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章 师兄

    “你就是师父的儿子啊?看起来不怎么机灵的样子,你别以为认祖归宗了,这一切就理所当然是你的,将来谁能继承师父的衣钵还要看各自的本领,你就好自为之吧。”

    罗天宝闻听不由得一愣,自从他来到金斗堡所有人对他都如同众星捧月一般,这还是他第一次遇见对自己如此有敌意的人,罗天宝刚想辩解自己并不想争这些,结果美男子都没听他解释,一甩袖子是转身便走,任凭一旁的计百达再三招呼他连理都没理。

    “兄弟你别在意,老三就是这么个性骄气傲的人,别说是你,除了师父之外他几乎谁都不服,连我和大师兄他都不放在眼里,没法子,谁让人是西燕的皇族呢。”

    “西燕!?莫非他姓宇文?”罗天宝闻听不禁一惊。

    “不错,三师弟全名叫宇文长风,当今西燕的皇帝据说是他亲堂伯,人家在西燕可是正经的公爵。”

    罗天宝闻听不禁咋舌不已,他知道西燕位于大陆西北部,地盘虽然不大,但立国也已数百年,这个国家的皇族复姓宇文,据说世代都出美人,罗天宝以前保镖时和西燕人有过些接触,但宇文皇族的人还是第一次见到,果然是名不虚传,只是他没想到堂堂的西燕公爵居然也会跑到这小孤山来学武,足见自己亲爹林云飞的影响力之大。

    计百达见状猜到了罗天宝的心思当即说道:“兄弟你也别太在意,小师弟这人虽然骄傲,却不是什么奸邪之辈,今后你和他相处久了也就明白了。”

    罗天宝闻听点了点头,觉得这也是人之常情,自己突然成了金斗堡的少主人,哪能说所有人都对自己心存友善,或许有些人表面对自己笑嘻嘻,心里还不知怎么想的,相比之下这个宇文师兄还算坦诚,想到这里罗天宝似乎又意识到了什么,忙问道:“那...咱们大师兄在哪儿?”

    “你问他啊,大师兄早就已经艺成出师,如今在外做了一番事业,很少回金斗堡,想必兄弟你也听过他的名头,咱们大师兄复姓夏侯,双名遂良,如今占据了东州一带,自号东平王。”

    罗天宝自从来到金斗堡吃惊已经不止一回,可无论之前哪一次都没有这回来的让他感觉震撼,这几年由于天下大乱,各地有不少枭雄趁势崛起占据一方,其中就有这位东平王夏侯遂良,据说此人神勇无敌,武力不输上古名将,只是罗天宝怎么都没想到这样的大人物居然会是自己的大师兄,也足见自己父亲门下是藏龙卧虎。

    计百达看到罗天宝这样的反应也不禁颇为得意:“要说我们师兄弟三人中天赋最高的就是大师兄,我和老三的修为都不过是剑仙,唯独大师兄达到了剑魔,而且师父常说他这几年忙于称王称霸,心思没用在武学上,否则恐怕已经到达了武圣的修为了,原本师父都已经准备把自己的衣钵传给他了,没想到人大师兄看中的并不是这些,幸好如今兄弟你认祖归宗,师父也算后继有人了。”

    罗天宝一听不禁有些惶恐,赶忙谦逊道:“二师兄你言重,小弟资质愚鲁,恐怕难以担此大任。”

    计百达闻听是哈哈大笑:“兄弟你不必过谦,这一路我也算看出来了兄弟你是个聪明人,只是以前没有高人点拨,今后只要你肯用功,成就必定非同小可,大好前途还在等着你呢。”

    通过这一路的接触罗天宝也基本摸透了计百达的脾气,这人虽然有些张扬跋扈,但人品质不坏,而且对自己父亲是颇为忠心,他应该是真心希望自己今后能够在金斗堡扎稳脚跟,故此罗天宝也没再说什么,只是看了看屋里众多的武学典籍,是踌躇满志。

    之后计百达又带罗天宝四处熟悉了一下,最后来到了他的住处,这是一处套间,透过窗户能够看到镜泊湖,风景是颇为雅致,至于屋里的陈设家具都是第一流的,说是堪比王侯之家都不过分,罗天宝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住这么好的地方,起初还有些不太适应。

    “时辰不早了,兄弟你就早些休息,明天等师父酒醒了必定还有好多事要找你。”计百达打过招呼便即告退。

    罗天宝在房间里四处走动了一下,最后躺在大床之上,感觉即舒服又有些不太真实,明明不久之前自己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镖头,人生目标也无外乎成家立业,而如今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自己的亲生父母都是武林中了不得的人物,亲戚同门个个都大有来头,似乎自己一下子就平步青云,这种感觉让罗天宝即激动又有些紧张,究竟今后等待自己的将会是怎样的人生呢?

    “想这么多干吗?先走一步算一步吧。”罗天宝这么想着从床上翻身站起,开始收拾行李,准备开始自己在金斗堡的生活。

    第二天罗天宝早早就被叫去和父亲,后妈等人共进早餐,吃的虽然谈不上丰盛,但颇为精致,对于已经适应镖师镖师那种风餐露宿的罗天宝而言这反而让他有些不自在。

    林云飞明显还沉浸在父子相认的喜悦之中,对罗天宝是关照有加,席间众人忽然说起更改罗天宝姓名的事,对此其本人显然有些抵触。

    “天宝,你对这事是不是不乐意啊?”毕竟还是女性比较心细,最终还是高夫人第一个察觉到了罗天宝的异样。

    “也不是,只是这名字叫了那么多年一时要我改有些不习惯,另外我养父母对我也不错,这么快就改名换姓我总觉得有些对不住他们。”

    林云飞闻听点了点头:“也有孩子你这一说,难得你能有这片孝心,这姓名我看就先别着急改了。”

    罗天宝闻听不禁颇为感动,他知道自己这个要求多少有些任性,没想到父亲居然会这么体谅自己,也足见自己在对方心中的地位。

    等吃完早饭,林云飞等人将罗天宝领到了后院的练武场,打算看看罗天宝的武学基础,罗天宝起初还有些不好意思,因为觉得自己这几下根本拿不出手,计百达跟他相处最久,明白他的心思,当即说道:“兄弟你不必在意,尽力而为就好,反正在师父眼里天下人的武艺就都是那么回事。”

    众人闻听是一阵大笑,连罗天宝自己也乐了,确实自己亲爹是天下第一高手,江湖上再厉害的人物在他面前也有不足之处,想到这里罗天宝顿时放松了,先是打了趟拳,接着又练了趟刀,这些都是师父高凤山的真传,林云飞看罢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