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章 富贵

    一行人先是采买了些金斗堡里的日常必需品,接着便开始漫无目的地闲逛,由于是庙会,所以各种卖小玩意儿的以及杂耍曲艺是比比皆是,罗天宝还挺喜欢这些,故此是东看看,西瞧瞧,兴致盎然。

    很快街边一群人表演的戏法是吸引了罗天宝众人,台上演戏法的是个妙龄女子,手法娴熟,看得观众们是目不暇接,就连长在京城的罗大宝看了也不禁连声喝彩,没想到在这种乡下地方还能看到如此精彩的演出,足见草莽之间有时也是藏龙卧虎啊。

    由于观众太多,罗天宝站在后排是看不真切,于是便用力向前排挤,不知不觉便和丁歇等拉开了距离,正当他看得兴起之时忽然觉得身边有人拉了拉自己的衣袖。

    “您是金斗堡的罗天宝,罗少堡主吧?”罗天宝低头一看说话的是个五,六十岁左右的老妇人,身材矮小,脸上满是皱纹,以前肯定没见过,但听口气对方显然知道自己是谁。

    “您是?”

    “咱们没见过面,只是有位朋友说与您有要事相商,希望能单独见见您。”

    “什么朋友?”

    “等您见到了自会知晓。”

    “这个...”罗天宝闻听不禁有些犹豫,自己与对方素不相识,谁知道这帮人安的什么心?

    老妇人似乎猜到了罗天宝的心思,笑道:“少堡主放心,我们并无歹意,只是有些事当着丁护法他们说多有不便,当然,您要没这个胆量非要带上他们也无所谓。”

    罗天宝闻听不禁眉头一皱,觉得对方这话似乎有些看不起自己,罗天宝虽然年轻,可之前也是运达镖局正式的镖师,对于江湖中的事也算有些了解,他自付多数情况自己一个人也能够应付,更何况对方既然知道自己是金斗堡的少堡主想必也不敢对自己如何,思想到此他最终同意和对方走一趟。

    就这样二人挤出人群,甩开了丁歇等人来到了镇上的一处饭馆,老妇人将罗天宝领到了一处包间,罗天宝进屋一看里面坐着两个人,正是前几天见过的周黛和车大力,对方一见他来了是赶忙起身相迎。

    “少堡主您总算来了,我们俩在此是恭候多时。”

    “是你们。”罗天宝一见他们顿时是眉头一皱,他对叛军没什么好感,当时就想离开,周黛看出来了赶忙上前把他给拦住。

    “少堡主留步,我们知道用这种办法将您请来未免有些失礼,可我们并无歹意,实在是仰慕你们父子的声望,所以有一场富贵想送给你们,还望少堡主笑纳。”

    “这种事你们还是去找家父商议吧,我做不了主。”

    “少堡主何必如此拒人于千里之外呢?事情能否成功都无所谓,您好歹先坐下喝几杯水酒,听听我们的条件再说嘛。”

    就罗天宝的本心是真不愿意和周黛这些人打交道,他这几年保镖见过叛军在各地胡作非为,倒行逆施,所以对他们印象很差,可他一看眼下这架势硬要离开难保周黛,车大力这些人会做出些什么,他虽然不太害怕,但好汉不吃眼前亏,他微一沉吟最后还是选择进屋入座,周,车二人见状不禁是相视而笑。

    “说吧,你们究竟想聊些什么?”

    周黛闻听是嫣然一笑:“少堡主何必着急呢?咱们先喝上几杯再慢慢聊。”

    周黛边说边亲自给罗天宝倒了杯酒,还故意做出各种媚态,这周黛本身就有几分姿色,如此一来还真就有些魅力,不过罗天宝见了心中反而更加抵触。

    “不必了,我这人还是喜欢有话直说。”

    周黛察言观色知道罗天宝不吃自己这套,心中虽然暗自生气,不过脸上却没带出来,干笑了几声,便坐回了原位:“难得少堡主如此痛快,那好,咱们就开门见山,我家主上求贤若渴,故此是真心希望贤父子能够出山共图大事。”

    “这些你们前几天在我家不都说过了?我也说了这事得我爹做主,你们找我恐怕是拜错了庙门。”

    “少堡主过谦了,大伙都知道林堡主最听您的话,只要您肯帮忙说几句话,他老人家必定会答应,如今我家主上威加海内,夺取天下不过是早晚的事,贤父子若是肯出山共襄盛举,将来荣华富贵享受不尽,甚至能青史留名,这不比你们窝在小孤山强?”

    “人各有志,或许在你们看来裂土分茅最光彩,可在我们父子看来人生贵在惬意,我们如今在金斗堡是有吃有喝,平安喜乐,这也没什么不好的,幽云王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不过是否出山这事还得再商议。”

    对于罗天宝这态度周,车二人并不如何意外,应该说罗天宝要是当即一口答应他们反而会觉得反常,当时周黛忽然拍了拍手,接着从外面进来四个壮汉,抬来了两大口箱子放在地上。

    “这是何意?”罗天宝见状不禁微微一愣。

    周黛闻听是微微一笑,接着起身打开了两口箱子,屋里顿时为之一亮。

    “些许薄礼,不成敬意,还望少堡主笑纳。”

    罗天宝定睛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两口箱子一个里面装的都是叠得整整齐齐的金条,而另一口里面则满是珠宝古玩,罗天宝是镖师出身,在这方面是内行,一看就知道这两箱东西是价值不菲,足够一户普通人家丰衣足食地过上几辈子,可见幽云王这次为了收买他们父子是颇下本钱。

    “无功不受禄,我说了对于是否出山的事我帮不上忙,故此这些我不敢收。”出乎周,车二人的预料,罗大宝对于这些财物虽然表现出了惊讶,但却似乎并不动心。

    “少堡主别误会,这些都是我家主上送给您的见面礼,和邀请贤父子出山并无关联,您就尽管收下,要是今后我们两家能够联手,我家主上另有厚礼相赠。”周黛闻听是赶忙解释道,然而罗天宝对此则是一阵冷笑。

    “只怕这些东西都是贵军强取豪夺而来吧?上面不知沾了多少人的血泪,在下不敢说是什么顶天立地的正人君子,但这种富贵还不忍受用啊。”

    “你...”车大力是个粗人,闻听这话顿时大怒,当即是拍案而起,对着罗天宝是怒目而视,仿佛想把对方生吞活剥了一样,罗天宝知道对方的能耐比自己高明太多,真要动手自己是必死无疑,但即便如此他也毫不退让,瞪着对方是面无惧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