众吃这个亏?反正咱们又不是没钱,干么不和他们斗一斗?”

    一旁的艾思思闻听也不禁附和道:“是啊,少主,二爷这话有道理,我以前在陪都的时候没少伺候饭局,那些达官显贵遇上这种场面都是一掷千金,比的就是这份豪奢,谁要是输了,在众人面前都抬不起头,咱们如今这才花了几百两银子,算不得什么大事,真要就这么打了退堂鼓,岂不让江湖中人笑话咱们金斗堡?”

    听这俩人这么一说罗天宝也不禁有些含糊,扭头看了看一旁的丁歇,后者冲他一笑:“只是玩玩而已,无伤大雅,即便堡主得知也不会怪罪。”

    眼看大伙都这么说罗天宝一想自己要再拦着反而显得自己小家子气了,当下也只得默许,于是计百达这就把戏楼管事的叫来又打赏了三百两白银。

    戏楼的人一喊任家兄妹那边顿时也是神色一变,他们原本想着能就此压过金斗堡一头,没想到罗天宝众人居然不听邪,任家兄妹那也不是省油的灯,当即应战,就这样双方你来我往,转眼间价码就被叫到了八百两白银。

    此时罗天宝汗都快下来了,八百两白银可不是小数目,要知道许多买卖家辛苦一年都未必能挣得了这么多钱,如今就这么打赏了戏班,作为几个月前还是个小镖师的罗天宝而言实在是有些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