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章 离别

    罗天宝此时脑袋是一片混乱,说相信吧,自己活了二十多年突然有人说自己并不是父母亲生的,这搁谁也接受不了,但说不信吧,对方说的又有鼻子有眼,此时只见计百达拍了拍他的肩头:“兄弟,这些年你受苦了,不过一切都过去了,从今以后这世上没人能让你受半点委屈,你父亲也就是我师父如今是天下第一高手,在江湖上呼风唤雨,荣华富贵,香车美人这些对你而言都是唾手可得,跟我回小孤山,你们父子相认吧。”

    罗天宝此时不禁有些犹豫,毕竟这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一时间让他有些不知所措,天下真会有那么好的事?可要说对方是欺骗自己,他们图的又是什么呢?自己就是个小镖头,无财无势的,对方也没必要如此大费周章来坑害自己,难道自己之前的许愿真的应验了?

    “那能不能宽限几天,容我做些准备?”终于罗天宝还是决定相信对方。

    计百达闻听是哈哈大笑:“我看就不必了吧,据愚兄所知兄弟你就是个小镖头,又没有家室,能有什么好准备的?你父亲这些年思念得你都快成病了,你还是速速和我一同回小孤山和他父子相认吧。”

    罗天宝闻听不禁有些迟疑,看了看师父高凤山,自从养父母相继过世之后他如今最信赖的就是这位师父了,高凤山看出了徒弟的心思,赶忙说道:“天宝啊,计二爷是当今武林了不得的人物,绝不会坑害你,他怎么说你就一切照办吧,只盼你到了小孤山和武圣父子相认之后别忘了为师等人才好。”

    罗天宝闻听这番话不禁微微有些心寒,其实他是挺舍不得离开生活了将近二十年的运达镖局,在他心目中这里就是自己的家,然而师父如今却一点不明白自己的想法,反而惦记着自己认了这个了不得的爹之后能够提携他和运达,虽说这也是人之常情,可终究让罗天宝觉得有些势利。

    “好吧,那我这就回去收拾东西。”终于师父的话让罗天宝断了对于运达的留恋,他当即对计百达说道,后者顿时大喜,派了两名随从和罗天宝一起去收拾行李,其实罗天宝就是个小镖头,加上年纪还轻,并没有积累多少家当,不过是回屋收拾了几件换洗衣服以及一些钱财细软,此时他的住处外面是挤满了人,多数是镖局的同事,也有受邀而来的宾客,大伙都听说了是怎么回事故此前来看个热闹。

    “天宝真是福气啊,从天而降这么一个了不得的爹,后半辈子看来是不用愁了。”

    “话说这事真的假的?我和天宝从小一块长大,也没觉得他有什么特别的啊?”

    “嗨,事到如今还管什么真假?有这么好的事就算对方是弄错了也得将错就错,对方可是天下第一高手,武林圣主啊,别说是当儿子,就是当孙子我都干啊。”

    罗天宝收拾完东西,跟两个随从出了屋子,一众熟人纷纷过来道别,大伙脸上大多是喜气洋洋地,没一个流露出不舍之意,虽然这也是人之常情,可还是让罗天宝觉得有些失落。

    “天宝哥!”正在此时有个人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这位似乎是赶得有些急,一时间是气喘吁吁的,罗天宝定睛一看正是高露。

    “小露你这么着急干吗?”罗天宝见状不禁关切道。

    高露喘了一会儿气,等呼吸回复地差不多,这才将手中的一个包裹递给了罗天宝。

    “给你。”

    “什么东西?”

    “你那几件衣服都旧了,所以我抽空替你做了身新的,另外你这次去山高水远,所以我给你带了些糕点路上吃。”高露说这番话时明显有些不好意思,甚至都不敢和罗天宝对视,后者打开包裹一看果然里面有件全新的衣服,还有些糕点,全都是自己平时最爱吃的,罗天宝一时不禁深受感动。

    “小露多谢你。”

    “你这次去自己多加小心,要是在小孤山住的惯自然最好,否则就回来,你的屋子我会替你打理好的,不管你姓罗还是姓林,这座镖局子始终是你的家。”高露此时不禁深情地叮嘱道,罗天宝此时是更加感动,总算自己活了二十多年,还有人真正关心自己,在意自己。

    当下罗天宝点了点头:“谢了,总之我答应你,无论此去结果如何我将来一定还会回来,这期间小露你要照顾好自己,照顾好师父师娘,另外也照顾好你姐姐...“

    高露闻听不禁神色一变,看着罗天宝似乎委屈地想要哭出来了一样。

    “天宝哥是个大笨蛋!”最后她撂下这么一句话是转身便跑开了,弄得罗天宝倒是有些莫名其妙。

    之后罗天宝他们又回到大厅和计百达等人汇合,众人交代了几句,计百达便带着罗天宝出了门,外面早有人牵过了几匹好马在那里等着,罗天宝等人和高凤山大伙一一道别,是翻身上马,其实直到这一刻罗天宝心里依旧在惦记着一个人,只是对方并没有出现。

    “嗨,我胡思乱想些什么,她都已经要嫁人了,怎么还会来见我?”罗天宝想到这里不禁暗自好笑,就这样一行人是策马扬鞭离开了运达镖局。

    “兄弟你也别在意,大丈夫何患无妻,等你们父子相认了,你就是金斗堡的继承人,将来什么样的美人娶不到啊?又何必对高月这等女子恋恋不舍呢?”显然计百达事前对于罗天宝的事情进行了一番调查,故此当即猜透了他的心事。

    罗天宝闻听是一阵苦笑,其实他也不是为此而纠结,只是觉得突然与自己前二十几年的人生突然告别有些难以适应而已。

    “计前辈...”

    “唉,别这么叫,我是你爹的徒弟,咱们俩乃是平辈,你叫我二哥或者二师兄就行。”

    “这不好吧,万一你们弄错了...”

    “不会的,我们为了找你花了十多年的功夫,绝不会弄错,而且你的年岁,养父母的姓名以及那个胎记都对得上,这要是也能弄错事情未免也太巧了。”

    “那我...林堡主是个什么样的人?”