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八章 争论

    “两个?”

    “不错,大林派主流都是僧人,故此规矩很严,一般打杂僧不允许学武,可当初有两个小和尚天资过人,靠着平日偷看偷学居然也练就了一身武艺,结果后来纸包不住火,还是被发现了,据说当时大林派内分为两派,一派主张严惩,一派则主张网开一面,双方争执不下,最后才导致那两个打杂僧打伤多人,反出大林,而当时道行就是主张网开一面的那些人之一。”

    “后来大林派因为这件事元气大伤,道衍一怒之下就脱离了大林派是云游四海,因为他举行癫狂,好酒食肉,完全不是出家人的模样,故此大伙才送了他一个疯僧的绰号,大林派也觉得他有辱门风,所以就将从门户里除名了,但其一身本领大多出自大林派,故此世人说起大林派第一想到的还是他。”

    “原来如此,那这位道衍师父比起我爹如何?”

    “那当然是不如了,你以为师父天下第一的名头是白叫的?不过二人实力相差确实不远,当今武林号称有“四绝”,所谓圣魔仙僧,这圣指的就是你爹,魔指的是你二姨魔教俞教主,仙指的就是咱们大师伯,而这个僧就是道衍和尚,这四位都有“武圣””的修为,算是当今武林顶尖的人物。”

    罗天宝闻听不禁暗吃一惊,他以前真不知道武林中还有这么多名堂,而这四绝中有三个跟自己沾亲带故,感觉武林似乎都快成自己家开的了,想到这里罗天宝也不禁暗自好笑,不过很快他就想起了一些别的事。

    “那当初反出大林派的两个打杂僧后来结果如何?还在世吗?”

    “说起这俩后来也都做出了一番事业,其中有一位逃到了西域,靠着自己在大林派所学,也吸收了西域的一些招式,是广收门徒,开宗立派,就是如今的瑶池派,而那位打杂僧如今法号成光,在西域地位尊崇,听三师弟说就连西燕皇室也经常请其去讲经说法。”

    “那另一个呢?”

    “另一个后来蓄发还俗,从军报国,仗着一身绝艺一直当到了虎贲军主将,如今虎贲一系的武艺其实也就是他一手开创的,这位俗家本姓曹,后来蒙天子赐名,就是已故的曹全忠,曹大将军。”

    关于曹全忠的名头罗天宝可谓如雷贯耳,这位当初在边关屡立军功,堪称一代名将,许多京师故老都说要是曹将军还活着,叛军声势绝到不了今天这般地步,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位居然会是大林派的叛徒,一时间也不禁是感慨万千。

    就这样一行人说着说着便来到了天柱派的住地,大伙来到大厅是各自入座,按理说天柱派是东道主,他们理当坐主座,可因为金世海,林云飞等人身份太高,故此天柱派众人最后只得坐在旁边,把主座让给了金世海师兄弟,而罗天宝众人则自然站在了林云飞身旁。

    众人入座之后又寒暄了几句,谈话渐渐进入了正题,林云飞首先就问起了霞关的战事,金世海等人闻听都不禁是面露忧色。

    “其实此事三弟你即使不问我也正想说,霞关战事吃紧啊。”

    “怎么回事?”

    “详情就让李将军和你说吧。”金世海说着看了看一旁虎贲军的代表,中郎将李继业,这位据说还是曹全忠的徒孙,算是如今虎贲军中的后起之秀。

    李继业见状赶忙起身冲大伙一抱拳,他身材不高,但相貌威武,一对眼睛精光四射,顾盼之间气度非凡,只听他简单介绍了一下战局,原来将近两个月前叛军集结了十万兵力,猛攻霞关,朝廷起用老将鲜于永业率军七万抵御,鲜于永业乃是百战名将,只是这两年岁数渐大,精力不济,这才渐渐远离一线战事,这回朝廷也是一时无将可派,才把他给抬出来。

    鲜于永业虽然精力不如从前,但经验尚在,他率军抵达霞关之后是坚壁清野,据险死守,由于霞关地势险要,故此叛军是久攻不下,战事才一直拖到如今,但朝廷方面对于鲜于永业一味死守不战是越来越不满,皇帝和太子都屡下命令要求守军出战,鲜于永业抗了几次,结果反而引起了朝廷的猜忌,怀疑其意图拥兵自重,有撤换主帅的意思,鲜于永业迫于压力是打算冒险与叛军决战,这次派李继业等人前来与会就是希望一众江湖豪杰能够出面协助官军一同决战。

    听完李继业的介绍在场众人是议论纷纷,最后还是金世海用手势示意大伙安静了下来,这才开口说道:“诸位,李将军把当下的局面介绍得很清楚了,大伙对此有何高见啊?”

    第一个开口的是瀛洲派的掌门方天化,这位五十来岁,身材消瘦,乍一看就像个乡下的老学究,可在场众人没一个敢轻视于他,瀛洲派是当今武林十大名门之一,所学博大精深,尤其是内家功夫堪称一绝,这方天化也是当今武林第一流的人物,据说其修为已经到达了剑魔的层次,当时只听他说道:“盟主,诸位,说来我们都是江湖中人,平素无非是习武强身,行侠仗义,至于朝代更替与我等无关,说句不怕李将军等人生气的话,谁做皇帝其实和我们江湖人无关,所以按方某的意思,这件事咱们还是袖手旁观为好。”

    方天化此言一出现场顿时又是一阵议论纷纷,应该说他这番话代表了在场不少人的观点,连林云飞也不禁微微点头,可正在此时忽听一旁有人高声说道:“方掌门这话,柳某是不敢苟同!”

    众人扭头一看说话的是个黑大个,豹头环眼,气象威猛,单论长相之凶恶不次于计百达,正是天刀门的现任门长柳天佐,也就是一代宗师柳定远的长子。

    方天化一看是他不禁微微一愣,说道:“柳掌门有何高见?”

    柳天佐性格直爽,当即说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当今天子晚年虽然颇为怠政,毕竟不是昏聩之主,百姓也大多心向朝廷,而叛军则是胡作非为,倒行逆施,方掌门刚才也说了我等习武之人理当行侠仗义,既然如此帮助朝廷讨伐叛逆,不正是我等所该做的吗?”

    柳天佐这番话题目正大,听到在场包括金世海在内不少人都是连连点头,方天化见状不禁有些被动,忙说道:“柳掌门侠义胸怀,实在令人钦佩,但如今叛军势大,雄兵数十万,又有魔教支持,就凭我等江湖人士即便参战也未必有用,更何况万一因此得罪叛军,那也是后患无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