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五章 改变

    罗天宝一听思思说的颇为真挚,当下只得苦笑道:“也罢,思思你既然愿意帮忙我也就不拦着了,不过咱们之间不算是主仆,就当是朋友吧。”

    “那思思如何高攀得起?”

    “没事,你别看我如今人模人样的,其实百日之前我也就是个小镖师而已,日子过得不比你们父女强多少,你真要把我当主子看待我还不习惯呢。”

    思思闻听一时也摸不着头脑,不过最终还是答道:“少主说的这些思思也不明白,不过既然少主有吩咐,今后思思努力照办就是。”

    “这样最好,对了,你早饭用过了吗?”

    “用过了。”

    “吃的什么?”

    “窝头和咸菜。”

    “这粥你自己没喝?”

    “这是给少主你们准备的,我一个下人如何敢喝?”

    “你看又来了不是?我说了今后在我面前别总是主仆分得那么清楚,既然如此你坐下也喝点粥。”

    “这不合适吧?”

    “这有什么不合适的?这是你辛苦熬的,你喝点不是理所应当的?快坐下,不然我可生气了。”

    思思闻听这话这才赶紧坐下,罗天宝给她也盛了碗粥,思思惶恐接过,可就是放在面前半点也没动。

    “思思你怎么不喝啊?”

    “我等晾凉了再喝。”

    “不对,你还是不敢喝,思思你这样还是没把我当朋友啊,要不我亲自喂你?”

    思思闻听顿时大惊:“少主使不得,使不得,我喝。”

    思思说到这里才端起碗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接着脸上不禁洋溢出了幸福的样子。

    “怎么样,挺好喝的吧?别人那边怎么样我管不了,今后在我这儿,我吃什么思思你就吃什么,还是那句话我们不是主仆,是朋友。”

    “少主你待我真好。”

    “其实这也不算什么,我心里清楚自己只是运气好,摊上了个好爹,否则也不见得就高人一等,我师父以前常说人生在世,贵在自知啊。”

    “不对,少主您能这么想本身就比许多人高出一筹,思思虽然年岁不大,但这些年跟着我爹走南闯北,人也见过不少,这世上自以为是,不知道自己吃几碗干饭的大有人在,比起他们少主您的人品见识要高明地多,就冲这点您能过上今天这样的日子就是理所应当的。”

    “是吗?被你这么一说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千真万确,我当时之所以不答应那个王麻子而非要跟着少主您,就是看出您是个好人,伺候您这样的人思思心甘情愿。”

    “这也言重了,其实我这人毛病也不少,日后咱们相处久了你就知道了,只希望到时你别被吓跑了才好。”

    “思思受少主大恩,肝脑涂地在所不辞,除非少主不要我,否则思思绝不会舍少主而去。”思思说到这里眼看又要跪下,幸亏罗天宝早有防备,伸手把她拉住。

    “不是,思思咱们今后别再来这套行不行?我是真不习惯,总之你的心意我明白了,今后你就暂时先跟着我们吧,眼下咱们还是先喝粥吧,你看这都快凉了。”

    思思闻听这才赶忙坐回原位,就这样二人开始了这段有些特殊的“主仆”关系。

    原本众人还打算在本地停留一天,让思思料理一些后事,不料思思表示她如今是金斗堡的人,凡事就听主子的,大伙看她说这番话时语出志诚,于是便继续启程赶路,这一路上思思对众人照顾得是无微不至,而且其心灵手巧,洗衣做饭,缝缝补补各种家务是手到擒来,众人对她是无不夸赞,就连一向难伺候的宇文长风对其也没有半点怨言。

    相处久了,思思和罗天宝说话也就没有一开始那么拘谨了,对于后者日常的饮食起居,思思是颇为不满。

    “少主您这人也太不讲究了,咱们虽然不是王侯之家,可也不是穷苦百姓,平时的饮食起居何必如此委屈自己?”

    “有吗?我觉得如今这日子已经蛮奢侈了。”罗天宝闻听是一脸莫名。

    “对一个镖师或许是如此,可如今您是金斗堡的少主,要是再这样难免要惹外人笑话。”

    “别人爱说什么就随他们去说,我就是穷苦人出身,知道这天下多数人活得有多难,如今虽然发迹了也不能太造孽不是?”

    “少主你宅心仁厚确实难得,可咱们的钱一不是偷的,二不是抢的,何必如此委屈自己呢?所谓顾己不为偏嘛。”

    罗天宝一听思思这话似乎也不无道理,忽然他又想起了些什么,忙问道:“思思,你不也是穷苦人出身吗?我怎么看你对这些富贵人的衣食住行那么在行呢?”

    “我以前没跟少主您说过吗?早年我跟爹爹曾经在陪都的一家富商家里当过乐工,虽然没吃上猪肉,但猪跑还是见过的,后来叛军进攻陪都,那富商闻讯不好带着细软跑了,我爹生怕受连累也带着我在城陷之前逃了出来,总算是躲过一劫,听说叛军攻陷陪都之后烧杀抢掠无恶不做,留在那里没走的人全都遭了殃。”

    罗天宝闻听不禁点了点头,他知道许多达官显贵喜欢在家里养戏班乐工,这样有个什么宴会节庆什么的助兴起来比较方便,当下对于思思的经历也没怀疑。

    之后思思经常跟罗天宝讲述其昔日雇主以及陪都当初有多奢华,令罗天宝感觉是大开眼界,他原本是个非常俭朴低调的人,可在思思的影响下也渐渐觉得在某些方面小小奢侈一下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其作风无形中就发生了改变。

    对于罗天宝的这种转变,林云飞等人看在眼里都不以为意,武林圣主对这个失而复得的儿子宠爱至极,巴不得什么都给他最好的,宇文长风是皇族出身,从小养尊处优惯了,对他而言罗天宝以前那种俭朴的作风才更难以理解,计百达是个护短之人,既然已经认为罗天宝是自己人,那他无论做什么其都不会反对,而丁歇,诸葛英等人都是仆从,自然更不会指手画脚,故此罗天宝就在贪图享受的路上越走越远。

    这天一行人终于抵达了湘州天柱山,这里风景如画,虽然不如镜泊湖小孤山那么雅致,但也别有一番气魄,这里同时也是天柱派的大本营,这次武林大会就是由他们承办,说起天柱派,虽然声望不如大林,天刀,瀛洲等几个名门,但在湘州一带也是颇具实力,以前运达镖局为了在此地走镖顺利没断了给天柱派送礼,在当时的罗天宝看来这门派几乎就是高高在上的,可如今听父亲和计百达等人的口气对他们根本不屑一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