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二章 大雨

    这之后罗天宝便留在金斗堡中继续修炼,原本他担心贪狼军上次在自己这边碰了个钉子弄不好会想方设法报复,不过转眼半个月过去了是一切如常,看来就像父亲所说即便是叛军也不敢轻易得罪金斗堡,对于父亲的影响力罗天宝顿时有了全新的认识。

    不知不觉罗天宝来到金斗堡已经两月有余,他也渐渐开始适应了这里的生活,虽然许多人或许会觉得这种待在孤岛上的日子有些单调,但对于从小饱尝艰辛的罗天宝而言这种安稳的生活其实已经颇为难得了,有时他甚至感到遗憾,自己的养父母过世得太早,不能把他们接来金斗堡享几天福。

    一想到养父母,罗天宝进而也想到了运达镖局的那些人,师父高凤山,张立,高露,以及自己始终放不下的高月,也不知这些人如今过得怎么样,听说叛军最近在猛攻霞关,那是京城的东大门,相距不过三百里,一旦霞关有失,京城也就危在旦夕,虽说包括父亲在内金斗堡众人对自己都不错,但就罗天宝内心而言还是和镖局那些人感觉更亲近一些。

    这天罗天宝正跟着计百达练武,忽然林云飞派四护法金猛把他们给叫去了书房,二人知道林云飞突然召唤必定是有要事,结果到那儿一看宇文长风以及其余三护法都已经到了,看来是在商量什么大事。

    “你俩来了,这封信你们先看看吧。”罗,计二人和林云飞打过招呼,后者便把手中的两页信纸递了过来。

    计,罗二人不知道怎么回事,接过一看才明白,信是武林盟盟主,也就是罗天宝他们的大师伯金世海来的,说是因为叛军攻打霞关甚急,朝廷希望武林盟能够出手帮助对抗叛军,对此各大派决定在湘州天柱山召开大会商讨此事,金世海希望师弟也能够出席,共商大事。

    “你们对这封信怎么看?”眼看二人看完了信,林云飞不禁开口问道。

    计百达微一沉吟:“大师伯这回名义上是让师父您去共商大事,可依徒儿看来是想拉咱们站在武林盟一边,说白了就是站在朝廷一边,其目的和长孙无情,贪狼军他们没什么不同。”

    “话虽如此,可堡主毕竟出自蜀山派,不能不念香火之情,而且如此盛举,我们金斗堡要是不参与,难免会被武林同道所孤立。”大护法潘宏闻听不禁不以为然,通过这些时日的接触罗天宝知道四大护法中以这位武功最高,人品也最为耿直,在金斗堡上下和自己是最投脾气。

    林云飞琢磨了一会儿,扭头问儿子:“天宝你对这事怎么看?”

    “我觉得无论大师伯他们究竟是怎么想的,这么大的事咱们最好还是前去看看,至于究竟何去何从,到时候再看也就是了。”罗天宝含糊道,其实就他本意是希望父亲站在朝廷这边保卫京城,进而保护自己昔日那些亲朋故友,不过他知道父亲对于站队这事另有想法,所以也就没有直说。

    林云飞听出了儿子的心思,不忍拂了他的心意,当即点头道:“天宝言之有理,那我们还是去一趟吧。”

    在场众人都看出了林云飞是在迁就儿子,心中不禁暗自好笑,即便是天下第一高手,面对儿子其实也和多数父亲没多大不同,不过大伙也觉得林云飞去参加这会没多大不妥,故此是无人出言反对,最终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下来。

    林云飞有意让罗天宝见见江湖群豪,好明确其金斗堡少堡主的身份,故此这次特意将其带在了身边,金斗堡的事就交给了高夫人以及潘宏,金猛两名护法负责,其余人等则一起前往湘州天柱山,这是罗天宝和父亲相认之后第一次一起出门,感觉是即紧张又新奇。

    按说罗天宝是保镖出身,出远门已经是家常便饭了,可像这次排场那么大的还是第一次,一行人全部骑的是高头大马,一路上的食宿都是最顶级的,林云飞似乎是为了补偿多年来对儿子的愧疚,是不忍心让罗天宝在物质上受一丁点委屈,即便后者一再表示不必如此,林云飞也是我行我素,这让罗天宝一度也颇为苦恼。

    罗天宝的养父罗烈原本是个种地的农户,后来又当了镖局的一名趟子手,家境可想而知,在这种环境中长大的罗天宝生活还是比较节俭的,而且这几年他走南闯北,知道战争带给了天下人多大的伤害,故此越发不忍奢侈浪费,可偏偏如今父亲又这样对自己,这让罗天宝是有些哭笑不得。

    一行人里数二师兄计百达和罗天宝相处最久,对他的性格也最了解,计百达平时就没少劝他:“天宝啊,人生苦短,理当及时行乐,以前你穷,过日子理当精打细算,可如今不一样了,你是金斗堡的少主人,不说咱们师父名下这些年积累下多少产业,单是天下人送给咱们的礼物就够你大手大脚花上几辈子的,你又何必如此委屈自己呢?”

    罗天宝知道计百达是为自己着想,并没有什么恶意,当即笑道:“二师兄你说的固然不错,可所谓广厦千间,夜眠七尺,一个人能享受的终究有限,可天下还有众多穷苦人,咱们随手浪费的或许就是他们可望而不可求的,就说我们不能普惠世人,好歹也少做些孽不是?”

    “天宝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有时过于宅心仁厚了,天下穷苦人是多,可那又不是咱们害的,我们不欠别人什么,这些钱财也是我们自己挣来的,既不是偷的,也不是抢的,我们爱怎么玩别人也管不着,兄弟你今后是要继承师父事业的,做人做事都得拿出些气魄来,不能再像以前当镖师时那么小家子气。”

    罗天宝闻听不禁暗自苦笑,通过这些时日的接触他也察觉出来了这个二师兄对于自己人那是极为热心,甚至肝脑涂地都不在乎,可对于与自己无关的人说好听些是冷淡,说直白些就是轻视,似乎金斗堡以外人的生死他都压根不放在心上,为此罗天宝也试着规劝过,但计百达年纪已大,性格脾气已经固定下来,是难以动摇,故此罗天宝也是无可奈何,当下对于对方的话只得含糊应付。

    这天众人路过了一处小镇,正好遇上大雨,道路泥泞难行,众人一商议便找了间客栈早早住下,打算等雨小再离开,罗天宝以前保镖养成了早睡早起的习惯,故此第二天很早就醒了,左右无事便来到大堂想看看外面的雨小了没有,结果刚到门口就听客栈外面是吵吵闹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