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四章 粥

    计百达一想即便报自己的名号这帮人也未必知道,干脆用点简单直接的办法,他低头一看旁边正好有半块砖,计百达拿起来掂了掂,似乎觉得重量合适,接着只见他使劲一捏,那半块砖居然当场是碎成了粉末。

    “那这一手又如何?”计百达冲着众跟班冷笑说道。

    在场众人此时几乎都吓坏了,这个人捏砖头跟捏豆腐一样,足见其手上有多大的劲,这要是捏在人身上谁受得了?众跟班见状是肝胆俱裂,谁还敢上前?当即是扭头便跑。

    “你们给我回来!”王麻子见状大急,赶忙高声呼喊道,可此时众跟班谁还听他的?都是保命要紧,不过其中有两个还算有点良心,回来把王麻子一左一右架起来拖着就跑了,看得在场众人是无不捧腹。

    罗天宝见状也是哑然失笑,心说王麻子这些人也都是欺软怕硬,当下他迈步来到那少女身边说道:“姑娘,事情都完了,你赶紧起来去处理令尊的后事吧。”

    不料那少女闻听却跪在原地是不肯起身:“公子若不答应收留,我就绝不起来。”

    罗天宝闻听不禁有些为难,他刚才已经和对方解释过,自己只是好心相助,并无他意,没想到这姑娘却认了真,当下罗天宝只好看向了计百达等人,盼他们帮忙,不料计百达笑道:“天宝啊,我看这姑娘诚心诚意,你要不就收下她吧,反正你身边也确实需要一个服侍的人。”

    “这不合适吧?”

    “这有什么不合适的?你如今也是堂堂的少堡主,身边别说是一个丫头,就是有百八十个也是理所应当,你看这地上都是水,你就忍心让人姑娘一直这么跪着?”

    “那我爹那边怎么交待?”

    “没事,师父那么宠你,不会说什么的,既便真责怪什么,还有我们替你求情不是?”计百达边说边看了看身旁的丁歇和诸葛英,二人也是纷纷点头。

    罗天宝原本是真没收留这姑娘的心思,可如今一看对方态度坚决,加上计百达等人一鼓动也不禁有些动摇,当下他蹲下身问那少女:“姑娘,你还有什么亲戚朋友可以投靠吗?”

    姑娘闻听是哭着摇了摇头:“没有了,我父母两家都是人丁单薄,这几年颠簸流离更是断了音讯,若是还有依靠我们父女也不至于落到四处卖唱啊。”

    罗天宝闻听不禁心生怜悯,他养父母过世的也早,知道孤苦无依是什么滋味,最后一合计说道:“既然如此姑娘你就暂时先跟着我们,等日后有你亲人的音讯咱们再做定夺如何?”

    少女闻听大喜是赶忙磕头:“多谢主人收留。”

    罗天宝保镖出身,一听别人这么叫自己还真有些不习惯,不过眼下许多事也解释不清,他就没纠正对方,就这样众人带着这少女进客栈见了林云飞,武林圣主宠自己儿子,闻听经过是毫不生气,简单盘问了少女几句,见其应对如流,也没什么破绽,于是便同意将其收为侍女专门照顾罗天宝,也是直到此时众人才知道这个姑娘姓艾,双名思思。

    因为思思要处理父亲的丧事,众人这天也没顾上赶路,丁歇等人陪着她去买了棺材,将其父装殓了,拉到了郊外的乱葬岗下葬,艾思思是痛哭一场,最终折腾到黄昏一行人才回到了客栈,艾思思对众人是千恩万谢,表示今后再无牵挂,一心一意伺候罗天宝父子,众人对此也没太在意只是宽慰了几句,最终这天就这么过去了。

    第二天一早罗天宝刚醒就听到有人敲自己房门。

    “谁啊?”

    “少主,我是思思啊。”

    “思思啊,这么早什么事啊?”

    “没什么,我给您送早点来了。”

    “哦,稍等。”罗天宝闻听赶忙穿好衣服打开了房门,只见艾思思端着一个砂锅走了进来。

    “少主您先坐着,我这就去给您打洗脸水。”艾思思把砂锅往桌子上一放,顿时便忙了起来。

    “不必了,这种事我自己来就好。”

    “没事,这种粗活本来就该我们下人来干,少主您就歇着吧。”艾思思边说边自顾自干起了活,弄得罗天宝也不好插手,不过艾思思干活也真麻利,没多久就把一切安排的妥妥当当,罗天宝一看对方也是一番好意,也就只得勉强接受。

    等都忙完了,艾思思这才打开砂锅给罗天宝盛粥。

    “少主您多担待,这里是小地方,买不到什么上等的食材,这开洋粥您就凑合着喝吧。”

    “这就很好了。”罗天宝闻听是赶忙说道,要知道这里地处内陆,即便是干货海产也不容易弄得,足见艾思思这锅粥是颇费了一番心思,罗天宝拿起碗喝了一口,当真是鲜香滑嫩,唇齿留香。

    “这粥是思思你煮的?”

    “不好喝吗?”

    “不是,太好喝了,我长那么大还是第一次喝到这么好喝的粥,思思你厨艺不错啊。”

    艾思思闻听顿时如释重负:“少主你喜欢就好,我还担心您喝不惯呢,其实这也没什么,我娘去世得早,从小许多家务就得我自己做,天长日久多少也摸出了一些门道。”

    “那也是思思你心灵手巧,对了,这么好的粥不能光我一个人喝,你去帮我把二师兄他们叫来,让他们也尝尝。”

    艾思思闻听笑道:“这就不劳少主您费心了,堡主,以及二爷他们那里我都已经送过了。”

    “哎呦,这么多粥煮起来可费功夫,你什么时候起来的?”

    “还行吧,昨晚四更天啊。”

    罗天宝闻听不禁眉头一皱,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正色道:“思思啊,虽说你爹丧事的钱是我们出的,但我们那只是仗义出手并没有别的意思,如今让你跟着我们也是因为你一时无处可去,暂时收留,我是一点都没有把你当下人的意思,你许多事不必那么勉强自己。”

    思思闻听顿时大惊,当场就给罗天宝跪下了:“思思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少主您尽管责罚,打也打的,骂也骂的,千万别不要奴才啊。”

    罗天宝见状大惊,心知思思是误会了,赶忙把其搀扶起来:“思思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我过去也是穷苦人出身,所以用不惯下人,你没做错什么事,先赶紧起来。”

    思思看了看罗天宝,见他语出真挚,这才缓缓站了起来,脸上依旧满是惶恐。

    “真是吓死我了,还以为是我做错什么,少主不要我了呢,少主您能如此体恤下情,思思感激不尽,不过您对我父女有恩,思思就是粉身碎骨也难以报答,我是心甘情愿伺候您和堡主,您就当给我一个报恩的机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